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體育>>人民足球>>中超

天海解散不該只是一聲嘆息

趙曉鬆
2020年05月13日08:41 | 來源:北京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天海解散不該只是一聲嘆息

  “經過深思熟慮之后,在萬般無奈和不舍之情之下,俱樂部不得已做出決定,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正式宣告解散。”昨天中午,隨著一紙官方公告,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幾個月來的“自救”宣告失敗,正式解散。

  本報記者梳理后發現,天海隊成為繼四川冠城隊(2006賽季)、大連實德隊(2013賽季)后,第三支因俱樂部解散而放棄中國足球協會超級聯賽參賽資格的球隊。

  一場失敗的自救

  天津天海俱樂部前身為2006年成立的呼和浩特濱海俱樂部。2007年,俱樂部遷至天津,並更名為天津鬆江俱樂部。2015年7月,俱樂部更名為天津權健,並在2017賽季升入中超。

  2019年1月,權健俱樂部投資方涉嫌傳銷犯罪和涉嫌虛假廣告犯罪被立案偵查,天海成為了這支曾經打入亞冠聯賽8強的津門球隊的新名稱。2019賽季中超聯賽,失去投資商的天海隊被天津市體育局托管,並在不被外界看好的情況下,成功保級。

  “在過去4個月中,俱樂部拿出了最大誠意,竭盡所能爭取2020賽季中超聯賽的參賽資格。但事與願違,盡管俱樂部做出了最大努力,很遺憾,未能達成所願。”正如昨天的解散官方公告所說,進入2020年之后,天海俱樂部一直努力尋找有實力讓球隊留在中超的新投資人,甚至採取了“零元轉讓”這種“極端”方式。

  3月12日,天海俱樂部曾宣布與萬通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達成協議,將俱樂部股份全部轉讓給后者。不過,由於轉讓發起時間晚於《中國足協職業足球俱樂部轉讓規定》中明確的每年1月10日前,中國足協在4月叫停了天海與萬通的這次股權轉讓。此后的一個多月裡,天海、萬通以及天津市體育局等方面試圖通過談判,讓萬通以贊助商的形式支持天海俱樂部,幫助球隊獲得2020賽季中超參賽權,但最終談判破裂,天海俱樂部隻能宣布解散。

  無法承受的投入

  天海俱樂部宣布解散后,眾多球員、記者、球迷都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遺憾與惋惜之情。但同時,也有不少人開始反思,究竟是什麼壓倒了這支中超球隊?

  事實上,作為中超俱樂部,天海的解散讓外界惋惜,但在更低級別的聯賽中,俱樂部解散早已不是新聞。僅進入2020年后,就有廣東華南虎、四川隆發、延邊北國等中甲聯賽和中乙聯賽參賽俱樂部先后宣布解散。

  盡管“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中國各級職業足球俱樂部解散的原因,歸根結底就在“錢”字上——各項支出持續飆漲帶來的投資門檻越來越高,以及始終無法像成熟職業聯賽俱樂部那樣實現多元化收入的困境,讓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投資人隻能持續“燒錢”。中超“八冠王”廣州恆大俱樂部近期發布的2019年度財報顯示,俱樂部的營收雖然達到了創紀錄的7.82億元,但運營成本高達24億元。

  有統計顯示,在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的運營成本中,球員、教練員的薪資佔比70%。正因此,疫情期間各俱樂部就合理調整薪酬達成一致。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也看出了高薪酬對職業足球發展的危害,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斬釘截鐵地表示,中國各職業俱樂部不僅將在疫情期間降薪,未來也會繼續合理規范薪酬,“必須擠掉泡沫,否則中國足球就沒有未來。”此外,去年年底決定成立的職業聯盟,也將對球員薪資進行規范。

  除節流外,中國各職業足球俱樂部也需要探索開源之路。盡管近年中超聯賽在轉播版權、贊助商等方面收入有了明顯增加,但相比成熟職業聯賽仍然有不小的差距。此外,頂級聯賽中的中小俱樂部以及低級別聯賽中的俱樂部如何更好地生存和發展,也需要各方共同尋找解決方案。

  從這個意義上說,天海俱樂部解散,留給中國足球的不應該僅僅只是一聲嘆息。

(責編:郝帥、楊磊)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