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晚報:網球場的男人心計--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新聞晚報:網球場的男人心計

記者 王嫣

2011年05月24日13:59         手機看新聞

  上周日,看著F1阿隆索、維特爾、漢密爾頓三輛車擠在一起,阿隆索祈禱漢密爾頓快上,好讓維特爾也分心做些防守﹔漢密爾頓賽后則感謝阿隆索的壓制,稱那是他全程跟得上維特爾的關鍵原因。想想兩個人在2007賽季干的那些事,嫉妒打小報告損人不利己,奪冠戰役完全搞錯競爭對手,讓雙保險的冠軍旁落……現在這倆人竟然能太平合作,可見19世紀英國政治家和作家本杰明·迪斯雷利說得多正確:沒有永恆的朋友,隻有永恆的利益。

  德約科維奇說,球場上也沒有永恆的朋友。比如,澳網賽后,他頂著大滿貫頭銜為日本地震召集的慈善足球賽上,納達爾穆雷明明都在他的“德約朋友隊”裡,但來到法網后,塞爾維亞人說:“有時候我會跟拉法或者安迪一起吃個晚飯什麼的,但在當下我們各自正為自己的歷史地位拼得你死我活時,彼此都很難成為真正的知心好友。 ”這讓人想到納達爾和費德勒的“忘年交”,一個85后和一個80后,在聯手貢獻出最偉大的比賽之后,也組成了最和諧、最親密的朋友關系。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不同?男人心計。費德勒遇上納達爾的時候,早已PK掉一切同齡人,功成名就。所以他自信地接受了一個年輕人的挑戰,享受“偉大對決”給自己燙金的“偉大人格”。而在這種對決后期,你仔細觀察也能發現,費德勒開始回避自己的問題,看到納達爾連續輸給德約,他說“這對納達爾的心態會造成問題”,但他連續輸給前二,卻堅持“自己狀態沒有下滑”。

  德約呢?都說最能引起嫉妒的是身邊人,所以德約對同齡人穆雷的忌憚至今還在,即便英國小子犯了很嚴重的心理病,成就在三巨頭面前不值一提。但德約就是記得兩人12歲時第一次交手,他被穆雷打得慘敗,那時他們還有個共同的潛在對手,那只是一個名字——納達爾,“我們知道有這麼一個神童隻要參賽,就能拿下所有的冠軍。”所以,自那以后,即便費德勒取得了前無古人的成就,但德約還是將納達爾列為“首要對手”,他盛贊納達爾是“史上最偉大的球員”,因為他在印第安維爾斯戰勝了這位 “史上最偉大”。法網,德約也不怕使勁兒恭維納達爾給對方長士氣,因為他在紅土對其兩連勝。

  2011賽季發展到此,獅子座的費德勒在職業生涯晚期越來越鮮明地意識到,第三位世界第一即將誕生,有人將取代他的位置。人們更多地談論起“德約和納達爾”,這個德約是他和納達爾偉大競爭和偉大友誼的 “小三”,所以費德勒在法網發表了一份 “充滿醋意”的講話:“他們倆如果想成為網壇史上最偉大的對手,可能還需要更多地在大滿貫舞台上對陣。可這是具備相當的難度的,因為即使是拉法,也不可能在未來15項大滿貫賽事中都打進決賽。那麼多年的職業生涯中,人們將拉法看作我頭號宿敵,是因為那些精彩的對抗更凸顯我們的偉大。所以我認為,無論拉法和諾瓦克在將來再打多少場球,都難以改變我和拉法之間頭號宿敵的關系。 ”

     

(責任編輯:張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