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上海讀博士! 明星體而優則學?

周婉琪

2018年09月12日08:43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孫楊上海讀博士! 明星體而優則學?

  近日,中國體壇爆出一則猛料——中國“泳王”孫楊要去上海體育學院攻讀博士,此前亞洲“飛人”蘇炳添也已經成為暨南大學的副教授,我國的優秀運動員再次令人刮目相看。運動員並非“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有理由相信,憑借奧運冠軍的能力,也能在學術界攀登新的高峰。

  現象

  孫楊讀博余賀新讀研

  亞運會后又見“入學潮”

  日前有網友爆料稱,9月20日孫楊將到上海體育學院攻讀運動人體科學專業的博士研究生,還晒出了其學生卡和成績單,其面試成績在21名考生中排名第一。其后,上海體育學院方面也確認,這位孫楊的確就是游泳奧運冠軍孫楊。

  據說,2010年,孫楊通過特招的方式成為浙江大學教育學院體育系運動訓練專業的本科生,並於2014年畢業並獲得教育學學士學位。2015年,孫楊進入蘇州大學體育學院,攻讀運動教育訓練學專業碩士研究生。兩年時間,蘇州大學特別成立了一個由5人組成的導師團,其中的成員都是教授級別的老師,他們對孫楊進行了悉心培養。最終,孫楊修滿了39個學分,2017年10月14日,孫楊亮相蘇州大學的碩士論文答辯現場,他的碩士論文題目是《第三十一屆奧運會男子200米自由泳冠軍比賽技術分析》,也就是分析自己的比賽技術。去年碩士研究生畢業的孫楊如今攻讀博士生也是很正常的事。

  除了孫楊外,日前在雅加達亞運會上奪得2金1銀1銅、有“泳壇陳偉霆”美譽的廣州游泳“金童”余賀新也到華南理工大學報到,未來兩年,他將在華南理工大學體育學院運動學專業攻讀研究生。其實,在亞運會結束后,余賀新就曾表示希望可以花更多時間專注學業,希望深入短距離游泳方面的理論研究。他認為,從整個世界范圍來看,亞洲人在短距離游泳項目上的表現還不太理想,他希望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為中國的游泳事業做出一分貢獻。

  探討

  專業運動員越來越重視文化學習

  門檻降低並非能“混”文憑

  無疑,學訓矛盾仍困擾著中國的競技體育,為了中國競技的可持續發展,高校向優秀運動員降低升學門檻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有政策可循的。社會發展到今天,文憑是那麼容易“混”的嗎?運動員進入高等學府難道隻想“混”文憑嗎?

  二沙體育訓練中心游泳運動管理中心專職黨支部書記袁東告訴記者,“時代不同了,專業運動隊對運動員的文化學習越來越重視,二沙中心每時每刻都強調這點的,目標是直達運動員未來的職業規劃,事實上,家長對這個問題也極其關注,不會允許自己的孩子沒文化。而哪怕是普通的游泳運動員,雖然退役后就業路子很廣,但我們運動員的觀念早已轉變,他們知道文化水平對人生的重要性,他們會主動學習提高,希望自己有頭腦、有見識、有事業,不想將來與社會脫節,被淘汰。”

  應該說,眼下運動隊中適齡的運動員基本上都有報讀大學,不少高校還會與運動隊合作,制定配合運動員訓練比賽的教案。不過,所謂“易入難出”,能不能通過考試取得畢業証書與學位,靠的還是運動員本身,是必須通過努力去取得學分的。

  廣州跳水“金童”、裡約奧運雙金得主陳艾森及其好友、目前中國跳水男子3米板的當家小生之一謝思埸都是暨南大學經濟學院的學生,二人經常在微博上發布回校考試的信息,今年也跟一幫大學同學齊齊參加了畢業典禮。謝思埸告訴記者,運動成績再好,學校也未必會收你,入學之前還是要通過考試的,想畢業更要靠自己努力,“現役運動員還得靠平時自學,並不容易呢。”他說。

  分析

  名校與運動員之間存在雙向選擇

  學校也“搶”優秀運動員

  此前,亞洲“飛人”蘇炳添成為暨南大學副教授引起熱議,暨南大學對阿添的“破格”聘用自然有其考慮。蘇炳添從本科到研究生都就讀於暨南大學,在他研究生畢業前,暨南大學於2015年正式成立了體育學院,也因為學科拓展需要招聘一批優秀的教師,蘇炳添是暨大學子,又是中國田徑歷史上在男子100米跑項目上的代表人物,因此暨大極力挽留阿添留校任教,阿添本人對大學體育教師這個職業也有濃厚興趣。

  暨南大學目前並沒有要求蘇炳添承擔教學任務,而是給他空間和時間繼續去挑戰更快的速度。對學校來說,蘇炳添這樣一位副教授能帶來的不光是科研和教學的“素材”,還能幫助學校提升知名度和美譽度,可謂是多方獲利的舉措。

  一位高校的相關人士認為,在吸引優秀運動員的競爭中,各所高校各顯其能,力度也不一樣,因為“明星教育”也是一塊招牌,可以擴大學校的知名度與影響力,但總體而言是越來越規范的,“肯定會有入門考試,不是隨便說招就招的,而且運動員真的不一定都能畢業,事實上,多年前,也有知名游泳運動員在中山大學讀了9年本科都無法畢業的。”這位相關人士認為,優秀運動員與名校之間也存在著雙向選擇的問題,高校引進奧運冠軍、世界冠軍、亞運冠軍等,運動員的質量會有不同的比重,他們會成為全國體育院系評比“學科領先”的籌碼,學校還希望運動員能為校爭光,反過來,運動員也會選擇學校的專業、審度學校能夠提供的條件、保障等。不過,有一點不會改變,運動員跟普通學子一樣,學籍都在教育部聯網,他們也必須通過每學期的考試,取得足夠學分才可以畢業。因此,運動員就讀大學存在多種情況,有的為了考試不得不停訓,有的要等到退役后像普通的全日制學校學生那樣正常上課。

  觀點

  運動人體科學專業有難度

  孫楊讀博 面臨挑戰

  華南師范大學譚建湘教授對運動員進入高等學府深造則有更積極的看法。

  首先,他認為高校特招優秀運動員,國家是一直有政策的,但從來都是有“線”的。運動員的運動成績固然重要,但肯定需要入學成績,一般都要經過輔導、通過一定科目的考試才行。“運動員對高學歷的向往是正常而自然的事,國外不少優秀運動員就是碩士、博士,中國運動員也一樣,他們對自己的學業和職業生涯都有很好的規劃,說運動員不會讀書,完全是對運動員智力發展的偏見。”

  實際上,入了門還遠遠不夠,運動員要想畢業、取得學位,是必須要考試和寫論文的,教育部對此是有規定的,那才是真正的硬考驗。這對運動員來說可能是更吃力的事情,因為他們將學習精力最旺盛的時光奉獻給了競技體育,重新學習自然要付出更多努力,事實上,並不是每個運動員都耗得起、熬得住。譚建湘對孫楊選擇了運動人體科學專業頗為佩服,他認為這個專業學科有難度,對孫楊而言勢必是新的考驗與挑戰,而且國家對碩士、博士生的要求很高。因此,我們更應該以平常心、冷靜地去看待孫楊讀博一事,要為他加油。

  對於如今優秀運動員不僅讀大學,動輒還攻讀碩士、博士,甚至擔任教授的現象,譚建湘個人認為是正常的,“認為運動員能讀本科都不錯的觀點是錯誤的,是社會的偏見。優秀的運動員本身是非常聰明的,智力甚至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不然他也不可能在運動領域到達那樣的高度,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強大的神經轉換能力,他們昔日只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了訓練比賽上,一旦將時間與精力放到學習中的話,他們肯定是有能力學得更多、學得更好,獲得高學歷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譚建湘認為,運動與學習不是必然矛盾,我們對運動員回歸普通教育應該持鼓勵的態度,這本身也是對競技體育的一種認可。

(責編:郝帥、楊磊)

推薦閱讀

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