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晨曦:校園足球 未來路在何方--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積極變化可喜 壁壘仍需突破

陳晨曦:校園足球 未來路在何方

2012年02月21日08: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初春的廣東清遠,仍有陣陣寒意。清新名將基地的足球場上,參加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冬令營的200多名小球員身著短褲單衣,揮汗如雨。他們是從5000余名孩子中選拔出來的。從為期一周的比賽交流看,這些孩子確實都具備了一定的足球基礎,踢得有模有樣。

  自2009年校園足球活動開展以來,已經吸納了177萬多名大、中、小學生走上綠茵場,持續萎縮的校園足球人口也終於出現起色。兩年間的積極變化值得肯定,但是記者通過採訪發現,仍有很多問題制約校園足球的發展,能否突破這些壁壘,直接關系到校園足球的未來。

  體教配合才能形成合力

  校園足球涉及體育和教育兩個系統,需要兩個部門通力配合,形成合力。

  2010年,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工作座談會在大連召開,初步改變了體育部門“剃頭挑子一頭熱”的局面,並探求師資緊缺、經費緊張等問題的解決之道。但是,教育部門對此茫然無措,體育部門則不清楚該如何合作,雙方分工合作機制尚不清晰。

  國家體育總局青少年體育司副司長張智說,前不久召開的全國校園足球領導小組工作會議決定,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蔡振華和教育部副部長郝平共同擔任組長,明確了教育部、體育總局、地方教育和體育部門、中國足協、地方足協等的職責任務。

  深入開展校園足球,體育部門顯示出足夠的誠意。張智說:“為了打通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四級足球聯賽,我們把能拿出來的資源都拿出來了。比如運動員等級評定,以前我們不承認教育部門組織的一些體育比賽,現在我們會請一些專家來評估,隻要達到標准,校園足球聯賽運動員就可以參加評級。”

  他表示,比賽注冊系統也要打通。青少年比賽本來就少,為什麼要互相排斥呢?希望教育部門也能拿出一些配套政策,特別是跨越障礙性的政策,“畢竟,人才是國家的,而不是某個部門的,不能制造壁壘”。

  長遠規劃必須堅決執行

  此次冬令營,組織者特意將不同城市和年齡段的小球員臨時組成一支支新隊伍,由陌生教練帶領。這種辦法雖然考察了小球員的適應能力,卻也讓很多球員顯得無所適從,表現大打折扣。

  在比賽中,各隊教練的戰術安排五花八門,小球員的技術水平也參差不齊。張智說:“我們現在連一個統一的教學大綱都沒有,基層教練的指導方式也是‘八仙過海’。我們將在今年上半年組織專家制定一個5年至8年甚至10年的中長期規劃,與之相匹配的是教材統一和大綱出爐。”

  現在提起中國足球,總願意與日、韓足球相比。張智說:“日本足球為什麼能搞上去,因為它有一個50年的規劃,而且能不折不扣地執行,日本無論什麼級別的球隊都具有統一的技戰術風格。”

  長效機制是確保校園足球長遠發展的關鍵。張智說:“一旦制定了規劃,就必須堅決執行。如果這兩年重視,投兩個億,過兩年不重視,就剩2000萬了,那還有什麼意義?規劃一定要有預見性,設定出來的東西盡可能量化。”

  資金不足亟待切實解決

  自2009年開始,國家體育總局每年從體育彩票公益金中拿出4000萬元用於開展校園足球,看似數額巨大,實際分配給49個布局城市、3個試點縣、5個省級校園足球單位、31個省級校園足球布局城市的近4000所學校,仍是杯水車薪。不少基層教練表示,除了裝備之外,每年學校能分到3000—5000元不等,連一名教練一年的工資都不夠。

  如今,經費對於校園足球已是嚴重制約。張智說,郝平副部長表態,教育部將考慮也對校園足球進行投入,這將改變體育部門一家投錢的局面,希望各級政府也都能投入。

  中國足協青少部主任孫哲東介紹說:“我們考慮讓省級政府抓布點城市以外的校園足球,由此調動他們的積極性。”目前,江蘇、浙江、河北、甘肅和陝西5省已經開始發展省級校園足球的布局城市,投入達到幾百萬元。

  張智表示,現在國家體育總局的4000萬元大概可以帶動1億資金投入到校園足球中,起到引導、評估、培訓、獎懲的作用。“校園足球的教育功能非常重要,布局城市的政府有義務投入,把‘盤子’真正做大”。

  教練短缺成為嚴重障礙

  “一個月交200元訓練費給教練,作為家長,我們沒有一點怨氣”。說這話的是來自上海的沈海濱老人,他的外孫陳申吉雖然才上5年級,但憑借良好的足球技藝,已經在滬上小有名氣。陳申吉的教練朱洪林在平涼路第四小學帶隊10余年,每個月的收入僅有1900元,這在平均工資和消費都較高的上海,簡直難以想象。

  待遇差,造成了基層教練的大量流失,師資缺乏已經成為開展校園足球的嚴重障礙。河南臨?縣有100多所學校開展校園足球,卻沒有一個專業的教練,教育系統准備了30多個教師資格,特招足球專業的大學畢業生,但是一個都沒招來。

  在基層教練中,大部分是非足球專業的體育老師。對此,來自馬來西亞的國際足聯講師葉任強說:“這會給校園足球開展帶來一定難度,至少要走一段彎路。”他認為日本的做法很值得中國借鑒,“有很多足球志願者在從事草根足球的工作,一些專業教練經常到學校裡幫忙,解決了基層教練數量和質量不足的問題”。

  張智表示,這個問題要多方面入手解決。首先,大力培養現有的體育老師﹔第二,吸收社會體育指導員加入﹔第三,委托體育院校培養足球專業學生﹔第四,鼓勵青少年俱樂部培養專業教練,與學校形成對口。“不少足球人才處於閑置狀態,校園足球要打開大門,歡迎足球人才到校園中指點。在培訓主體上,教育部門也要加入進來。”

  脆弱生態需要各方呵護

  校園足球“生態環境”脆弱,校長、家長、班主任,任何一方打消讓孩子踢球的念頭,足球的快樂將就此離孩子遠去。

  來自武漢的基層教練李濤說:“我們武漢就有這樣的例子,換了校長,足球就此退出校園。”很多老師不贊成學生踢球,如果因為踢球耽誤了學習,會影響到班主任的考核,而考核結果與他們的收入直接挂鉤。

  家長的態度更讓教練心憂。在一些足球傳統學校,很難招來踢球的孩子。畢竟,中國足球的口碑不好,脫離學校教育,出路窄,加之計劃生育政策,使得家長們更不敢讓自己的孩子冒險。

  基層教練建議,要給踢球的孩子暢通的升學渠道,“希望高中和大學都能特招一些踢球的孩子,一邊踢球,一邊讀書,最終還能進大學深造,隻有這樣,家長才能看到希望。”

聯系本文記者

陳晨曦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