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枚獻給國慶的金牌,來自比馬拉鬆還漫長的比賽︱2019多哈田徑世錦賽

“人民日報體育”微信公眾號 劉碩陽

2019年09月29日20:28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當地時間9月29日,中國選手梁瑞在比賽中沖過終點。新華社記者 賈宇辰 攝

當地時間9月29日凌晨4時許,多哈濱海大道依舊濕熱。女子50公裡競走經過4個多小時的鏖戰,象征勝利的焰火終於伴著梁瑞沖向終點的腳步點燃,中國隊奪得本屆多哈田徑世錦賽首枚金牌!

梁瑞的奪冠成績是4小時23分26秒。3分多鐘后,隊友李毛措錦上添花,第二個沖過終點。隨后,另一名中國選手馬發穎以第五名的成績完賽。

“這場比賽意義非凡,祖國即將迎來70華誕,祝願祖國母親繁榮昌盛,今天的金牌是獻給她的生日禮物。”梁瑞說。

走下賽道、披上國旗的梁瑞步伐輕盈、神態輕鬆,不太像剛剛經歷將近5小時苦戰的樣子。

比賽中,在不到25公裡處,梁瑞便加速拉開了與隊友李毛措以及衛冕冠軍、葡萄牙選手亨裡克斯等其他選手之間的差距。行至40公裡,梁瑞已把領先優勢擴大至99秒,而排名第二的李毛措也將同身后選手的差距擴大到3分鐘之多。

當地時間9月29日,中國選手梁瑞在奪冠后慶祝。新華社記者 賈宇辰 攝

相比對手,給梁瑞和隊友們帶來更大挑戰的或許是天氣和時差。

由於多哈白天氣溫基本維持在35攝氏度以上,馬拉鬆和競走等耐力項目隻能在稍微涼爽的后半夜進行。不過“涼爽”也是相對的,即使在凌晨氣溫也在30度左右,運動員同時還要克服時差的困擾。

“比賽時我的防暑降溫做得不錯,而且后半程基本就是一個人在走,所以比較輕鬆。”梁瑞說。

比賽時的輕鬆,是用訓練中的堅忍換來的。

9月22日,梁瑞作為首批前往多哈的中國田徑隊選手從北京啟程,23日深夜便開始了適應性訓練。

每天夜晚11點開始、10公裡起步,風景秀美的濱海大道邊上總能看到她和隊友們闊步向前的身影。“多哈這種高溫、高濕的深夜,前兩天走10公裡都要暈倒了。”但這樣的訓練一直堅持到了比賽前一天,也為最后的優異成績奠定了基礎。

付出又何止在這幾天。今年3月在安徽黃山舉行的多哈世錦賽女子50公裡競走國內選拔賽上,當時的該項目世界紀錄保持者梁瑞被寄予厚望,但她卻“走崩了”。

“身體狀態很差,吐了好幾次,”梁瑞當時僅是勉強完成了比賽,不僅沒能以前三名的身份拿到世錦賽的入場券,自己的世界紀錄也被奪冠的劉虹奪走,“我本來是沒有資格參加世錦賽的。”梁瑞說。

5月在江蘇太倉舉行的世錦賽女子20公裡競走選拔賽中,劉虹又獲得了該項目的世錦賽名額,作為該項目世錦賽衛冕冠軍的她決定放棄50公裡的名額。於是,中國田徑協會決定將這一空缺的名額給予曾經創造過世界紀錄的梁瑞。

“今天的比賽機會來之不易,我也要感謝虹姐(劉虹)。”梁瑞說。

世錦賽名額的失而復得讓梁瑞備受鼓舞,也投入了前所未有的重視,高質量地完成了每一堂訓練課。這樣的強度,以前的梁瑞是“抗拒”的:“距離太長了,太磨人了,對女孩很殘忍的。”

2017年底,當教練第一次勸說她從20公裡轉項至50公裡時,梁瑞多少有些抵觸,當時她訓練中走過的最遠距離也不過是30公裡。

或許是教練眼光毒辣,加上梁瑞天賦非凡,2018年的競走世界杯上,梁瑞第一次參加50公裡的比賽便以4小時04分36秒打破了世界紀錄。

多哈世錦賽的奪冠了卻了梁瑞的一樁心事,也激勵她去完成下一個夢想——2020年東京奧運會。由於奧運會沒有女子50公裡競走項目,意味著梁瑞還將重新轉回20公裡的距離,但她已做好了准備,“肯定是要轉項的,因為奧運會是每一名運動員的夢想。” 

(責編:胡雪蓉、楊磊)

推薦閱讀

70年,共同走過 對話兩代體育人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哨聲體育工作室和人民網人民體育聯合推出“70年,共同走過·對話兩代體育人”欄目,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重溫歲月激情,感悟愛國情懷,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詳細】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