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體育

專家:中國反興奮劑工作獲國際肯定 要尊重興奮劑案仲裁結果

2020年06月12日08:28 |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小字號

編者按:2019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體育強國建設綱要》(簡稱《綱要》)。《綱要》詳細列出了我國未來體育建設的五大任務和九大工程,為中國體育強國建設規劃了路線圖。近期,人民網體育部開設《“體育強國”大家談》欄目,對標《綱要》中提出的明確目標和任務,邀請各相關行業官員、專家、學者、資深媒體人等,結合體育事業發展現狀和未來願景,對《綱要》進行剖析和解讀。“為體育強國夯實法治之基”系列圓桌是“體育強國”大家談的專題論壇之一。

人民網北京6月12日電(歐興榮)中國反興奮劑機構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之間的合作情況如何?應如何看待興奮劑糾紛的仲裁結果?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中國反興奮劑中心聽証委員會主任委員黃進,福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國際體育仲裁院(CAS)反興奮劑庭仲裁員李智,首都體育學院教授、CAS反興奮劑庭仲裁員韓勇,日前做客由人民網體育部和中國政法大學體育法研究所共同打造的“為體育強國夯實法治之基”系列圓桌論壇,對相關話題展開了探討。

中國反興奮劑工作得到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高度肯定和贊揚

“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以及國家體育總局相關機構,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合作非常好,溝通渠道非常暢通。”黃進介紹說,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現有一位中國籍副主席楊揚,在WADA執行機構裡,也有很多中國籍成員,雙方在溝通上沒有問題。作為一個體育運動大國,世界的大型運動會、體育活動基本都離不開中國的參與。中國反興奮劑工作開展的時間盡管不是很長,但一開始就嚴格按照國際標准執行,得到國際體育界的普遍認可。中國在該領域的話語權,也在不斷地增強,一些世界級運動會要在中國舉行,會委托中國反興奮劑機構進行檢測,予以充分信任。此外,對一些世界級的中國籍運動員,中國相關機構會按照反興奮劑的規則要求,對他們進行跟蹤、檢測和檢查。

“國際反興奮劑體系和國內反興奮劑體系在規則和機構上互相認同、互相認可,在檢測和管轄上相互交叉,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集指導、輔助、配合、監督於一體的整體框架。”李智表示,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對國家反興奮劑機構在規則和管理上給予一定的指導,並對國家反興奮劑機構下屬的實驗室進行認証,國家反興奮劑機構採集到的樣本,隻有在獲得國際反興奮劑機構認可的實驗室進行檢測,才能獲得國際層面的認可。2018年國際奧委會成立了新的國際檢測機構(ITA),這是獨立非營利機構,有權自主決定何時何地對何人實施藥檢,現在國際各個單項體育聯合會逐漸委托ITA檢測,ITA進行的採集工作也可交由各個國家反興奮劑機構協作完成,未來興奮劑檢測在國際和國內層面會更加統一。

韓勇表示,據她了解,WADA在出台新政策之前,對中國方面提出的意見、建議都比較重視。“近些年,無論是公開的場合,還是私下的場合,WADA都對中國的反興奮劑工作給予高度的肯定和贊揚,而且中國的反興奮劑工作效率非常高,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也樂於聽到中國的聲音。”

要尊重體育仲裁對興奮劑案件做出的結果判斷

體育運動的群眾性很強,社會普遍關注,出現一些反興奮劑的案子,特別是知名運動員的案子,幾乎全民關注。黃進表示,對待涉興奮劑的具體案件,他主張秉持客觀、公正、理性的立場,要高舉反興奮劑大旗。因為反興奮劑的主要目的,一是維護運動員的身心健康,二是促進體育競賽的公平性。“運動員體內若有興奮劑,無論是主觀故意還是誤服的,都會對他的身心健康造成傷害,都會影響體育競賽的公平,所以,必須堅決對興奮劑說‘不’。”

“公眾輿論的評價不能走向民粹化,這很重要!” 黃進主張尊重體育仲裁對涉興奮劑案件做出的判斷,無論是單項體育組織最初的判斷,還是按照程序進入到國際體育仲裁院,甚至進入到其它的司法程序,判斷結果一旦出來,隻要仲裁員沒有道德瑕疵,依據的法規沒有漏洞,程序上做到公正,就應該尊重。“運動員的示范效應非常大,反興奮劑工作如果能很好的推動,對整個國民素質、誠信的促進作用很大。”

“涉興奮劑案件比較吸引眼球,特別是如果涉及到我國的運動員,我從中得到的觸動和啟發是,要充分了解規則、掌握規則和運用規則。” 李智表示,要認清世界反興奮劑體系的構成是怎樣的,反興奮劑機構在其中起到什麼作用,單項體育聯合會起什麼作用,國際體育仲裁院有什麼作用,各個組織之間運轉程序是怎樣的,客觀看待處罰過程中規則制定和適用秉承是怎樣的路徑和方式。“不能單純地說哪裡對、哪裡不對,或者完全從主觀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李智繼續表示,我國是個體育大國,應在這個認知基礎上梳理與國際體育組織間的關系,通過具體的人才資源和渠道參與世界反興奮劑活動和國際體育治理中去,深度參與規則的制定,以便能夠更好地運用規則。在此基礎上,完善國內相關規定,更好地與國際體育治理結構銜接協調。

“涉興奮劑的處罰和糾紛解決,是非常專業的事情,專業的事情還是要由專業的人來干。”韓勇認為,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勝任反興奮劑工作,中國有不少高水平做體育訴訟、尤其是興奮劑訴訟的法律人才。卷入興奮劑爭端的運動員和團隊請到一流的法律團隊后,專業人士的建議,比如是開庭審理還是不開庭審理,庭審時什麼樣的態度對運動員更有利,是絕不認錯、據理力爭,還是誠懇認錯,爭取減輕或者免除處罰,這些細節建議都會給到當事人。“畢竟是這麼多年積累出來的經驗,他們熟知相關規則,要尊重他們的意見。”

(責編:歐興榮、胡雪蓉)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