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於欠薪 11家俱樂部因欠薪等被取消注冊資格

王帆

2020年05月24日09:49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毀於欠薪 11家俱樂部因欠薪等被取消注冊資格

  11家俱樂部因欠薪等被取消注冊資格 擁有67年歷史的遼足最讓人唏噓

  毀於欠薪 遼足解散值得深思

  大限已至,遼足終究沒能挺過去。再多不舍,都要說出這聲再見﹔再多惋惜,都要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5月23日上午,中國足協官方公布了獲得2020賽季中超、中甲、中乙三級職業聯賽參賽資格的俱樂部公示名單,同時共有11家俱樂部因為欠薪等原因被取消職業聯賽注冊資格,遼足便是其中一家。

  2020年這個對於每個人來講都不同尋常的年份,對於一些職業俱樂部,更是灰色的,他們在和過去做著告別,而這告別的方式就是從中國足球職業版圖上消失。擁有67年歷史的遼足,無疑是最讓人唏噓的那一個。

  結果早已注定

  遼足人堅守到最后一刻

  3月13日,是中國足協要求的乙級俱樂部提交遞補材料的截止日期,也就是在這一天,遼足進入到“等死”的階段。此前,遼足的工作人員和很多人一樣,受疫情影響一直在家辦公,球隊自春節前的第一階段冬訓后沒有再重新集中訓練,一來是受到疫情影響處於自我隔離或者是放假狀態,二來則是眾所周知的原因,他們都在等待著俱樂部和球隊最終的命運。然而,長達兩個多月的無望等待,遼足這次真的沒了。

  這裡需要來梳理一下有關2020賽季職業聯賽准入的一些關鍵時間節點,因為這一次的時間節點較之以往很不同。1月15日,原本是中國足協最初規定的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截止時間,但是鑒於中甲、中乙、中冠聯賽的部分俱樂部在2019年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經營困難,足協決定延后中甲、中乙聯賽俱樂部以及申請參加2020年中乙聯賽的中冠俱樂部的所提交的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提交截止時間,先是推遲至1月31日,后又因受到疫情影響,截止日期又被推遲到了2月3日。

  遼足近年來一直深陷欠薪傳聞,球隊在2019賽季前也面臨著嚴重的經營危機,外界擔憂遼足一旦不能解決欠薪的問題,將面臨被取消注冊資格的危險,不過最終俱樂部將2019賽季中甲聯賽注冊的相關材料交至中國足協,參加了2019賽季的中甲聯賽。

  2019賽季結束后,遼足是通過附加賽才涉險保級成功留在了中甲,然而保級沒能帶給這支球隊太多喜悅,而是那些老生常談的問題到了2020賽季開始前愈演愈烈,遼足是少數沒有按照足協最初規定的時間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的俱樂部之一。

  時間到了2020年2月3日,遼足最終如期提交了工資獎金確認表,但上面的球員簽名卻惹來爭議,后來,多名遼足球員向中國足協發去了申訴信,稱簽名是偽造的。一時間,這個老牌俱樂部再一次被推到了懸崖邊。中國足協要求俱樂部2月28日前必須結清2019賽季所有的工資獎金並提供相關証明,遼足雖然如期向足協提供了相關材料,但唯獨沒有將結清2019賽季所有工資獎金的相關証明拿出手。

  最終死於欠薪

  球隊解散值得各方深思

  從沒能如期交出結清2019賽季所有工資獎金的相關証明那天起,遼足的結局其實已經基本明朗了,中國足協對於這家俱樂部的前景也有了基本的判斷。

  3月4日,蘇州東吳、江西聯盛、四川九牛、昆山FC、河北精英、武漢三鎮6家中乙俱樂部分別收到了足協下發的《關於相關俱樂部提交2020職業聯賽遞補申請及相關材料的通知》。這意味著如果中甲俱樂部的名額出現空缺,上述中乙俱樂部將可按順位依次遞補。在遼足之前,四川FC和廣東華南虎已經提前退出職業聯賽,前者沒有向足協遞交參加2020賽季中甲的相關審核材料,用“沉默”宣布主動放棄了征戰新賽季,后者則是轉讓未成功、工資獎金確認表也沒有提交。足協下發提交遞補申請材料的通知,意味著還會有俱樂部繼續無緣新賽季,遼足的缺席已經成為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如未能按時提交文件或相關文件不符合要求,中國足協將直接取消該俱樂部職業聯賽的注冊參賽資格。

  表面上,遼足最終毀於欠薪,但這些都是長時間積累的隱患所導致的,究其原因是復雜的。大股東沒有為球隊提供能夠化解危機大筆資金,有關方面也沒能在扶植政策上一一兌現落實,沒有任何支持能夠証明和保障遼足新賽季的資金有著落,又趕上當下大環境的特殊性,遼足這次真的扛不住了。其實在遼足的歷史上,“差錢”已經是老生常談了,早在2003年,遼足就出現過資金問題且缺兵少將,那一年是球隊征戰甲A期間最艱難的一年。進入到中超時代,遼足也是幾經易主,在金元時代洶涌而至之下,遼足隻能在中下游徘徊。2017賽季結束后,降入中甲,再也沒能重返中超,人力和財力上的雙重缺失,讓遼足即便是征戰中甲,日子都過得那麼艱難。

  遼足只是今年退出職業聯賽的隊伍之一,但這樣一塊在中國足壇算得上歷史悠久的牌子就這麼倒下了,著實令人感到悲涼。中國職業俱樂部造血功能的缺失,使得它們必須依靠投資人不斷地投入才能得以維持,而想要有更好的成績,那就是投資人不斷加大投入。雖說搞足球就是大消耗,但是作為職業足球俱樂部本身來講,用足球的方式自我供給的能力同樣重要。願遼足的消失能夠為業內亮起警示燈,讓這段被終結的歷史擁有它更深刻的意義。

  老牌球隊曲終人散

  遼寧足球的腳步還在前行

  這一代遼足人一定不曾想到,自己竟是這個老牌球隊的最后一代人,他們親身經歷著這家俱樂部的重重困難和多次化險為夷,也親眼目睹了它走到了解散這一步。

  在遼足的歷史上,人們可以尋到當年屬於中國球隊的一些輝煌戰績。比如,球隊1989年獲得的亞洲俱樂部杯賽冠軍,這是中國足球歷史上第一次奪得亞洲冠軍,又比如,從1984年到1993年的十年時間裡,遼足雄霸中國足壇整整10年,締造了一個“十冠王”的時代。遼足人也在中國足球的發展中舉足輕重,李應發、王洪禮、張引、馬林等不同時期帶領遼足的教練都在當年那個時期留下過很多烙印,遼足培養的球員更是讓中國足球受益至今。

  遼小虎這個名字,熟悉中國足球的人都知道,上個世紀90年代后期,遼小虎威震職業賽場,李鐵、李金羽、張玉寧等是當年遼小虎的代表人物,在那個年代,他們可是中國球員中響當當的人物,如今他們中的很多人依然在各自的崗位上為中國足球貢獻著力量。在當時那個年代,遼寧的足球沃土上人才濟濟,讓遼小虎這個名號在相當一段時間裡“后繼有人”。

  可是,也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遼足都存在著嚴重的人員流失的現象,那些曾經代表遼足在賽場上大殺四方的球員,很多都在后來選擇了遠走他鄉。

  球隊解散,隊員們將何去何從?不少球員早已經開始自謀出路,那些自己找到下家的球員在俱樂部被取消注冊資格后將可以正式以自由身加盟新東家,而那些沒有著落的球員則將面臨職業危機。不過此前有消息稱,遼寧的另一家職業俱樂部沈陽城建俱樂部已經做出承諾,將會接收遼足的球員和梯隊,從種種跡象來看,沈陽城建俱樂部將成為當地重點扶持的對象。

  遼足最終沒能起死回生,遼足的部分球員若能順利加盟沈陽城建或是自謀出路找到新的下家,將是對他們職業生涯的一種延續,也是當下這個時期最好的歸宿。2020賽季,沈陽城建將征戰中甲聯賽,球隊的教練組成員和俱樂部的一些要職都是由老遼足的名將擔任,他們熟悉遼足的過去,也對遼寧足球充滿感情。沈陽城建的投資人庄毅是遼寧人,也是當年遼足一代領軍人物。如果一切事務都能夠如願順利對接,那麼從某種角度來看,沈陽城建肩負著新遼足重振旗鼓的重任,那也算是對老遼足最好的緬懷吧。

  曲終人散,我們都熟悉的那個遼足的故事已經結束了,無論是痛惜還是哭泣﹔生根發芽,遼寧足球的未來還在遼足人的手上,也許未來的某天也會枝繁葉茂。

(責編:楊喬棟、楊磊)

推薦閱讀

70年,共同走過 對話兩代體育人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哨聲體育工作室和人民網人民體育聯合推出“70年,共同走過·對話兩代體育人”欄目,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重溫歲月激情,感悟愛國情懷,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詳細】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