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杯卡塔爾VS日本巔峰對決即將上演

張喆

2019年02月01日08:30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他山之石,如何攻國足“頑玉”

鄭智淡出國足之后,誰來扛起中國足球的大旗? 新華社供圖

2019年阿聯酋亞洲杯將於北京時間今晚10時展開決賽,日本隊將與卡塔爾隊爭奪亞洲足壇的最高榮譽。

日本隊這次在本土教練森保一的帶領下,以大迫勇也、原口元氣、武藤嘉紀、堂安律等新生代旅歐球員為主組建,一旦奪冠,將書寫5次奪取亞洲杯冠軍的新紀錄。

卡塔爾隊作為2022年世界杯的東道主,以6戰全勝進16球零失球的驚人成績首次闖入亞洲杯決賽,陣中涌現了以已經追平亞洲杯單屆進球紀錄(8球)的阿裡為代表的一批新銳球員。

名列本次亞洲杯第6名的中國男足國家隊暫時解散,裡皮也已離任。對於國足來說,2022年世界杯新的沖擊篇章即將展開,目前整個中國足壇都在探討新的國足人才儲備何來?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從老霸主日本隊和新貴卡塔爾隊的身上,中國足球到底該借鑒什麼?

頂層設計易,長期堅持難

日本男足首次登頂亞洲是1992年在其本土舉辦的亞洲杯。其時,國足的實力還能與之平起平坐,半決賽只是惜敗他們一球。日本的足球職業化隻比中國早一年,賈秀全甚至還是首屆J聯賽的明星外援。無論體格還是文化,中日之間頗為接近,但自從1996年日本足球教父川淵三郎提出日本足球的“百年計劃”之后,中日足球的差距越拉越大。

1998年至今,日本隊已經連續6屆世界杯晉級決賽圈,其中3次打進16強。其間,日本還和韓國一起承辦了一次世界杯。2005年,日本足協進一步提出“2005宣言”:到2050年之前,足球人口增加到1000萬,日本單獨舉辦世界杯,日本國家隊奪得世界杯冠軍。從這麼多年的實踐來看,日本足球界始終沒有偏離“百年計劃”的方向,也確實遵循“2005宣言”的部署穩步前行。

在日本足球成功模式的帶動下,近20年來,許多亞洲足球非發達國家都制定了類似的長期發展計劃,卡塔爾就是一個新的成功案例。

2004年,卡塔爾隊在亞洲杯小組賽慘敗出局后,卡塔爾的最高領導人直接簽署了“國王令”,正式啟動一項長期的卡塔爾足球振興計劃。該計劃以舉國之力,在首都多哈打造了一家“阿斯拜爾足球精英中心”,聘請了一名德國奧運項目管理的專家和一名巴薩俱樂部的青訓總監作為總設計師,展開了漫長的足球精英青訓計劃,至今從未停止且方向始終如一。

阿斯拜爾中心如今已經成為全球知名的足球培訓聖地,其優良的硬件每年吸引了眾多歐洲豪門俱樂部到訪比賽或集訓。如今參加亞洲杯的23名卡塔爾國腳中,超過一半正是出自阿斯拜爾青訓體系。憑借發展足球的舉國之力,卡塔爾申辦2022年世界杯獲得成功,同時在歐洲持續輸出強大的足球資本,令足球成為卡塔爾的一張世界名片。

事實上,國內足球界對“學習日本”已是老生常談。至於卡塔爾的模式,以我們的優勢和中國資本的強大,同樣也不難復制。然而,對於中國足球的現實來說,最難的不是何等高深的“頂層設計”,而是最簡單的長期堅持!過去20年間,中國男足換了多少任主帥?有哪個主帥的風格是可以延續的?中國足協換了多少任掌門?每個掌門有自己的“足球遺產”留下嗎?“中國足改”已經進入了第5個年頭,但第1階段的近期目標已經達到了嗎?

“歸化”實現“彎道超車”?

有人說,卡塔爾足球的成功主要得益於“歸化”政策下的“雇佣軍”。那麼,本屆亞洲杯的24支參賽球隊中,足足有17隊存在不同程度的“歸化”元素,難道都能打進亞洲一流之列?“歸化”說到底只是人才貧乏的一種補充手段而已,全世界任何一個足球強國皆然。

卡塔爾當初是因為本土人口極少,才不得不採取“歸化”的手段去補充青訓體系,從而助推本土青訓人才的產能和質量。卡塔爾同樣也嘗試過“野蠻歸化”的彎路,當初他們靠歸化烏拉圭球員塞巴斯蒂安,曾獲得過不錯的成績,但即便如此,卡塔爾仍進不了亞洲一流的行列。

在國際足聯對歸化政策日益嚴苛的情況下,一個國家要想歸化成名巨星難度太大,隻能從年輕的苗子裡選拔,這考驗的是球探的眼光。卡塔爾阿斯拜爾青訓中心的球探系統,用7年時間在整個非洲考察了350萬人,甚至超過了卡塔爾的全國人口。在龐大的考察人群中,卡塔爾每年隻歸化24名出類拔萃者,這些歸化球員還要經過長年的持續考察,最終才有機會進入國字號體系。

卡塔爾把歸化的目標對准了阿拉伯世界,主要是中東和北非。目前的主力前鋒阿裡和阿費夫,一位是蘇丹后裔,一位是也門后裔。阿裡是本屆亞洲杯的頭號射手,如果他在決賽再進一球,就能打破23年前由阿裡·代伊創造的單屆8球的亞洲杯紀錄。

日本足球崛起至今,也曾歸化過諸如拉莫斯、三都主、呂比須、田中斗笠王等巴西籍球員,但都只是補充。如今,在日本國內各級聯賽和歐洲各層次聯賽中共活躍著60多位歸化球員,但他們都未成為日本國足的主流。本屆亞洲杯,日本隊陣中隻有D·施密特一名日美混血的歸化球員。

最近,北京國安和廣州恆大相繼打開了引進“歸化”球員的突破口。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國足必然也會出現“歸化”球員。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僅僅以沖擊2022年世界杯作為終極目標,中國足球寄托於“歸化”球員並不現實!

青訓水平與留洋相輔相成

昨天,對中國足球最大的褒獎莫過於亞足聯在官方社交媒體上公開祝福廣東足球名宿、前國腳古廣明的60歲生日。30多年前,古廣明曾在德國次級聯賽球隊達姆施塔特效力長達7年之久,是中國首位效力歐洲職業聯賽的球員。

日本足球長期雄霸亞洲,最核心的競爭力始終是擁有大量前往歐洲各級聯賽“練級”的“妖人”。就本屆亞洲杯來說,雖然日本隊並未派出最強陣容,但23人中依然有多達14人效力日本之外的亞歐主流聯賽,且其中一半球員能擔當各自俱樂部的絕對主力。

從上世紀90年代三浦知良的“贊助商留洋”模式發展至今,日本的優秀球員已經完全是靠個人硬實力而獲得歐洲俱樂部青睞而引進的。近20年來,日本足球穩定的旅歐球員產能,得益於其國內聯賽的良性發展和青訓體系的發達。

卡塔爾阿斯拜爾青訓體系不如日本青訓依托校園足球而達到的普及率,但其嚴格的歐洲培訓模式和高素質的教練團隊也造成成才率極高。如今的卡塔爾隊主帥、西班牙人桑切斯從2006年起就入職阿斯拜爾中心,帶領卡塔爾隊在2014年獲得U19亞青賽冠軍之后,又率領國青隊的主體班底一直升級到國足。

卡塔爾不像日本,沒有太多球員能以足夠的實力吸引歐洲俱樂部,但卡塔爾足協有計劃地組織阿斯拜爾中心優秀生集體留洋歐洲。為此,卡塔爾足協控股了比乙和西丙的兩家俱樂部,為卡塔爾球員創造進入高水平聯賽的跳板。

中國足球近年來的留洋球員幾乎絕跡,一方面是青訓水平的缺失令球員根本無能力在歐洲聯賽立足,另一方面則因為“金元中超”的畸形高薪令國內球員根本不想留洋。眼下,武磊登陸西班牙人能否取得新突破?還有多少國內球員會被中資控股的海外俱樂部引進?中超俱樂部真的要實行“送球員留洋加分”的刺激政策?一切都是未知數。

(責編:李乃妍、楊磊)

推薦閱讀

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