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8日08:10

奧運冠軍風雨路 探訪劉翔十六年的成長軌跡
14歲時的劉翔
14歲時的劉翔

  外灘、東方明珠、金茂、新天地。人們說,這是上海的地標。看見它們,如同看見一個上海。

  其實,“地標”一詞不僅是城市的,也是每個人的。從家,到學校,到崗位……無法雨打風吹去的串串足印,連接出每個人的成長軌跡。人生的地標,便綴點其間。

  劉翔,這座天生的小資城市的寵兒,無法例外。

  從背著書包第一次踏進小學的校門,到兩天前在深圳的中國勞倫斯頒獎典禮上再領風騷,光陰流過十六年。這個正努力沖擊12秒91的天才曾帶給我們巨大的驚喜,而且至今人們依然無法猜到奇跡的結局。

  但,我們可以找到故事的開始。

  家——“入住海棠苑,幸福到永遠”

  日益摩登的上海市區,已經很少有地方會因雨水變得泥濘。而中環線的建設讓海棠公園西側的馬路顯得很有性格,打著傘走到劉翔家所在小區的時候,腳上的鞋子已經很不像樣。

  “入住海棠苑,幸福到永遠”,標語寫在南門外的小區地圖上。小區不小,但從水果攤主到剛剛放學的孩子,沒有誰不知道劉翔家在哪一幢。

  真如鎮人民政府頒發的綠色環保家庭標貼和白色的光明乳業奶箱,是劉翔家門與別家的不同之處,不過更明顯的標志還是樓下一直處於爆滿狀態的信箱。那天劉翔家裡沒人,晚來的郵件甚至塞不進去,大半個身子探在外面。

  這個小區自建成以來最瘋狂的夜晚,出現在去年的8月28日凌晨,雅典奧運會男子110米欄決賽。家人、鄰居以及記者在樓下擺出上百人的觀戰陣勢。劉翔沖刺的一剎那,無法控制的淚水、眼前四濺的香檳,以及再也停不下來的閃光燈,讓母親吉粉花根本看不清電視裡的兒子。

  時隔半年,那晚的喧囂,仍余音繞梁。

  6歲 中山北路第一小學——學籍卡已被銷毀

  找到黨委書記和新官上任的校長,首先看到的是略顯疑惑的表情。“劉翔真的在我們學校讀過書?”她們問。

  接下來輪到記者傻眼了。

  “奧運會后我們聽說劉翔以前在這裡讀過,但也有人說沒有,版本很多,我們不知道該信哪個。”徐校長說。由於學校為學生保留學籍卡的時限為十年,1989年入學的劉翔,學籍卡已被銷毀。奧運冠軍第一次走進學堂,居然成了無據可查的野史。

  其實劉翔對這座學校的記憶,並不見得比新任校長對他的記憶多多少。因為搬家的緣故,劉翔隻在這裡讀了一年就轉學了。而中北一小也是所有的劉翔地標中,唯一找不到他的痕跡的地方。

  送走記者前,依然半信半疑的校長還在納悶:“那時候我們已經是中心校(重點小學)了,劉翔干嘛讀一年就轉走呢?”

  7歲 管弄新村小學——進校一個月便被招進田徑隊

  “四點多鐘光景,紅暈暈的夕陽斜斜地挂在天上,操場邊的煤渣地塊,投影出大片大片柔和的金色……”在自傳裡,劉翔這樣回憶某一天放學后被啟蒙老師仲鎖貴一眼看中時的情形。記者找到管弄新村小學的時候,除了煤渣操場換成了塑膠跑道,一切都和那個改變劉翔命運的下午一模一樣。

  兒時的劉翔喜歡在放學后去操場上和小朋友一起玩游戲,時任校田徑隊教練的仲鎖貴覺得他跑起來時步態輕盈,是塊練田徑的料,便把他招進校田徑隊,和四五年級的大孩子一起訓練。那是1990年的10月,劉翔剛剛轉至管弄新村小學僅一個月。

  仲鎖貴的記憶中,劉翔是很聽話的孩子。“不會又打又鬧,但從小就能看出來是比賽型的運動員。”仲鎖貴說,“當然,我沒想到他后來能成為奧運冠軍。”

  現在,每天早上六點半到七點半,以及下午三點半到五點,是這所田徑傳統項目學校的訓練時間。從那些嘰嘰喳喳跑著步的孩子們身上,依稀可以看到劉翔當年的影子。

  10歲 普陀區少體校——流水的營盤鐵打的兵

  顧寶剛是劉翔的啟蒙教練,劉翔念小學四年級時,是他把劉翔從管弄新村小學帶到了區少體校。

  那時候,區少體還在白玉路,250米一圈的煤渣跑道。“不管什麼天,劉翔都跑得很帶勁,下大雨的時候跑得渾身是泥,她媽媽就每天給他刷鞋。現在的小孩吃不了那個苦了。”顧寶剛說。

  現在,白玉路上起來很多樓盤,區少體也一分為二,學生上課在車站新村的曹楊九中,訓練則在西鄉路上的普陀體育局。體校的變遷,猶如這麼多年劉翔的改變。

  現在顧寶剛還在體校帶著年輕隊員,3月19日他們要參加上海市少年田徑錦標賽。而曾在體校教過劉翔語文的袁文詩老師,依然還在曹楊九中教課。

  袁老師對十年前的劉翔還有印象:“他很內向,話不多,成績也一般,當時沒覺得他多特殊。嗯——好像畢業后我就再沒見過他。”

  13歲 上海市第二體育運動學校——充滿懸疑的一次離開

  終於走出了普陀區,來到閔行的莘庄,這個讓劉翔逐步大紅大紫的地方。盡管第一次來,是以二線隊員的身份。

  把劉翔接過來時,二線隊教練方水泉笑得很燦爛,他也是第一個教劉翔跨欄的教練。但劉翔離開時,方水泉哭了,他覺得很可惜。30年來,方水泉隻在運動員家長的面前說過一次“你小孩肯定練得出來”,就是對劉翔的爸爸劉學根說。但劉翔還是走了。

  原因很簡單,體校裡有“大欺小”的傳統。劉翔剛剛進去的時候,幾乎是隊裡最小的一個,加之后來成績提高很快,方水泉又對他特別器重,劉翔在隊裡便更受嫉妒和排擠。本來媽媽吉粉花就不是很贊成兒子練體育,家裡一合計,終於把劉翔“救”出來,送回到普陀區的宜川中學,插班讀初二。

  “劉翔在我這裡練半年,成績比別人練一年提高得都多。”但到宜川中學之后,劉翔的跨欄成績滑坡很厲害,離開市體校的那段時間對劉翔的競技水平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如果不是中途去宜川讀書,劉翔現在的成績可能還要好。”方水泉說。

  15歲 宜川中學——簽名照成了獎品

  宜川也已經不是那個宜川了。去年9月,投資1億3千萬、原地重建的新校舍建成並投入使用。現在隻能從辦公樓陳列的沙盤中,看到劉翔在這裡念書時學校的模樣。

  有很多個理由讓當時的班主任王怡老師記住劉翔這個學生。

  劉翔上學的第一天,因為不懂進門下車和佩帶紅領巾等規矩,給王老師送上了一張違紀單作為見面禮。

  體育生對理科一向抓瞎,劉翔沒少讓教數學的王老師頭痛。有時候,100分的試卷,劉翔隻能得幾分。

  不過王老師還是從劉翔身上發現了成熟的優點,“他考慮問題和一般的學生不太一樣,可能因為經常在各地打比賽,他接觸社會比同齡人多一些的緣故。”王老師說。

  目前,學校已將每年8月28日命名為宜川中學“劉翔日”,每年還選出一名體育方面的特長生,為其頒發“劉翔獎”。

  上次劉翔回母校的時候,王老師找他在本子上簽了5個名。以后班裡的學生誰在考試中取得了好成績,王老師都送他一張簽名作為獎勵。

  不過由於學習成績不夠理想以及得知已被孫海平相中,劉翔又離開了宜川中學,回到莘庄的方水泉教練那裡進行短期的訓練。1999年3月14日,劉翔正式成為一線隊員,轉投孫海平門下。

  后來——

  后來,劉翔開始管孫海平叫“師父”。

  后來,在一次全國比賽上,連三級運動員都不是的劉翔跑出了全國健將級的成績。

  后來,劉翔拿了第一個全國冠軍,又拿了第一個世界冠軍。再后來,就是2004年8月28日的驚世爆發。

  后來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現在,人們開始企盼,后來的后來……

  地址:

  中山北路第一小學——中山北路2139弄118號

  管弄新村小學——管弄路161號

  普陀區少體校(曹楊九中)——車站新村91號 訓練地點:普陀區體育局——西鄉路288號

  宜川中學——華陰路101號

  上海市第二體育運動學校(莘庄基地)——莘東路589號 

    (競報)

家——“入住海棠苑,幸福到永遠”
家——“入住海棠苑,幸福到永遠”
10歲 普陀區少體校——流水的營盤鐵打的兵
10歲 普陀區少體校——流水的營盤鐵打的兵
(責任編輯:邵毅)
劉翔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