黃穗被逼參加全運會才落跑 運動員退役安置是難題--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黃穗被逼參加全運會才落跑 運動員退役安置是難題

雷  煜

2012年04月12日08:1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期嘉賓

  北京社科院體育文化研究專家 金 汕

  消失多年的前羽毛球世界冠軍黃穗意外出現在澳大利亞隊的參賽名單中,這引發了外界的高度關注,也由此引出其多年的湖南省體育局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身份,以及3年不見蹤影卻依然享受工資待遇等問題。黃穗位居領導職位為何“跑路”?為何3年不上班卻依然能享受工資待遇?有的封官加爵、重金賞賜,有的街頭賣藝、搓澡看門,中國體育體制下運動員退役后的安置究竟該走怎樣的路子?

  黃穗成了“黃跑跑”

  白志標:運動員退役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就黃穗來說,她原本早就打算退役,但由於省體育局不斷勸說,甚至許以省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的職位,她考慮到奧運會、全運會的成績才推遲退役,不過,隨著父親的去世,黃穗還是選擇了離開運動場。湖南省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的說法是黃穗並沒有辦理退役手續而事實上,有些地方體育部門就是以工作和待遇安排為砝碼來要求運動員不能隨便選擇退役。但是,如果在運動員身心俱疲、傷病纏身或初為人母的情況下仍逼迫他們參加全運會,人家不跑才怪呢。

  黃越滔:我感覺黃穗不辭而別的原因與湖南隊當年就其是否征戰全運會的問題出現分歧有直接關系。據湖南當地媒體報道,湖南省體育局羽球中心要求黃穗代表湖南隊參加2009年全運會,而那時候剛結婚生子的黃穗不想參加。雙方談不攏,黃穗便採取斷絕一切聯系的方式離開了湖南隊。

  金汕:這起事件發生好幾天了,我們奇怪的是至今沒有黃穗的任何反應,最多也就是她家裡面關於工資的回應,黃穗為何不打招呼出走?我們無法妄加猜測,但這絕對是中國體育界的怪現象。

  黃穗5年前離開國家隊,在她退役前,湖南羽球中心為她提供了副主任一職。令人不解的是黃穗並不領情,自從退役后就基本沒有上過班,但這期間工資照發。主管單位對此的解釋是“她是運動員,處理時比較謹慎”,說輕點這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潛規則,說重點這是違法亂紀。黃穗作為公務員,必須在《公務員法》的約束下行事,法律規定公務員曠工或無正當理由逾期不歸連續超過15天,或者一年內累計超過30天的,應予以辭退。而黃穗已達到規定的幾十倍了,主管單位不僅不作為,甚至已涉嫌違法。

  對黃穗復出應持何態度?

  白志標:現在的黃穗競技水平肯定無法與過去相比,我無法理解湖南當地體育部門為何還卡著不放。結婚生子,到澳大利亞生活,代表那裡打比賽,這再正常不過。如果說過去是為了謀生強迫自己訓練比賽的話,現在生活無憂的黃穗打比賽應該更多是為了興趣。還好,到現在這起事件沒有看到外界對她擅自出走過多的譴責。我們應該以寬容的態度去看待黃穗的復出,她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和自由。

  黃越滔:黃穗的事情也引起了中國羽毛球隊的關注,國家隊總教練李永波就表示:“黃穗都好幾年不練了,她現在打球更多是為了興趣,不是要拿什麼成績的。”由此可見,李永波並不在意從中國國家隊走出去的隊員代表其他國家參賽。李永波還以支持黃穗的口吻表示:“黃穗去澳大利亞打球是我們同意了的。我覺得這對推動當地的羽毛球運動有幫助。”作為旁觀者,我個人很欣賞李永波在黃穗事情上的態度。按照國際羽聯的規定,選手想參加奧運會,必須攢夠一定的奧運積分,現在距離國際羽聯規定的積分截止時間僅有不到1個月,黃穗已不可能達到條件。很多人擔心黃穗復出后會成為中國隊在國際賽場的“攔路虎”。但根據規則來看,這樣的擔心是多余的。

  在國外,有很多老運動員堅持訓練,純粹是個人愛好和一種享受。我們為什麼就不能以更平和的心態去面對黃穗的復出呢?

  金汕:有一種說法是,黃穗到澳大利亞是為了過有錢人的生活,我覺得過多地去猜測她的想法,尤其是為什麼要到澳大利亞選擇復出沒多大意思。也許有人擔心,黃穗的這種做法會對國內其他運動員起示范作用,我倒覺得不會,反而有關部門會通過這個事情吸取經驗。

  金牌是體育界的GDP,金牌光環下掩蓋的諸多問題有增無減,黃穗事件讓人們看到另一種負面效應,那就是對金牌運動員既要一包到底還需要保持特權,哪怕做得已超乎尋常的過分。金牌固然重要,但是不講成本甚至影響體育全面發展的弊端已顯而易見,事實証明金牌對推動全民健身和體育產業作用甚微。而且用舉國之力產生過剩的人才與某些項目的金牌壟斷已讓人產生疲勞。

  黃穗事件凸顯 退役安置問題

  白志標:黃穗為何3年不工作能領工資?這再次說明了我們體育體制在管理方面存在的弊端。一名在職的中心副主任竟會人間蒸發,離開訓練隊多年不上班依然還能領工資而不被開除?而答應給黃穗的副主任待遇,結果工資還是運動員工資?這些年雙方難道沒有交流和溝通?這麼多的疑問,無論湖南體育局和省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給出怎樣的答復都難以讓人信服,唯一的理由可能是期待黃穗能重回訓練場並到在遼寧舉行的全運會上拼搏一下。

  承諾加官晉爵和重金獎賞,是許多地方體育部門挽留知名運動員的做法,湖南體育界出現這樣的現象不是個案。我想在其他省市同樣存在類似的問題,張尚武到北京賣藝不也與其堅決要求退役,不再代表當地參加全運會而受到有關方面懲罰有關嗎?運動員的退役安置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國家體育總局乃至地方體育部門雖努力改進,但根據成績決定安置標准這一基本做法卻沒有改變,這才有了全運會成“勸運會”之說,這也反映出唯金牌論在體育部門考核中的重要性。

  黃越滔:其實,類似這樣的問題不僅存在於湖南體育界,這也充分暴露了部分體育局對現役和退役運動員的安置不妥的問題。在黃穗離開工作崗位長達3年的時間裡,體育局的領導是不是真正用心去關注過這件事情?“黃穗失蹤”引發了我們對於運動員退役管理制度的反思。“體而優則仕”應該有所區分。國內對退役運動員的安置有一個不成文的慣例:在役期間有突出貢獻的運動員退役后會被安置到相關單位的領導崗位上,這種形式甚至被看做是對曾作出貢獻的運動員的肯定和獎勵。但這不能成為所有優秀運動員安置的范本,因為有些運動員並不適合管理崗位,正如鄧亞萍提到的,運動員、教練員退役后的后期安置問題,將對中國的體育事業發展有很大幫助。

  金汕:對於讓運動員從政自上世紀80年代就有爭論。人們爭論后的基本共識是運動員當然可以從政,但值得商榷的是數量是否過多、一切以金牌劃線是否合理。關於中國運動員的退役安排已是“雙軌制”。走向職業化的足球、籃球就沒那麼多“負擔”,至少不可能出現黃穗失蹤領“空餉”的怪現象。體制外退役運動員沒有公務員的一切優厚保障,他們更有危機感也更有干勁兒。

  對於體制內退役運動員的安排,中國基本是馬太效應,窮的越窮,富的越富。既有當官做生意、拿獎金、拍廣告多管齊下成為億萬富翁的,也有像艾冬梅養不起孩子、鄒春蘭搓澡這種悲劇,她們畢竟還獲過一定級別的冠軍,還能通過媒體呼吁改變現狀,而絕大多數沒出成績的連呼吁的資本都沒有。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