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運動員增多 奧運魅力不減--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體育>>體育專題>>體壇之聲

體壇圓桌

女運動員增多 奧運魅力不減

倫敦奧運會全部大項都將出現女性身影

對話人:本報記者 許立群 季 芳 劉碩陽 范佳元

2012年06月15日07: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題記

  從性別視角考量,即將到來的倫敦奧運會意義非凡。由於女子拳擊項目的進入,奧運會所設全部大項都將出現女性的身影。

  從被奧運會拒之門外,到贏得自己應有的權利和男性的尊重,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杰出的女性在崎嶇的奧林匹克之路上頑強跋涉,而奧運賽場上的女性話題也一直牽動人心,引人深思。

  男女設項同質化

  兩性真正平等了嗎?

  許立群:在長達1000多年的古代奧運會中,女性一直是缺席者,不但沒有參賽權,甚至沒有觀賽權。佔人口數量一半的女性長期被排斥在古代奧運會之外,是她們所處的社會地位決定的。進入現代社會后,“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想依然根深蒂固,女性一度被限制在家庭之內,缺少參與奧林匹克運動的意識、機會與條件。

  劉碩陽:應當說,近百年來婦女對奧林匹克運動的貢獻越來越大。從設項看,1948年倫敦奧運會的136個小項中,女子項目隻有19項,僅佔總數的14%,而今年倫敦奧運會302個小項中,女子項目和混合項目達到140項。不過,設項的趨同,並不表明兩性已經完全平等。例如網球比賽,女子是三盤兩勝制,男子則是五盤三勝制。這種男女有別,基於認為女性難以承受更重的比賽負荷,實際上也是一種歧視。真正實現男女平等,就是女性不因自己的性別而受損,也不因自己的性別而受益。

  季芳:女性參與奧林匹克運動的深度也在拓展。1981年,兩位女性成為國際奧委會委員,結束了國際奧委會長達87年全部由男性擔任委員的局面。女性進入決策層,對奧林匹克運動的制度、組織等結構體系產生了重要影響。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上還設立了隻允許女選手參加的項目:藝術體操和花樣游泳。這表明,性別平等在奧運會上有了深層次的體現,女性不再一味強調與男性保持“一致”,而更專注於展現自身獨特的魅力。

  女子技術男性化

  審美標准變異了嗎?

  范佳元:近年來,足籃排、乒羽網等諸多項目都呈現女子技術男性化的趨勢。要想在激烈的競技比賽中獲勝,就要求女選手有更快的速度、更強的力量。不可否認,這在某種程度上顛覆了傳統的女性審美觀,但是女性從事體育競技所收獲的不僅是體質的改變,賽場上女運動員的拼搏、冷靜和內心強大,讓女性的美更有內涵。

  劉碩陽:很多體育項目,女性開展得比男性晚,不少技術是男子率先嘗試,於是便將其定義為男性技術,但技術實際上是通用的,隻存在使用先后的問題,而不應該專屬於某一性別。比如,1896年首屆奧運會隻有男子體操項目,直到1928年女子體操才進入奧運會,項目是團體操、吊環、雙杠、單杠等,幾乎是對男子項目的模仿。模仿不是創造,卻是學習的開端。經過不斷改良,女子體操如今已探索出一條融競技美與藝術美於一體的發展道路。

  許立群:在外形和著裝上,不少女選手也有男性化傾向。國際拳聯曾建議女選手身著短裙參加倫敦奧運會,但因遭到大部分選手反對而作罷。女子技術男性化,提高了女子比賽的競技性與觀賞性。與其說,競技場上的審美標准在變異,倒不如說是審美視角更多元。男性可以不必強壯,女性也不必一定陰柔。網球場上的“肌肉女郎”小威廉姆斯和溜冰場上的“花樣美男”強尼·韋爾同樣擁有難以計數的擁躉。

  體育明星娛樂化

  成功可以有捷徑嗎?

  季芳:美國奧運冠軍、著名游泳運動員阿曼達2007年為《花花公子》雜志拍攝照片招致批評,但阿曼達認為,在美國,運動員要自己負擔高昂的訓練費用,這樣做實屬無奈。而荷蘭女子田徑隊、法國女足、立陶宛女籃也都曾為經濟條件所迫,選擇過類似做法,這其實反映出女子運動發展的尷尬,在像足球這樣的項目中,女運動員長期被媒體和公眾選擇性忽略。為了獲得更高的關注度,改變窘迫的生活現狀,她們不得不出此“下策”。

  范佳元:值得注意的是,媒體對體育明星特別是女明星的報道有越來越嚴重的娛樂化傾向,這些報道固然吸引眼球,但也誤導人們對她們賽場外的情感生活等話題津津樂道,而對她們的運動才華所知甚少,對推動女子體育的發展並沒有什麼幫助。

  許立群:隨著職業體育的發展、現代傳媒業的發達,今天的女選手比以前更容易名利雙收。但在競技場上,成績才是硬道理。俄羅斯網球選手庫爾尼科娃沒有奪得過一個WTA冠軍,但靠臉蛋和緋聞把自己炒作得名聲大噪。但隨著同胞莎拉波娃的崛起,庫爾尼科娃很快被媒體和贊助商拋棄。莎拉波娃的過人之處在於,她非常清楚自己的核心價值,在參與商業代言、社會公益等活動的同時,始終固守自己的根本,至今已實現了“全滿貫”。今天的女性要在賽場上獲得成功,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也需要抵御更多的誘惑。女性體育如果偏離競技的軌道,淪為低俗文化的附庸,將會走入歧途。

  女子體育全球化

  未來更值得期待嗎?

  季芳:薩馬蘭奇曾說過,婦女在體育運動中取得巨大成就並不意味著在奧林匹克運動中女子同男子已經平等,事實上還存在著很大的差距。

  從全世界范圍看,由於宗教、文化等原因,女性體育人口遠遠少於男性,很多國家和地區的婦女至今沒有參加體育活動的權利。從商業角度來看,贊助商們認為投資男子體育活動和賽事可以獲取更多的利益,因此忽視了培育和開發極具潛力的女性項目,也使得女性體育在發展過程中難以獲得足夠的資金支持。

  范佳元:應當說,國際奧委會提高婦女體育地位的努力一直沒有停止過。從1996年開始,國際奧委會每4年舉行一次世界婦女與體育大會,2012年的大會宣言坦承,婦女在體育領導崗位中的比重提升速度還不盡如人意。會議呼吁各方投入更多資源,支持女性在體育事業中發揮領導作用,並敦促各體育組織積極採取相應政策,推動兩性平等。

  許立群:據悉,倫敦奧運會上,卡塔爾、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將首次派出女選手參賽,這無疑是一種歷史進步。

  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歷經百年,由於婦女的參與,其內涵才更加豐富,體系更加完善。但是,婦女參與奧林匹克運動所面臨的困難與挫折還不可能在短期內消除。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曾說,“婦女的進步就是全人類的進步,在社會性別平等問題上,體育發揮著重要作用”。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當運動場上的男性霸權被男女平等的美好未來取代時,奧林匹克運動也會變得更加和諧、更加完美。

快捷查詢




(責任編輯:張帆、胡雪蓉)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