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為探險系上“安全帶”?“探險熱”的冷思考(下)--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體壇圓桌

誰為探險系上“安全帶”?“探險熱”的冷思考(下)

2012年05月25日07: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相關閱讀:驢友涉險,誰來埋單——“探險熱”的冷思考(上)]
快捷查詢
  對話人:中國登山協會秘書長 張志堅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劉思敏 本報記者 王霞光 本報編輯 鄭 軼

  題記:隨著驢友魏峰等3名傷員被送醫救治,雅魯藏布大峽谷“絕地救援”終於塵埃落定,而在網絡上,關於這次驢友違規探險所激發的爭論仍然硝煙彌漫。冒險而為的“驢行”,玩的究竟是“運動”還是“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而此次事故所暴露出的種種安全隱患,或許更值得我們反思。

  驢友們往往通過網絡論壇或戶外俱樂部發起探險活動,但如果缺少對組織者的資質鑒定,缺少必要的技能裝備,缺少活動風險預案,又如何為“驢行”提供專業安全保障呢?當戶外探險群體日趨龐大,但相應的法律法規、監管機構、救援體系、培訓機制等卻嚴重滯后,又如何為驢友們提供規范有序的戶外探險環境呢?

  戶外探險本沒有錯,這是勇敢者的游戲,體現著人類對於未知領域的執著探索。但無論何時,安全都是戶外探險的第一要素,任何無視規則、漠視生命的“驢行”隻能是對戶外探險的一種褻瀆。當越來越多的驢友加入探險之旅,面對如影隨形的危險和挑戰,誰能給他們系上“安全帶”呢?

  事前監管至關重要

  完善法律法規建設,加強戶外行業引導和規范,從源頭上“堵漏”

  鄭軼:我國戶外探險市場發展迅速,探險方式也日趨多元化,政府相關部門隻在出事后救援顯然不夠,事前監管以防患於未然更為重要。目前看來,有哪些措施可以降低戶外探險的風險呢?

  張志堅:目前,我國正在制定相關的法規和管理措施,高危項目目錄、活動標准、場地標准將陸續出台。對於戶外探險,應讓驢友自己能區別界限﹔管理部門也應有“界限”,活動區域的管轄權在誰就應該由誰來管理。當然,我國目前還存在戶外探險相應法律法規不健全、不配套的問題,需要盡快完善。

  劉思敏:驢友探險主要分為3個類型,第一類是個人自發性探險行為﹔第二類是商業性的驢友行為﹔第三類也是最容易發生事故的一類,多是驢友自發組隊的鬆散行為。政府有必要把探險旅游、戶外運動的營利性組織者、商業機構納入法律監管體系﹔而對於非營利性的互助式組織者則應引入第三方評價機構,進行資質認証,加強行業引導和規范。

  發展民間救援力量

  目前仍以官方救援為主,加強專業救援、提高救援水平是大勢所趨

  鄭軼:在歐美國家,很多野外救援工作都是由專業救援隊完成,既確保安全也能有效降低救援成本。而在我國,往往要動用公安、消防和部隊官兵。除了官方“正規軍”,我們該如何發展民間救援力量?

  張志堅:把救援團體、專業人士納入到社會救援體系,一旦救援啟動,就可以動用專業的救援力量。目前我國很多地方政府沒有可依靠的專業救援團體,建議當地體育部門組織熱心公益且具備專業技能的人士,進行引導和支持,相信不長時間后就能夠見效。

  劉思敏:雖然在很長一段時間難改官方救援為主的態勢,但加強專業救援、提高救援水平是大勢所趨。我不主張所謂市場化救援的制度設計,一是這種救援需求不旺﹔二是需求分散﹔三是救援成本較高,被救援者難以承受。我認為一是可以考慮設置探險旅游險,轉移風險﹔二是可以依法加大對有支付能力的探險者的救援追償力度﹔三是大力支持發展專業救援的志願者隊伍。

  王霞光:市場化救援是發展方向。但如果市場化救援力有不逮,適當採取政府行為也是必要的。依我國目前條件,“舉國體制”體現在救援方面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是無奈或權宜之計,但也是行之有效的。

  客觀對待驢友探險

  不能全盤否定“驢友現象”,引導驢友樹立科學的戶外觀和探險觀

  鄭軼:由於事故頻發,戶外探險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質疑。驢友魏峰表示對探險不后悔,希望社會尊重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合法權利。今后,我們該怎樣對待和引導驢友的戶外探險呢?

  張志堅:我不贊同所有驢友都從事戶外探險活動,戶外探險一定是要由專業人士、專業技術和專業素質作為支撐,不是普通驢友能夠隨便參與的。相關管理部門應該正確認識和引導群眾的戶外運動行為,推進建立戶外公共服務體系。

  王霞光:客觀而言,驢友增多是一種好現象,我們不能因為驢友頻頻涉險,就全盤否定“驢友現象”。如果簡單粗暴地去堵,是堵不住的,關鍵是如何正確引導,讓驢友們樹立科學、冷靜的戶外觀和探險觀。驢友如去探險,一定要做好體能、裝備、專業指導等准備,而且不能“犯規”、“越界”。

  國外如何進行野外救援

  誰來救

  經過幾十年發展,歐美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野外救援體系,主要依靠救援組織的專業志願者。在美國,高山救援協會已成為和消防、公安、醫療等緊密聯系的一部分。協會所有成員全是志願者,受過專業培訓,並取得救援資質。目前全美各州均有救援協會的分會,分會下還設有多個救援中心。在業務上,救援中心歸地方警察局領導。在接到求救時,協會派出至少10名志願者到達現場參加救援。

  在救援體系完備的國家,除了救援公司還有很多民間救援機構。此外,探險者可以在保險公司購買緊急救險的險種。如果發生緊急情況,遇險者可以撥打救援公司的電話,報出緊急救援卡卡號,救援公司就可以在電腦上看到游客詳細資料,並通過全球定位系統鎖定游客遇險的位置,由救援公司最近的一個救援點實施就地救援。

  誰埋單

  對於救援費用,一些歐美國家也出現過爭議,但總體來說,這筆錢大部分還是由政府埋單。在美國,通常情況下戶外救援行動與警察和消防救援一樣都是免費的。但是,由於一些成本過高的救援事件導致公眾不滿,已有8個州通過了可對求救者收費的法律。當然這種收費也有不少前提條件,比如大多數州的法律規定,隻有因疏忽或刻意違規而令自己身陷險境的求救者,才會被勒令由本人支付相關費用。

  除了政府出資,歐美國家發達的保險體系也在一定程度上為野外救援提供經費。例如,在不少國家,登山者上山前必須購置保險,這樣一旦出事,救援費用將由保險公司承擔。

  怎麼管

  歐美國家的驢友俱樂部通常對會員有嚴格的篩選。即使允許加入,也要經過培訓才能參加俱樂部組織的戶外活動。同時,探險旅游培訓被納入休閑教育中,探險者在進行探險前,必須進行地理知識、危險環境自救等一系列專業訓練。

  在很多歐美國家,進行如登山、垂釣、打獵、滑雪、徒步穿越等戶外運動需要事先向相關部門申請許可証。同時,驢友必須遵守法律法規,如果擅自闖入非游覽區或動物保護區,一旦遇險,救援費用不但由驢友自己承擔,還要另外支付一大筆罰款。如果救援危險系數過高,救援者很可能出於安全考慮而拒絕營救。

(責任編輯:張帆、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