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運動員世界上最幸福?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運動員世界上最幸福?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汪瀅

2012年03月09日07:52    來源:《新華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中國運動員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運動員”,這是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楊樹安在兩會上回應人大代表“關於改善傷殘退役運動員待遇”時說的話。此言一出,質疑四起。

  楊局長說這句話不無道理,中國運動員從開始進入體校到退役的每個階段,都能夠得到相關部門的關心和幫助,這是事實,但說他們是“最幸福”的,恐怕稍顯武斷。

  隨著國力的日益強盛,中國某些運動員的訓練、比賽條件,包括他們的經濟收入甚至政治待遇,確實是世界上最好的,比如劉翔,一個人就有一個20多人的團隊伺候著,他最大的競爭對手羅伯斯比起來就是個跑單幫的,隻有眼紅的份兒﹔2008年奧運會冠軍楊秀麗目前擔負著2012沖金的重任,光是陪練就有男男女女13個,對手恐怕也隻能羨慕嫉妒恨﹔乒乓球隊的隊服上花花綠綠全是廣告,收入讓國外乒乓球運動員做夢也不敢想……

  可是據此就說“中國運動員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運動員”還是有些偏頗。艾冬梅也是國家隊的運動員,可是她曾淪落到擺地攤兒﹔張尚武曾是陳一冰的隊友,可是為了生活他要到街頭賣藝﹔鄒春蘭曾是全國舉重冠軍,可是她也曾當過搓澡工……他們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運動員”嗎?你可以說他們是特例,但那些無法進入省隊甚至國家隊的運動員可不在少數,由於文化知識和勞動技能的缺乏,他們的就業難曾經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即便是到了國家隊,也未必就能“最幸福”,高健就大吐苦水,說起了體操運動員的保險難:人們隻看到有些運動員拿奧運冠軍風光無限,可不清楚還有許多運動員因為傷病早早退役。他們中許多人因為無法(傷殘)定級而享受不到相應的保障﹔就說楊秀麗身邊的那13個陪練吧,他們也是“最幸福”的?都是爹生娘養的,憑什麼別人拿金牌,自己就隻有挨摔的份兒?

  關於幸福,庄子和惠子曾經有過一段經典的對話:“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這段台詞今天依然適用:你又不是運動員,怎麼知道運動員是“最幸福的”?若楊局長反問我:你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運動員是“最幸福”的?不過我不會就此啞口無言,一大堆事實擺在那兒哩!

  運動員和其他社會群體一樣,也都呈金字塔形分布,塔尖的那一小部分人“最幸福”,並不能掩蓋“塔基”中依然有人不是“最幸福”甚至“不幸福”,主管部門在對“金字塔尖”厚愛有加的同時,恐怕也要關注一下“塔基”的幸福指數。

  汪瀅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