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養大的孩子跟別人跑了 綠城足球一肚子苦水向誰訴

宗倩倩

2019年08月11日09:53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辛苦養大的孩子跟別人跑了 綠城足球一肚子苦水向誰訴

  莫名其妙的日本J3聯賽盛岡仙鶴隊官宣

  8月9日晚,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發布了一則聲明,聲明擅自離隊加盟日本盛岡仙鶴俱樂部的高天語和黃鑫鵬仍是綠城球員,並責令兩人立即歸隊。

  而就在當天下午,綠城發聲前,這兩人加盟日本J3聯賽的消息還被國內不少媒體轉發,認為是青訓球員的留洋典范。但是,綠城的一則聲明讓事情轉了個彎。

  這已經不是綠城為高天語和黃鑫鵬發的第一則聲明了。去年4月份,綠城也發過一份類似的聲明,責令擅自離隊的四名球員立即歸隊。高天語和黃鑫鵬就在其中,而且直到現在始終未歸隊。

  辛辛苦苦培養的球員違規離隊, 綠城碰到過,魯能也碰到過。深耕青訓的俱樂部,總是被這樣的事情傷了元氣,俱樂部的權益,到底該如何保護?

  記者曾就此事採訪過綠城俱樂部總經理焦鳳波,他也表示很無奈。“足協出台了一些政策,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還是擋不住一些小球員在合同期內就鐵了心離開。”

  這些球員一般8歲進入綠城梯隊,不僅學費全免,還有定期的出國拉練,這些費用全部由俱樂部承擔,培養了六七年后,正是出成績的時候,有的還進入了國字號,卻在合同期內抵擋不住誘惑,違規離隊,成年后一旦轉會,身價動輒幾千萬。

  此次的高天語和黃鑫鵬就多次入選各級國字號。據了解,高天語還是原本所在綠城梯隊的核心球員,球隊的戰術體系也以他為主,他的離開對於球隊來說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但俱樂部的倚重也無法擋住外面對他們的誘惑。

  “現在外面的誘惑太大了,其實很多孩子是希望留下來的,但是他們還小,做不了主,主要還是家長和經紀人帶走的。”

  違規離隊,根據政策,俱樂部會得到一些補償。但是焦鳳波也表示,這些賠償相對於俱樂部用於培養一個球員的費用,基本可以忽略不計,“而且俱樂部更看重的是這個球員,不是錢。”

  違規成本低,讓這些小球員,或者說這些小球員的家長和經紀人可以輕易地違背契約精神。綠城一名出走的小球員甚至到足協申請仲裁,希望隻交一些賠償金就將此事了斷。去年,高天語、黃鑫鵬就與綠城經中國足協仲裁委員會進入了仲裁程序。

  而另一個方面,這些小球員違規出走后還可以有俱樂部接納並且參加比賽,也說明如今關於球員轉會的制度體系尚不完善。

  若擅自加盟國外俱樂部的球員回國參加國際邀請賽,那麼原所屬俱樂部發現后可以向足協申請,取消他的比賽資格,因為比賽在國內,還好溝通,可是國外的比賽,就比較困難了。這也造成即使是違規加盟的球員,依然可以在國外隨隊打比賽。

  從球員角度來看,選擇離開的首要原因可能是希望能夠有一個更好的平台和回報。畢竟,綠城目前處於甲級聯賽,也不是揮金如土的豪門,確實會對球員的去留產生一些影響。

  但去盛岡仙鶴真的是海外鍍金嗎?盛岡仙鶴隊在日本J3聯賽,也就是第三級別聯賽,球隊排名倒數第三。目前在日本的小球員不少,但真正能踢上的寥寥無幾,隻有J2聯賽的高准翼算是認真留洋。

  其實,想往上走的心可以理解,方式與方法卻不能如此任意妄為。去年,焦鳳波對四個小球員離隊一事就表示,雙方從出發點來說,都沒有錯,但需要將雙方實現訴求的行為控制在一個“度”裡。

  老老實實搞青訓卻總是吃虧,這樣沒有“度”的操作,隻會對那些留在國內的小球員一些不好的誤導,會對中國青訓造成負面影響。但好在,這樣的球員還是少數。

  眼下的國足,或許要靠歸化才能沖出亞洲,長遠的中國足球,終究還是要靠青訓。還青訓一片淨土,中國足球才能真正擁有未來。

(責編:歐興榮、胡雪蓉)

推薦閱讀

2018俄羅斯世界杯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於6月14日至7月15日在俄羅斯舉行,這是世界杯首次在俄羅斯境內舉行,共有來自五大洲足聯的32支球隊參賽。【詳細】
世界杯賽程積分榜|射手榜|動態|圖片|視頻|評論|花絮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