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友涉險,誰來埋單——“探險熱”的冷思考(上)--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體壇圓桌

驢友涉險,誰來埋單——“探險熱”的冷思考(上)

2012年05月24日08: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快捷查詢
  對話人:中國登山協會秘書長 張志堅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劉思敏 本報記者 王霞光 本報編輯 鄭 軼


  題記:近日,一則驢友違規探險事故令人觸目驚心。

  5月15日,身受重傷的河南驢友魏峰和背夫次成被救援人員用擔架抬出雅魯藏布大峽谷。17天前,魏峰和另一驢友孫會濤雇佣當地5名背夫,私自穿越大峽谷核心區,途中遭遇雪崩,傷亡慘重。在接到孫會濤等人的求救后,當地政府先后組織4批救援人員,動用百余人,歷時半個月,翻越近30座大山,耗資20余萬元,終於完成“絕地大營救”。而如此代價,依然難以阻止悲劇發生——兩名背夫在雪崩中當場死亡。

  這樣的新聞,聽來並不新鮮。這些年,隨著戶外運動興起,以驚險、刺激著稱的“探險游”逐漸受到國人追捧。資質參差不齊的戶外俱樂部、自發結隊探險的驢友網站比比皆是,那些人跡罕至的峽谷、洞穴、深山,往往成為驢友們“征服自然、挑戰自我”的首選之地。隨之而來的,是違規探險之風愈演愈烈,驢友涉險事故頻繁發生,“探險游”幾成“奪命游”。

  私自探險、遇險求助、政府救援、繼續探險……幾乎成了一個怪圈。然而,無論是險情不斷的前車之鑒,還是耗資不菲的救援成本,似乎都擋不住驢友們的冒險之舉。據悉,獲救后的魏峰多次致歉,但歉意能挽回逝去的生命和消耗的公共資源嗎?當戶外涉險事故頻發,誰又該為驢友的個人過失行為埋單呢?

  探險不等於冒險

  如果驢友量力而行,樹立自律和安全意識,悲劇就不會發生

  鄭軼:中國戶外安全事故調研報告顯示,近年來我國戶外運動事故和遇難人數呈上升趨勢。除不可抗客觀因素外,“無知者無畏”的主觀因素已成為引發險情的主要原因,很多驢友甚至在未經訓練、不了解氣候地形、缺少安全裝備的情況下就貿然探險,這會帶來多少隱患?

  張志堅:探險不等於冒險,探險需要遵循科學規律,而冒險是沒有科學精神的非理性的行為。“挑戰”是挑戰人類在大自然中的適應性和活動能力,絕不是“挑戰”規定和法律,二者不能混為一談。探險活動中,任何違背科學規律、導致自身或他人傷亡的事件,在戶外運動的道德范疇中都是不道德的,應該給予譴責。

  劉思敏:目前需要警惕驢友從“探險”走向“冒險”的畸形轉變。探險旅游是有門檻的,每個有意做驢友的人,對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身體素質、專業知識、目的地信息,都應該有充分的認識,要有自我負責的精神,避免因為盲目、魯莽的行動給自己的生命財產帶來威脅,同時增加社會的負擔。

  王霞光:戶外運動是一項很好的健身活動,但戶外探險則是非常專業、復雜的運動,非一般驢友所能駕馭。建議驢友要量力而行,循序漸進,要樹立自律意識和安全意識。

  違規探險不宜政府埋單

  救援生命不惜代價,但公共資源有限,對於違規行為,也不應全部由政府埋單

  鄭軼:每次驢友涉險,都要動用大量人力、財力、物力進行救援,這也引發爭議。一方認為,公共資源是有限的,應用於真正需要的險情,個人冒險行為不應讓社會公共資源埋單。另一方則認為,營救遇險驢友,是政府部門應盡的義務,驢友也屬於納稅人,為何不能使用公共資源?

  張志堅:第一,對於生產生活必需的行為,國家有義務對出現的險情進行救助﹔第二,對於溫飽以上、改善生活、政府沒有批准、擅自進行的違規行為,政府是沒有責任埋單的。驢友進行的活動,不是生產生活必需的活動,如果取得了相關部門的許可並按有關規定開展活動,出了問題,管理部門有義務進行救援﹔如果為了逃票、探險,故意違反某些規定,那麼不應該由政府埋單。

  劉思敏:救援是帶有社會公益服務性質的行為,旅游從本質上與其他行為一樣,不會因為買了保險就不需要國家救援。包括公安、消防在內的政府救援體系,是由納稅人供養的,本就是社會安全網的重要組成部分。畢竟,生命的價值高於一切,救助生命不能計算成本。

  王霞光:這個問題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對待。要劃清責任,才能確定究竟該由誰埋單。中國的人口多、驢友多,各種涉險情況也多,如果過於依賴有限的公共資源,顯然力不從心。當然,真正出了事,政府及有關部門也一定會積極施救,而被救者全部或適當支付“救命錢”也是順理成章的。

  追償問責需提上日程

  政府對戶外探險堵不如疏,收費和罰款不是目的,重在提醒人們尊重生命

  鄭軼:對於越界探險屢禁不止,有人認為目前犯錯成本太低,應該收取救援費用,並設立追償制度和問責機制,以構成威懾。這種辦法是否可行?

  張志堅:我國目前對救援費用尚未有明確依據。在國外,救援費用一方面是由保險公司承擔,個人會購買救援險,保險公司根據實際情況賠付﹔另一方面由社會公益團體來承擔,類似於基金會、救援隊。我國還沒有設立類似險種,就目前情況,尤其在當地政府、專業機構、媒體屢次強調戶外安全的前提下,探險者從事與自身能力不符的活動,出事之后產生的救援費用,應該由當事人自己承擔。

  劉思敏:對於驢友的戶外探險,堵不如疏。政府應該加強對公眾的信息傳播,使驢友明白僅有冒險精神是遠遠不夠的。

  當然,那些違規探險、又等著他人來救援的探險者,理應對自己造成的后果負責。收費、罰款不是目的,重在提醒人們尊重生命。不過,隨著我國經濟水平的提高,當“探險”成為了公眾普遍需求的一種旅游方式時,政府就有義務投入更多財力物力,加大對驢友的保護范圍和力度,屆時,可以考慮把免費搜救納入政府的職責范圍。

  近年戶外探險事故

  2002年10月5日,上海8名大學生在井岡山五指峰原始森林探險時,干糧耗盡,2名隊員虛脫,后經當地26小時、200多人次的搜救,成功脫險。

  2009年7月11日,35名重慶驢友在穿越潭獐峽區域時突遭山洪襲擊,經過上千人連日搜救,最終確認19人死亡,16人獲救。

  2009年8月15日,18名上海驢友在浙江景寧爐西峽遇險,當地政府組織公安、消防官兵及百姓近500人進山救援,其中3名驢友遇難。

  2009年12月28日,9名驢友被困浙江武義縣牛頭山,當地政府經過30多小時、近400人次的搜救,成功救援。

  2010年12月12日,18名復旦學生在黃山風景區未開發區域迷路,經過當地部門全力搜救后安全脫險,但一位民警在營救行動中不幸墜崖遇難。

  2011年4月5日,北京警方兩次出動警用直升機營救被困山中的迷路驢友,共救出56名驢友。

  2011年10月2日,四川鬆潘縣境內的雪寶頂山峰發生山難,2名登山愛好者遭遇雪崩,一死一傷。

  2011年11月8日,廣東一個30人的探險團在鶴山市鶴城鎮彩虹嶺迷路,經過7小時搜救,仍有1人死亡。

  2012年1月16日,寧夏4名驢友在賀蘭山蘇裕口風景區登山時被困在懸崖上20多小時,經多家救援部門聯動,耗時8小時才被救出。

  2012年3月28日,64名驢友私自組成探險隊攀登馬牙雪山頂峰,一度造成10名驢友受困山頂,經過搜救隊救援得以脫險。

  2012年4月29日,6名重慶驢友在南川三泉鎮與貴州省道真縣交界處露營遭遇洪水被困,經救援才得以脫險。

  2012年4月29日,魏峰和孫會濤雇佣5名背夫,私自穿越大峽谷核心區時遭遇雪崩。當地政府動用百余人,歷時半個月,耗資20余萬元,終於完成“絕地大營救”,但仍有兩名背夫在雪崩中當場死亡。

  2012年5月20日,16名重慶驢友被困在黔江與湖北交界的原始深林中,經過渝鄂兩地60人的救援隊伍聯手搜救,歷時16小時終於脫險,其中1人受傷。

(責任編輯:張帆、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