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早報:被KO的生命和愛情--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東方早報:被KO的生命和愛情

楊健

2011年12月15日08:45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說說2011年體壇最讓我感動的文字吧,是一篇祭文,出自一位小女孩之手。這位小女孩叫王詩吟,她祭奠的是她的男友,叫上官鵬飛。在這篇祭文完成前幾個小時,上官鵬飛死去。

  此前42天上官鵬飛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狀態,導致他昏迷的是10月31日功夫王爭霸賽上的那次“KO”。我覺得我有必要提一下——雖然痛心,上官鵬飛深度昏迷的42天,是他短暫一生中贏得輿論最高關注的一段時間,曝光程度甚至遠遠超過了他的師兄、中國散打的旗幟性人物張開印。在這段時間內,他的履歷被整理、他的照片被收集、他的視頻被置頂、他的日志被刊登、他的親人被曝光,其中就包括他相戀兩年的女友王詩吟。

  都說小人物的悲哀不是乏人關注,而是,一旦你被關注了,那麼你被關注的原因多半不是因為你這個人,而是因為發生在你這個人身上的事,經驗告訴我們,基本不是什麼幸運的事。上官鵬飛是個普通人,因為他從事的搏擊運動在中國屬於冷門項目(與中國是功夫片大國無關),而即便在這個小眾領域裡,上官鵬飛也隻能算是一個介於一流和二流之間的角色。無論是天賦還是機遇乃至知名度,他都不如師兄張開印﹔而論喜感,他不如另一位師兄——在黑人泰拳王馬庫斯鋼膝鐵肘下屢戰屢敗卻每每一臉憨笑的郭行行。我為什麼要提郭行行的喜感,因為另一重經驗告訴我們:性格中有喜感,將就些,哪怕有一些鬧劇因素,也是抵御生命無常的鎧甲。很遺憾,上官鵬飛的形象過於帥氣,也過於正氣,所以在平靜的生命航程突遭撞擊時他缺乏一個軟著陸的地方。

  上官鵬飛已經不可能反思生命的玄奧了,他甚至不可能感知自己生命最后的際遇,自然,也無從預見在這段時間內女朋友王詩吟所有的焦慮。可作為旁觀者,通過王詩吟的文字,不難讀懂一位小女孩心之所系。

  事實上,在上官鵬飛昏迷的42天裡,利益相關方是各懷各的心思。賽事主辦方忙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不掉了隻能硬著頭皮出來“澄清”、“辟謠”﹔散打從業者糾結於上官鵬飛事件所昭示的現實風險和項目恐被行政管理者叫停的悲觀前景。可王詩吟別無他顧,全然牽系於男友,上官鵬飛躺在重症監護室裡,王詩吟天天守在醫院卻不能入室親見一面。起初驚懼、迷茫,后來幻想、掙扎,而就在王詩吟由海口回鄭州處理工作的次日,上官鵬飛竟撒手人寰。許多生離死別往往都出自此類蹊蹺的當口,於是就有了那篇令人百感交集的祭文。文章不長,文字也算不得精巧,亮點是有大段大段的排比,類似於石康在《晃晃悠悠》末尾幾頁歇斯底裡的傾訴。區別在於,石康的痛苦是愛情永逝而愛人還在世界的某個角度,王詩吟的痛苦是愛情沒有逝去而相愛的人已陰陽兩隔。

  有位細心讀者問,悲傷之極怎會寫下如此多情的文字?我不想為可憐的小女孩辯駁什麼,隻想稍微糾正一下這位讀者的措辭,不叫多情,叫深情。如果哪位讀者想蒸一把情感桑拿,可以去網上搜索這篇文章。

  我也是寫文章的,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為了推薦王詩吟的祭文。我以往寫文章不喜用引號,但我今天的文章裡卻是給KO打了引號。因為在10月31日的比賽裡上官鵬飛的確不是被KO的,他是被幾記違規亂拳砸中了后腦,肇事者是一個技術粗糙的莽撞對手和一個正在神游的菜鳥裁判。真正被KO的,是一段叫人心痛的愛情和生命。



     
(責任編輯:胡雪蓉)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