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運會首金獲得者苦尋父母 直言用金牌換看一眼--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殘運會首金獲得者苦尋父母 直言用金牌換看一眼

謝禮恆

2011年10月20日08:21    來源:《現代快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我想找到父母,用金牌換得看一眼也好!”

  ●“如果他們依舊貧窮,我想用我的獎金贍養。”

  ●“我不怨恨他們,我隻想問問他們,這麼多年有沒有找過我?”

  江建,1988年5月26日出生,患有小兒麻痺症,杭州江南專修學院大三學生。早在今年6月11日,他在第八屆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射箭W2級復合弓50米比賽中斬獲金牌,成為本屆殘運會首金獲得者。

  在收獲第八屆全國殘運會首金之前,他的人生就是一張寫有毛筆字的棉布信,上面記錄著他是如何來到這個世上並如何留下難言的隱痛。10月10日,當他作為殘運會火炬接力的最后一棒選手,點燃聖火盆的時候,沒人能體會這位第八屆殘運會首金獲得者內心的喜憂參半。在10月17日全校師生為他舉行的慶功會上,他淚眼蒙?地說出了自己想尋找親生父母的願望。一歲半時,他被父母遺棄在杭州城站火車站的月台上……“能幫幫我,讓我找到親生父母嗎?我願意用我的金牌換得與他們見上一面。”記者昨天聯系上已成媒體焦點的江建,聽他講述他艱苦而感人的漫漫尋親路。

  身世

  父母將他遺棄在火車站

  一歲半時,江建患上小兒麻痺無錢醫治,父母將他遺棄於杭州城站火車站。他被遺棄時,身上有一封用毛筆字寫在白棉布上的“家書”,還有一小塊玉戴在脖子上,“信”上說江建來自江南某個叫“陳家村”的地方。

  撿到他的兩個女人分別叫金桂秋、濮素貞。20多年后,當88歲的濮素貞和江建並肩坐在一起時,真是感嘆時光飛逝。在杭州市兒童福利院,保育員葉阿姨多次對他說:“我記得你當時打扮得很洋氣,脖子上還挂著一塊東西,好像是一塊玉什麼的,后來也不知哪裡去了。”

  轉眼,江建進入杭州江南專修學院,他去福利院“提檔”,一個保育員在整理他的檔案時,那張白棉布掉了出來……“我是南方陳家村人氏,因今年陰歷十一月下旬孩子患小兒麻痺一病,在當地醫院治療至今恢復較慢,共花一千多元,今天我們做父母的實在走投無路,無錢治療,眼看孩子終身留下病殘,我們於心不忍,故將孩子委托國家或搞慈善的人撫養,使孩子將來能夠生存下去……”連同這片白棉布的,還有一片白布,上面工整地寫著孩子的出生情況:陳氏,出生於1988年5月26日未時瑞生。

  尋親

  “陳家村”還沒找到

  2010年5月,江建被選進浙江省射箭隊。在這之前,他連弓都沒摸過,可經過一年多的密集訓練,他在今年6月11日獲得了該項目的金牌!在17日全校為他舉行的慶功會上,江建說:“……我等著回家等了23年,我願意用我的金牌作為交換、我願意用我所有的比賽獎金作為交換、我願意用我余生作為交換來換取爸爸、媽媽的那一聲:‘兒子,我們回家!’”

  這幾年,江建自己一直在網上尋找著“陳家村”,可是結果都“不清不楚”。“我想找到父母,如果他們依舊貧窮,我想用我的獎金贍養。”當被問起假如見到父母,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麼時,?腆的江建在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說:“我最想問問他們,這麼多年有沒有找過我?”

  “我不怨恨他們,但是我很想知道,他們有沒有找過我。”江建這句話,感動了很多去採訪他的記者。昨天上午,當年撿到他的女人之一濮素貞來到學院和他見面,如今已88歲的她幾度落淚,感慨“這個乖娃娃終於有了出息……”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