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軍大弟子:不談當年是與非 不再去田徑場跑步--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馬家軍大弟子:不談當年是與非 不再去田徑場跑步

范遙

2012年06月05日09:5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1993年田徑世錦賽,曲雲霞奪得女子3000米冠軍。 資料圖片/Osports


  ■ 人物簡介 曲雲霞:1972年12月8日生於大連金州。1988年入選遼寧省田徑隊,師從著名教練馬俊仁。1992年在巴塞羅那奧運會上獲得女子1500米季軍,成為第一個獲得中長跑奧運獎牌的中國運動員。1993年,以8分28秒71的成績獲得德國田徑世錦賽女子3000米金牌,同年在七運會上以3分50秒46的成績獲得女子1500米金牌並打破世界紀錄,這一紀錄保持至今。

  1993年,被國際田聯評為世界最佳運動員,並獲全國十佳運動員。1994年被評為建國45周年體壇45英杰之一。1996年退役,1997年12月擔任遼寧中長跑隊教練,1998年3月進入東北財經大學經濟管理系學習,現為東北財經大學體育組教師。

  她是馬家軍的大弟子,也是女子1500米世界紀錄的保持者,3分50秒46的成績已經19年無人能破。在馬家軍的那段時間,她幾乎跑完了一生的步,也用盡了一生的光彩。憶往昔,崢嶸歲月短,如今的曲雲霞在東北財經大學執教,兒子已經4歲,她說自己喜歡平靜的生活,希望不被打擾。

  現在:再也不去田徑場跑步

  當年馬家軍一年訓練363天,最多時每天四節訓練課,曲雲霞每天要跑30到40公裡,全年大約跑8000公裡。如今的高校教師曲雲霞,有很多空閑時間,照顧丈夫和4歲的兒子,給學生上課,教學生打籃球。她偶爾打打羽毛球,還爬山,只是再也不去田徑場跑步了。

  新京報:現在生活是什麼樣的?

  曲雲霞:每周六節課,就是普通體育課。我們學校沒有體育學院,我負責的就是公共體育課。領導挺照顧的,把課安排得比較集中,所以每周能休息好幾天。

  新京報:看來你挺喜歡現在的狀態?

  曲雲霞:我自己覺得活得比較輕鬆自在,我喜歡這種自在。大家都覺得當明星好,明星其實也很累。我覺得自己見過太多了,對什麼也沒有新鮮感,也不好奇。

  新京報:你還跑步嗎?

  曲雲霞:我自己不像原來那麼鍛煉,一周活動幾次,爬爬山,打打羽毛球,陪兒子玩,不再專門去跑步了。在馬家軍,把一輩子的步都跑完了,那是好幾輩子的路,哪有人一輩子能跑那麼遠的路啊?

  新京報:這麼多年沒有你的消息,為什麼?

  曲雲霞:好幾年都不接受採訪了,生活一切都很平淡、很平靜,我喜歡。這跟我性格有關,我對採訪沒興趣,說了也不能改變什麼。我本來也沒覺得自己應該被誰記得,我挺希望別人遺忘我的,我不喜歡別人指著我說:這是曲雲霞,這是曲雲霞。我不喜歡這樣。

  新京報:好像你以前也是這樣?

  曲雲霞:我在馬家軍時是隊長,那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在隊裡是年齡較大的。他們都年齡小,我性格比較穩一些,情緒起伏不是特別大,算是波瀾不驚,有時候我也想,我難道沒有意見嗎?有時候也有,但我不大用過激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過去:不談馬家軍的是與非

  馬家軍的經歷是曲雲霞一生中最深的烙印,作為這支光芒四射、神秘、充滿爭議的風雲之隊的親歷者,曲雲霞一再聲稱,不願談起這些,不願引起爭議,她說自己對過去的看法有了改變,但至於具體有怎樣的改變,昔年馬家軍隊長不肯多說,守口如瓶。

  新京報:馬家軍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曲雲霞:任何人提起我,都會說起馬家軍,我和它是分不開了。雖然現在跟以前的人很少有聯系了,但當運動員的日子,是我生命裡非常重要的一段經歷。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馬家軍的輝煌和爭議?

  曲雲霞:人和人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這個問題我不好回答。如果我說實話,別人看了可能接受不了,也理解不了,但我要是用常人的角度去回答這個問題,那不是我的真實想法。但我覺得這都是正常的,有質疑也是正常的。

  新京報:學生都知道你是世界冠軍嗎?

  曲雲霞:剛上班的時候,還有學生找我要簽名,現在的孩子都是90后了,已經很少會有人來要簽名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我。有些可能聽父母說過,可能會知道我這個人。

  新京報:做教師也有些年頭了,覺得自己適合做教師嗎?

  曲雲霞:還行,如果不做教師,我想不到別的更適合的,我覺得我選擇的是對的。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跟競技體育沒什麼關系了,有時候體育圈裡會有些活動,但我能推則推。

  新京報:現在國內中長跑成績和馬家軍時代差了很多,你怎麼看?

  曲雲霞:我覺得特別正常,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成績變差了,跟大環境有關系,現在人生活水平越來越好,不愁吃不愁穿,住的也好,不用去奮斗,身體機能就退化了,而且也不愛吃苦了。拿我們學生來說吧,身體素質一屆比一屆差,一跑800米就唉聲嘆氣的,特別痛苦,我都跟著著急。全民身體素質都在下降,中長跑成績下降也是自然的。

  未來:致力於推廣傳統文化

  退役15年,曲雲霞賣掉了馬俊仁獎勵的別墅,賣掉了承載著記憶和輝煌的奔馳車。目前她潛心於“傳統文化”,和一些朋友自費制作了碟片,進行宣傳。她說自己對這樣的轉變很適應,現在自己的精神和身體都很干淨,她希望能一直這樣下去。

  新京報:你現在生活裡最感興趣的是什麼?

  曲雲霞:我說了你可能不信,我現在喜歡傳統文化,很多精力來學這個傳統文化,就是陳大惠老師做的這個。現在這個社會太浮躁了,人都成什麼樣子了,現在人被污染了,污染得太嚴重了。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看看這東西。

  新京報:為什麼對這個感興趣?

  曲雲霞:我想我的性格裡本身就有這些東西,一接觸這些,就像磁鐵那樣相互吸引。我改變不了什麼,但我看到這個社會狀況,就替國家著急、擔心。希望這個東西能改變大家。

  新京報:你從中獲得了什麼?

  曲雲霞:對我改變太大了,非常受益,心態更加平和。我最早接觸這東西是在2005年前后,剛開始家人有點不理解,但現在都接受了,都跟我要碟看。沒接觸這個之前,我自認是浮躁的,找不到方向的感覺,但它改變了我,讓我找到了方向,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馬上回頭,意識到自己以前是錯的。現在我每天活得很踏實,空虛沒了,浮躁也沒了。

  新京報:對未來有什麼想法嗎?

  曲雲霞:我不在乎一些東西,如果真的在乎,也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我不願謀求什麼,我都說了,我能有現在這樣的心態,一是因為性格本身,二是因為接觸了傳統文化這一塊。我不求名、不求利,希望把這個東西學一學,然后帶動別人也去學習。

  新京報:你怎麼這麼輕淡啊?

  曲雲霞:我現在鍛煉自己無欲無求。這是好狀態,對我來說,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什麼結果我都能接受,也沒有什麼東西能誘惑我,我沒什麼欲望了。當年剛退役時會有欲望,但現在沒有了。

  專題採寫/新京報記者 范遙 大連報道
快捷查詢



(責任編輯:袁勃、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