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1日09:22

成都晚報:老天下雪不下雨 

  已經九年下雨不下雪的成都,這兩天下雪不下雨﹔已經“職業”十一年的中國足球,這兩天二度更換“行政”領導。窗外,雞毛滿天,落地化水﹔窗內,情人節前我從三聖鄉批發市場採購的那些愛情花兒,被這暴戾的歲寒,辣手摧殘成了既殘且敗的“二手玫瑰”。

  這一周后,足壇“天下無閻,龍王出水”,但除了掌門人選,導致整個項目日薄西山的漫天問號外,悉數等待拉直。二十年前中學裡流行的打油詩又來嘴邊,首先來當年的“文版”:“老天下雪不下雨,雪到地裡變成雨,變成雨來多麻煩,不如當初就下雨。”隨后來昨日本人的“武版”:“足協吃飯不吃屎,飯到肚裡變成屎,變成屎來多麻煩,不如當初就吃屎。”

  被指“外行管理內行”的“出水龍王”謝亞龍,上任頭一天就點到了“百足瘟虫”中國足球的“七寸命門”———“聽說中國足球記者有八千,減一半四千都嫌多。”在下就是足球記者,對龍王的妄言我服氣,同行中,真有人被庸碌大官僚御用、被大鱷投資人收買……以筆謀私,為患中國社會和諧。現在,中國的八千足球記者,都知道未來幾年大鱷投資人的黑金,仍然將在“足球宣傳”中繼續暗流涌動,所以除非湊不上槽,誰會和錢有仇,誰會趨害避利,蠢到聽他的去轉什麼行。

  看著自家桌上殘敗的“二手玫瑰”,遙想起白居易《賣炭翁》“心憂炭賤願天寒”的淒涼意境,臆斷出水龍王此刻定能體會。過慣了十年甲A的流水席“擺吃擺喝”舒服日子,去年又穿上嶄新中超外套,原本指望財源茂盛,紫氣東來,誰知頭一年就把財主東家西門子惹惱,足協一下子發現,自己被2004的一場來得偏早一些的雪,洗白成了乞丐一個。問題是,足協盡管經過雪戰,保住了丐幫幫主的所有權,但卻還沒有學會乞討技巧,所以西門子一甩手,立刻找不到門路了。於是我聽說,足協搞起了雪下交易,中超冠名經營權,交給了“實業興邦、德以興家”的資本對手。

  總算天無絕人之路,有個叫恆源祥的財主肯雪中送炭,但整個中國足球當闊少當慣了,看著“三菜一湯”,實在難以下咽。都淪落到叫化的地步了,要飯吃還嫌餿嗎?問題是,中國足球想的是“職業化”闊少,現在卻“轉行”改當“職業叫化(子)”,“職業化”闊少餓得不夠是拉不下臉當“職業叫化(子)”,隻要再餓上一年半載,別說是四千萬元贊助費,就是三千萬元也不嫌餿了。現在中國足球心中還有西門子八千萬元的烙印,所以還看不慣四千萬元,還指望有“東門子”施舍八千萬元,而一旦夢想破滅,四千萬元認都認不贏。

  看著自家窗外雞毛滿天落地化水的瑞雪,想到足球記者紛紛給水龍王寫公開信、雞毛信和其它的什麼信,聽說中國足協要改“風水”:計劃在北京南四環的大紅門地區建立一座全新的獨立辦公樓,以取代目前龍潭路丙三號偉圖大廈的二、三兩層辦公地點,突然之間,我想起了借用中國民間流傳經年,妙用同一場大雪,詮釋別樣心情來進行“階級(或曰階層)分析”的打油詩:“大雪紛飛滿地(古代秀才雅士、現在足球記者),這是我家瑞氣(舊時官宦、現中國足協),下它三年何妨(過去地主、今日投資人),放你娘的狗屁(舊社會貧下中農、今廣大中國球迷)。”

來源:成都晚報
(責任編輯:胡雪蓉)
媒體觀點
足協掌門人更迭
中國足協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