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30日10:50

韓喬生語錄:三裡屯掰腕阿裡漢反敗為勝伊主帥
笑看亞洲杯我談支持中國隊
笑看亞洲杯我談支持中國隊

  亞洲杯四分之一決賽前傍晚

  為了放鬆心情,阿裡漢來到三裡屯酒吧一條街,真巧,正碰上了正在那兒喝酒的阿裡漢和李樹斌。阿德南在向伊拉克足協官員嚴重表示了自己絕不會被糖衣炮彈擊中后,終於和阿裡漢、李樹斌坐到了一張桌子旁喝起酒來。

  “來!來!來!小南,過來,坐!坐!今兒能在這兒碰上,真是沒想到,真不容易呀......”阿裡漢說到。

  “這說明你們倆有緣分哪。”李樹斌連忙補充到。

  “對!對!對!你可千萬別客氣,今天咱們把公事兒先放到一邊,該吃吃,該喝喝,隻有今天喝痛快了,明兒那球才能踢好,你說對吧?”

  “是呀!是呀!我也是這個意思。要不今晚我主動提出全隊自由活動。我就是也想給自己找個放鬆的機會。這不,一有機會我就來了個金蟬脫殼,跑這兒來了”哈哈哈!一陣笑聲。

  酒過三循菜過五味,阿德南的話多了起來。

  “中國真好!國家穩定,經濟繁榮,球迷還那麼的熱情。”

  “這叫國福民安哪”李樹斌總結到。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你看我們,昨兒還在擦坦克呢,今兒就踢球了”

  “那多好啊!享受足球的快樂,不比打仗強多了。”

  “是呀是呀。我是說你們這兒多穩定啊。我們每天老惦記著家裡出沒出事兒,這不,前天我三叔在警察局門口招誰惹誰了,給弄了個滿臉花,一個汽車炸彈差點兒給弄成個殘廢。”

  “是呀!那你們肯定安不下心來踢球了”阿裡漢問到。

  “嗨!我都習慣了,反正今天不是三叔,后天就是四姨什麼的,總要出事兒。”

  “不提這個,咱們還是喝酒吧!”李樹斌說到。

  “來來來,喝酒喝酒!”三個人有開始推杯換盞起來。

  為了活躍氣氛,李樹斌建議到“我看這樣吧,明兒兩軍就要交戰了,今天你們倆主帥先來個掰腕子比賽如何?”

  “好呀好呀!你這個建議太好了!”阿裡漢和阿德南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

  擺好了姿勢,兩位教頭手抓著手,叉在了一起,就等裁判員發令了。

  “預備,開始!”隨著李樹斌的一聲口令,掰手腕兒大賽開始了。

  憑借著自己年輕,阿德南一上來就用足了力氣發動猛攻,顯然他想採取先發制人的戰術,速戰速決。可哈恩卻並未露什麼聲色,等到阿德南兩輪攻擊過后,“嘿”的一聲,對手已經敗下陣來。

  “一比零!用我們解說員的話就是:阿德南想首先發難,但老將哈恩異常沉著,躲過對方的兩把菜刀的沖擊波后立刻還以顏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響叮當之勢將對手拿下。”裁判員李樹斌異常的興奮。

  “不對!不對!響叮當后邊還有當仁不讓呢。”阿裡漢糾正到。

  “對!對!是我錯了,我說的還不夠准確。最新最權威的解釋應該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響叮當當仁不讓之勢取勝”

  阿德南抖落著自己的手腕兒,突然起身,象是發現了什麼似的圍著酒桌亂轉。

  “怎麼回事兒?”阿裡漢不解的問。

  “剛才是場地有問題。你看你看,他那邊的椅子是鐵制的,我呢是個木凳兒,這樣他不光可以用胳膊的力量,而且還可以用上后腿的力量。”

  “這怎麼可能呢?哈恩老師連胳膊紂都沒離開桌面,哪裡用得上什麼后腿的力量啊。”

  “沒關系,沒關系。足球比賽還有交換場地一說呢,咱這掰腕子比賽也得做到公平競爭啊。”阿裡漢非常有風度的說。

  “那好吧!現在你們兩個人交換一下場地,進行二番戰,再比個高低。”

  “各就位,預備,開始!”

  這回阿德南學得狡猾多了,他兩次試探性的進攻,都被哈恩頂了回去,於是他便不再主動進攻,和哈恩打起了持久戰來。

  “加油!加油!”不知什麼時候冒出許多圍觀的人來。光看也就罷了,還在一旁一個勁兒的鼓掌加油。這下“桌上”的兩位選手可更來了勁頭兒。

  老帥阿裡漢准備發力,嘿!你還別說,阿德南是前腿弓,后退繃,壓低了重心就是一個勁兒的死守。他憋紅了臉不說,嘴裡還一個勁的叨嘮著“你有愛國者,我有飛毛腿,你有邵佳一,我有埃克拉姆,你有閻嵩,我有卡裡姆,你有李明,我有法爾汗。你打邊路,我打中間。你兩翼起飛,我中路開花,非給你們來個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不可......”

  “快記呀!樹斌!這不都是情報嗎?”阿裡汗用“低中有高”的聲音喊著。

  “走!走!怎麼?你還能頂多久?告訴你吧,我們要是打不開局面一定要派上阿裡,他可是我們的秘密武器呀,別看他年輕,那腳遠射可是夠水平,他要是一上場,和同伴打起邊路來你們守得住嗎?我們還有雅尼斯。對了,還有一匹伊拉克木馬,跑得快急了,最后才派他上場呢,利用你們的體能下降沖垮你們.....”阿德南象是竹筒倒豆子,也加上可能是多喝了點兒,把球隊的排兵布陣和打法一股腦兒的都說了出來。

  看到對方這麼慷慨,無私的貢獻了那麼多第一手的情報,為了感謝對方,也為了套取更多的東西,阿裡漢和李樹斌一使眼色,把手碗兒往自己這邊這麼一翻,場上比分立刻戰成了一比一。

  “我說場地有問題嗎?怎麼樣?最后我還是堅持到勝利了吧!老阿!還有膽量再叫把一場嗎?”

  “那怎麼不行?比賽裡戰平了還得打加時賽呢?咱們剛一比一,怎麼也得來個決勝局吧!”

  “好!那就最后這一把定勝負!”

  此刻阿德南仍沒忘記喝口啤酒。

  決勝局開始了,阿德南青筋暴露,臉憋得通紅通紅的,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但怎麼也難以撼動阿裡漢。

  “要是踢點球你們怎麼辦?”

  “那我們就先派上法爾漢,他專打球門右下角,再派埃克拉姆,他打左上角.第三個人專打劉守門的中間,我們還可以派上魯尼,派上飯泥糊爛燉就休克,還有蛤蛤鯉魚絲什麼的.....”好嗎!連罰點球的順序和球員特點都告訴您了。見過實在的,可真沒見過這麼實在的呀!哈哈!

  “我們還可以派上魯尼,派上飯泥糊爛燉就休克,還有蛤蛤鯉魚絲什麼的.....”

  “多了!多了!戲該收場了”眾人高喊到。

  阿裡漢“嘿”的一聲,將阿德南徹底制服。

  “二比一!二比一!哈恩獲得最后的勝利!”李樹斌興奮的高喊著。

  “姜還是老的辣呀!不服不行!啊”已經酒醒了大半的阿德南揉著已經發紅了的手指自言自語的說。

  “行了,天色已晚,該回去歇息了,今天這酒就先喝到這兒,咱們明天賽場上見!祝你們好運!”

  “祝中國隊好運!祝—你好運!明兒—賽場上見!”(法制晚報)

(責任編輯:蔣波)
2004亞洲杯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