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趙都市報:國足重生需先浴火而死--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燕趙都市報:國足重生需先浴火而死

王偉宏

2011年11月21日13:51    來源:《燕趙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已經不願細數,這是第幾次中國足球與世界杯無緣。有人說,中國足球已死,但有一種死亡,喚作涅槃。而今,中國足壇的反賭掃黑風暴創造了好環境,世界名帥坐鎮提供了便利,改革足球的呼聲反應了急迫。未來三年,國足無戰事,於涅槃而言,足矣,但看中國足球人是否有決心。自今日開始,本報將推出連續報道,願為中國足球之涅槃加一把火。

  傳說,鳳凰死時會燃燒,而后化為灰燼,並在灰燼中重生,是為涅槃。

  國足在多哈0:1遭伊拉克絕殺后,新華網在“新華頭條”寫出八個大字——— 中國足球已經死了。涅槃,需要先有死之勇氣,而現在的中國足球,已經無需這個原本最痛苦的程序了。

  足球人口幾成笑柄

  地球上,1/5的人口來自中國,但中國的足球人口,卻少到可以完全忽略。

  國足每每兵敗,總有人發問:十幾億人口,難道連11個會踢球的都找不到嗎?這不僅是中國球迷的疑問,甚至是全世界對中國足球的最大疑問。但事實的確如此,十幾億的數據擺在分母位置,讓分子無論如何都會不怎麼起眼,更糟糕的是,這個分子還是如此讓我們意想不到。

  8000人!這是在中國足協注冊的球員數量,白紙黑字寫在足協的正式文件之上。這份文件還有如此描述:“據一份數據顯示,越南足協統計的注冊人數為5萬,日本達到50萬,法國為146萬……”

  這8000人,是成年球員數量。此前,體育總局局長劉鵬曾透露,中國青少年球員僅7000人,可以預見的是,若干年后,中國足球成年球員的數量將再創新低。

  劉鵬在談到這個數據之時,曾“扼腕長嘆”,並連用“極低”、“極度匱乏”、“嚴峻”等詞,最終高呼,於此現狀提高中國足球水平,“無異於沙灘上建摩天大樓”。

  職業聯賽有名無實

  前不久,許多媒體和球迷對亞足聯配給中超亞冠名額太少而上火,但我們又有什麼資格跟人家討價還價?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已經搞了17個年頭,曾經紅火火,也曾經黑洞洞,如今在冷清清之下,連我們自己都發現:這個聯賽從來沒有職業過。

  1994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在理想與現實的夾縫中誕生。它本應是對抗金牌戰略的根本力量,承載著在舉國體制下顯得羸弱的中國足球尋求實現“自我價值”的理想。但它又不得不與現實妥協,演變成“出線足球”的預備隊訓練營,最終,在各條利益鏈的交織之下,淪為一項有名無實的政績工程、一個利益載體。

  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聯賽缺乏監管的“便利”之下,又誕生一大批官僚集團。從甲A到中超,名字越來越牛,背后卻越來越黑。一大批官僚以集團之勢崛起,南勇、楊一民、謝亞龍……一大串中國足球當年叱?風雲的人物,無一不變成了聯賽肌體上的寄生虫。這些寄生虫,直接吃掉了一個個火爆的球市。

  而集聯賽創立、經營、監管等大權於一手的足協,以計劃方式尋求市場效應,無怪乎,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始終無法形成真正的產業。如此聯賽,真真有名無實。

  反賭掃黑遲無定論

  兩年前開始的中國足壇反賭掃黑風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中國足球的一個風向標,但如今,一干被“協查”的昔日足協高官,依然還在“協查”中。

  反賭掃黑風暴大快人心,於中國足球發展來說更是大有裨益。這股風暴來勢洶洶,將昔日的足協高層幾乎一鍋端,毫無“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之意,也長期對某些具有某種特別想法的足球人構成威懾。

  從中國足球首次大規模司法介入的層面來講,它起到一種標杆作用,謝亞龍、南勇、楊一民等人的下場如何,將是未來中國足球看齊的先例。但這股掃黑風暴,始終未能體現出應有的力度,而外界也始終未曾停下對這種力度期待的步伐,媒體對於“開庭日期”的報道,已經有無數版本。

  相信此番中國足壇反賭風暴,絕不會虎頭蛇尾。因為歷史肯定會証明,這種結果對於中國足球來說,是何等不負責任。

  相比標杆作用,這次反賭風暴更應該產生的一種結果,便是對足球相關法規的完善。這不禁讓人想起一種提法——— 讓司法介入成為常態。但從目前已知的情形來看,與這種提法同樣經不起推敲的,是它的出處——— 這是南勇在風暴剛剛開始后的“浩然之聲”。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