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17日17:19

閻世鐸入主足協4年經典語錄:中國足球太有希望了
王敏

  閻世鐸簡介

  遼寧人,滿族,1952年生。身高1米80多。

  2000年4月26日正式擔任中國足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此前為國家體育總局政法司司長、總局辦公廳主任。從1993年開始研究和關注足球,當時整個政法司都在研究體育改革的問題,足球改革在體育改革、管理體制改革中是一個突破口。

  不懂足球,不懂英語,2000年4月,閻世鐸卻成了中國足協的掌門人。正所謂門外漢領導內行工作,閻世鐸想打造這樣一個經典的案例,他能語出驚人,出手也能讓人吃驚--從“人民足球”,到“健康聯賽,快樂足球”,再到未來的“中超足球”,閻世鐸用他那豪邁的嗓音詮釋著他對足球運動的理解和投入,他在上任僅半年后就作出暫停甲A聯賽升降級的決定,引起極大爭議﹔接著他在說出“殺無赦,斬立決”的豪言之后,讓十年甲A落幕,閻世鐸的歷史才剛剛開始卻面臨著超白金的慘死。言如其人,行如其魂,本文通過閻世鐸上任四年的經典語錄及注解了解他的領導中國足球的過程。

  我的帽子一直是拿在手上的。(2000年11月)現在裝在兜裡了?

  既然干了足球,干不好,干不了,我走人!但任何人不能吃著足球的飯,翻臉卻不認人,是和尚,都要剃光頭!(2001年1月深圳會議)

  橋歸橋,路歸路。裁判風波是中國足球發展的一個強大動力。因為有問題並不可怕,解決掉不就進步了嗎?(龔建平事件后)

  21世紀文盲不能進入白領階層。染頭發不能代表什麼,但也意味著什麼。(2003年8月於成都)--我現在也沒有搞明白意味著什麼?

  中國足協歡迎媒體宣傳、監督和批評,但不贊賞吃著足球飯卻往裡扔沙子的人。(2004年新聞常委會上)--怪不得足球報的記者被封殺,他們肯定是扔了沙子的。中國足球就像一個被扒光衣服的人,什麼也不怕,輸球也要輸得干淨!(2000年12月於昆明)--被拔光衣服后還能踢說明臉皮已經夠厚了,和巴塞羅納0:6因該是夠干淨了。

  有人說我是豪賭世界杯,但我現在可以負責任地說,中國參加世界杯沒有任何成績的指標。人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幾斤幾兩。(2001年十強賽后)--不多的理性的認識。

  搞中國足球的工作人員應該像生石灰一樣,越潑冷水自己越要熱氣騰騰。(2003年足代會)--真實寫照,媒體越罵越是豪情萬丈。

  錯誤判斷“中國足球太有希望了”

  沈陽金德新建20塊專用球場﹔大連實德新建7塊專用球場﹔遼足新建13塊專用球場。再過五六年,我有信心向日本人叫板。”(2001年9月29)--如果比球場數目或漂亮程度,中國能在一夜之間超越日本。

  今年1月5日閻世鐸視察馬明宇的足球學校后說:“最深的感受是,中國足球太有希望了!”--超白金的失利或許讓閻世鐸明白,光有幾所足球學校是不行的。

  “中國男足從此站起來了!”。(2001年10月22人民大會堂答謝會)--說得早了,現在閻主席還敢這麼豪情嗎?

  “看來隻有咱們成績還不錯,中青隊應該成為亞洲的一面旗幟。”(2001年6月23日)--長了3歲就倒了!都是年齡惹得禍?

  宏偉目標:一個都沒實現

  “在今后10年內中國足協重點培養30名、省級會員協會,重點培養20名重點城市會員協會和職業俱樂部,重點培養10名青年教練員。”--這個目標不高,很容易達到,但是有什麼質量指標這是最重要的,像皇馬?像廈足?前者別說10年,20年都難,后者?10年用的了嗎?

  “開展足球進校園、進社區、進鄉鎮。每城百隊,城城有足球,月月有比賽,區區有場地,縣縣能踢球。”(2003-08-29足代會)--雖然沒有時間表,但是現在看來還不切實際。

  面對世界杯,爭取進個球,平一場,贏一場。我們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們是初生的牛犢……死也要像男人一樣的死。”(2002年4月20)--男人不能和女人一樣的死法就算“難產”,但是世界杯上中國隊就是因為“難產”而死。

  “足協要求你們出成績的時間是2004至2008年,那時是你們的黃金年齡。但如果你們被失敗壓垮了,那你們就不是好隊員。明天吃飯時抬起頭做男人”(2001年6月25,中青隊不敵阿根廷隊)--不知吃飯和做男人有什麼關系?但是他每次讓隊員做男人,每次球員都沒有賣他的帳!

  “不出線也要滅伊韓”(2004年3月24日江城)--面對伊朗時被滅,主場戰韓國不贏!真是有失自尊呀。

  關於國家隊

  “不要成為流氓無產者”

  “在戰術上,任何人都不能懷疑主教練的能力。如果米盧可能犯一個歷史性錯誤,那就讓他犯一次吧。”(2001年4月11日)--閻世鐸押寶米盧的結果是贏了!中國足球出線了。兩個月后的6月29日他向沈祥福說:“我給你三年的輸球時間,到時候你一定要讓這支球隊形成具有我們自己特色的戰術特點,完成足協將要交給你們的任務。”--這一次閻世鐸輸了,按照押寶的“對錯”概率來算,50%是合理的。閻主席也說過沒有常勝將軍,其實當時按照期限沈詳福還有兩個月的輸球時間,可是沈祥福隻說了7個字:我走了看你咋辦!

  對於球員違反紀律

  “殺無赦、斬立決。”(2001年7月25日)這是一句名言了,但是放在中國足球身上,套用三字經的解釋應該是:雷聲大、雨點小。在我們的記憶裡,國家隊違反紀律的大有人在,可是斬立決的寥寥無幾。

  “以后我還打算設一支國家隊,兩支國青隊,三支國少隊。”(2002年3月14日)--這就是傳聞以久的“123”工程,但是現在有點象“原地踏步走!121”

  “足球運動員不要成為流氓無產者!”(2002年4月22日)按照“流氓無產者”的標准,中國足球在1997年就成功地將“無產”改造成‘有產“了,現在要解決地是“流氓”的問題了。

  關於聯賽:

  “中國足球要出大事”

  2001年5月23日閻世鐸說:“我感覺今年中國足球要出事,而且是要出大事。大家要做好出大事的准備。”“今年年底我要請地方足協和俱樂部為足協部門領導以上的干部打分。”--果然,中國足球在2001年年底出了大事,假球黑哨充斥,裁判人心惶惶,俱樂部假賬泛濫,不能說閻世鐸不聰明,提前已經預料到了,但是足協提前准備好了,所以也就好收場了,正因為出了大事,足協沒有敢讓俱樂部和地方足協給足協領導以上人員打分,避免出現全部“不稱職”的尷尬。(記者旁白,下同)

  2001年6月4日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閻世鐸說,“今年在中國足協注冊的13000名職業球員中有3000人被查實為謊報年齡,以大打小。‘夯實基礎、固本培元’是今后5年中國足協工作的重點,如果不對不良傾向進行治理整頓,中國的職業足球有‘崩盤’的危險。”六個月后的12月21日,閻世鐸看望U18女足訓練時說:“中國足協今后十年的工作將以女足為重點。”--這兩句話是不是有些矛盾?作為中國足協的主席對於足協的工作重點難道都不知道?嗚呼,嗚呼!

  “初中不畢業不能踢聯賽。以往的年輕球員都只是顧著每天一天到晚地踢球,除了自己的名字及工資單上的數字外,什麼都不懂。”(2001年12月7日)--需要補充的是,他們不但會寫自己的名字,會讀工資單上的數字,他們還會打假球、會賭球、會泡妞、會打架……就是小學沒有畢業,他們這些東西也都會。

  “俱樂部像皮包公司,媒體炮聲太響了,不能把搞足球的人弄得灰溜溜的,把搞足球的人弄得像是剛從監獄裡放出來似的。”(2003年3月1日)--本報評論員曾經寫過一篇“黑皮包”的言論,正如文中所說中國足球的“皮包”太誘人了,大家都想打開看看裡面是不是納稅人的銀子。不是嗎,今年年初閻主席放在辦公室的“黑皮包”不是也被別人偷了嗎?他們就是想看看裡面裝的是什麼!!

  困擾閻世鐸和球迷的兩問題

  2001年6月22日有記者問閻世鐸:“聽說您前兩天考察了阿根廷的幾家俱樂部?”他立刻否定了“考察”這個詞,“應該說是觀摩。給我留下的問題是阿根廷這幾家俱樂部的足球設施不如我們國內的大俱樂部,但這裡的足球氛圍為什麼那麼好,實力為什麼比我們強?”“他們為什麼不重視球員的住宿條件,而注重的是草皮的保養?”--這或許會是困擾閻世鐸一生的問題,因為解決了這個問題,中國足球就不會0︰6受辱,就不會有“慘死德黑蘭”,所以這是一個死不瞑目的問題。想來想去最好的回答是--阿根廷足球的管家是阿根廷足協,中國足球的管家是中國足協。

  2001年12月3日,世界杯分組抽簽結束后閻世鐸說:“中國隊最好是與巴西、阿根廷、英格蘭一個組,認真多學習幾場。中國隊的實力誰不知道,靠抽簽還能抽進前三名嗎?放在平時,你出一百萬美金人家還不一定來呢?”--這話說得實在在理,但是針對這種說法球迷也有一個“死不瞑目”的問題,那就是去年皇馬來華和國內俱樂部打對抗賽,而中國足協為什麼不抓住這個百萬元買不到的機會讓國足練兵,而是讓一些退役下來的老兵上場愉悅球迷,誰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對於假球黑哨:

  “會叫的母雞不下蛋”

  亂世須用重典、矯枉難免過正﹔此風不剎、遺患無窮,此次不打、民意難平﹔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中國足球界應當開展“滅鼠”行動,逐步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良好聯賽氛圍﹔家看家、戶看戶,群眾看干部(閻世鐸在2001年10月13日會議上的講話)--這些當時動聽的話一度堅定了人們對足協的信心,可是一個月后的語錄讓人們感覺閻世鐸的講話只是一次政治秀,在愚弄大家的耳朵。11月9日面對中央媒體的採訪時他說:“假球已經是刑事問題了,它不該由足協來管。”“你知道足協的權力究竟有多小。”

  “我對這個假球黑哨的看法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假球也好黑哨也好,各有各的表現形式,各有各的私下手段,讓他們表演吧。”“出點大事很正常,足球要是不出事,就不是足球了嗎?”(2001年12月21日)--前面的半首詩目前已經是人們談論假球黑哨的口頭禪,說明閻主席確實了解中國足壇的“黑相”,但是后面一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很正常”。

  “坦白從寬,不會牢底坐穿。”“該出牌時就出牌,好叫的母雞不下蛋。”“中國足協不會讓老實人吃虧。”“裁判也是受害者。”(2002年1月∼2月)--假球黑哨在龔建平一個人坦白並被送進監獄后草草收場,事實証明,不坦白者沒有從嚴,坦白者最后進了監獄,足協也在不叫也不下蛋的情況下收兵回營。

  “南北兩地俱樂部告我們,我們兵不血刃,一個人都沒派出去和他們糾纏,現在不是也解決了?我們要風吹不倒,雷打不動。”(2002年3月14日)--這不就是說你告也沒有用,做個“不叫也不下蛋的母雞”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責任編輯:孫宇賀)
足協掌門人更迭
中國足協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