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協財務監管政策出爐 國內球員個人薪酬最高1000萬

朱小龍

2018年12月21日08:13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國內球員個人薪酬最高1000萬

“四大帽”讓各隊在外援投入上有所限制。南方日報記者 李細華 攝

20日,中國足協2018賽季職業聯賽總結會議在上海召開,會上正式公布了外界關注的一系列職業聯賽新政,其中就包括財政監管措施、外援政策、U23政策以及職業聯賽擴軍方案。

中國足協在將中超聯賽打造成為世界第六大聯賽的同時,不希望它只是靠金元堆砌的“空中樓閣”,而前一段多家中乙球隊的崩盤跡象,顯然也並非中國足球所樂見的局面。

“四大帽”逐年收緊

外界最關注的,當然就是所謂聯賽財政政策“四大帽”,分別是年度支出限額、年度注資限額、年度虧損限額、年度薪資限額。

政策以三年為一個周期推出,並且呈現逐年收緊的態勢。2019賽季中超俱樂部的支出限額為12億元,投資限額為6.5億元,虧損限額為3.2億元,薪酬佔比限額為65%。但這一數字在2021賽季將被收緊為支出限額9億元,投資限額僅為3億元,虧損限額為2.7億元,薪酬佔比限額為55%。

也就是說,中國足協鼓勵各俱樂部搞好經營和品牌開發。以2019賽季的限額為例,如果一家俱樂部能夠通過市場開發獲得2.3億元的收入,那麼就能夠支出頂格的12億元。

以中超唯一在新三板挂牌的俱樂部恆大為例,他們最近幾年的投入均在12億元以上。實際上在過去的2018賽季,恆大已經不是中超投入最大的俱樂部,對於恆大、上港、華夏、權健等幾家所謂中超豪門俱樂部來說,新的財政限額政策還是會形成一定的掣肘效果,但對投入原本就沒有這麼多的中小俱樂部來說影響不太大。

還是以恆大為例,球員薪酬的成本佔每年俱樂部支出的大頭。新政規定,國內球員個人薪酬最高(不含獎金)不得超過稅前1000萬元人民幣,但參加2019年亞洲杯、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預選賽的國腳可在個人最高薪酬限額上浮20%。

不過,新政也並未像此前傳說的那樣不近人情一刀切——球員現行合同仍然得以延續,但從2019年1月1日后簽訂的合同就將遵循這個標准。可以預料的是,在這個冬季轉會窗,那些有實力的高薪球員大都不會選擇轉換東家。

外援仍然注四上三

另外一個令人注目的焦點是外援政策。由於中超在外援政策上一直懸而未決,因此這個冬季中超的外援轉會流言也前所未有地清淡。

因為亞冠聯賽仍然保持“3+1”的外援政策,因此對於參加亞冠的中超球隊來說,簽下一名亞外仍然是增強球隊亞冠競爭力的不二選擇。此前曾有消息稱,由於2019賽季中國足協還將組織多次國足集訓隊,從各隊抽調球員,因此足協也一度考慮將上個賽季“注四上三”的外援政策放開,增加外援名額。

不過,由於放開外援名額顯然與中國足協整體力推的財政限額政策有悖,因此外援政策最終還是保持與上賽季一致——還是注冊4人、上場最多3人。如果對於亞冠有更多想法的球隊,可以選擇簽下一名“專打亞冠”的亞外,就像上港的艾哈邁多夫。但恆大是否還會留下金英權,則不太明朗。

作為讓步,U23球員出場政策將與外援脫鉤,每場比賽每隊首發11名球員至少有1名U23球員,整場比賽的U23出場不能少於3人次。但如果俱樂部有被各級國家隊集訓征調U23球員,則征調1人減1人,征調2人減2人,征調3人可以不執行U23球員政策。

在外援政策終於明朗之后,中超各隊現在也可以開始冬季引援了。對於恆大來說,保留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是大概率事情,剩余兩個名額如何使用,高拉特和阿蘭之中是否還有人留下則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卡納瓦羅將致力於尋找一名強力的支點中鋒,所以才傳出了與國安前外援伊爾馬茲的緋聞。

另外,中國足協還宣布2020賽季中甲聯賽將從16支球隊擴軍到18支球隊。而中乙聯賽已於2019賽季擴軍,從此前的28家俱樂部擴軍到32家俱樂部,南北區各16支隊伍。

這樣一來,中國職業聯賽在2020賽季時,會出現中乙32隊、中甲18隊、中超16隊的金字塔結構。

(責編:歐興榮、胡雪蓉)

推薦閱讀

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