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变身孩子王 叶冲转型当校长享幸福生活--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多情剑客变身孩子王 叶冲转型当校长享幸福生活

2011年01月07日08:43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叶冲如今的生活,简单甜美。

  雅典奥运会前,叶冲与当时还在上大三的吴昊在采访中相识。当时还是在电视台实习的昊昊在和叶冲一来一去的采访中相恋、相知、相许,最后步入婚姻殿堂。雅典比赛结束后,叶冲没有回国家队报到,而是直接飞回了上海,来到了妻子的身边。虽然年龄差了一轮,但叶冲的包容与疼爱使妻子每天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在家里她绝对是老大,我都听她的。”叶冲毫不掩饰地说。不久,他们的女儿出世,小家伙更是两人感情的纽带。

  现在,女儿已经4周岁了。说到这个宝贝疙瘩,叶冲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温柔起来,“现在都是一个孩子,我当然比较宠她,她也特别喜欢粘着我。也许是因为我年纪比较大才有了这个女儿,所以稍微宝贝一点,应该也不过分吧。我是比较传统的,觉得结婚生子、共享天伦就是人生最美好的事了。”出生在3月底的叶宝宝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叶泽雨,“那是春雨泽物的意思,主要希望她能够茁壮成长,根深叶茂。”叶冲期许道。

  剑校的工作很忙,作为校长的叶冲现在还算朝九晚五,学校同时配有专门的运动员食堂,伙食很不错。但只要有机会,一下班叶冲就往家赶,为的是陪女儿一起吃饭。“我回家就是为了陪女儿一起吃饭,她妈妈有时候电视台很忙,不回家吃饭,不过只要有机会,我就希望一家人一起好好吃顿饭,共享天伦之乐。”

  虽然大多数时间女儿都由亲戚帮忙带着,但只要爸爸一回家,女儿就只认叶冲。“她要去哪里玩,我就跟在她后面。无论现在还是将来,我想,让孩子快乐才是我最大的心愿。现在她上幼儿园了,我一回家她就会拖着我玩。吃完晚饭她就会让我陪她去大宁绿地兜兜,或是去超市逛逛。”

  谈到这个女儿,叶冲满脸幸福。当然,这全是妻子的功劳。“我老婆还是很体谅我的,我工作忙她也很支持。她知道我年纪大了,所以我们结婚以后很快给了我一个孩子,一怀孕就停下电视台的工作,产后半年才又重新上班。她以前是主持人,现在是搞幕后工作。现在回到家听到女儿叫我一声爸爸,所有的压力和劳累一下全没了。”

  快乐转型,家有一女万事足

  深邃的眼睛,淡定的神情,却难掩周身散发着的佐罗般的剑客气质,这就是“三剑客”中的老大叶冲。雅典奥运会后,他回到上海,回归剑校,来到基层,从运动员转型为教练,在虹口剑校担当男子花剑一线队伍的主教练,培养新一代花剑运动员,期待他们能圆了当年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奥运冠军梦。

  当初,国家队希望他执掌男花的教鞭,被他婉言拒绝了。理由是未婚妻在上海,自己年龄也大了,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快点结婚生子,和家人在一起。回到上海,叶冲在生于斯长于斯的虹口买了婚房,离坐落在虹口足球场的虹口剑校只有10分钟的车程。

  只有周日休息,平日和学生们同吃同住,生活中的叶指导更像是个孩子王。除了训练,叶冲在剑校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宿舍,这间“多功能”宿舍位于虹口足球场训练馆的三楼,大约10平方米左右,也是他平时工作和值夜班的地方。走进宿舍,床头挂着北京奥运会的背包,还有若干运动服,稍有些杂乱。

  不过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实木的相框,照片里是一个可爱的女婴,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留着出生后还没修过的胎发。相框里是叶冲宝贝女儿叶泽雨出生70天的照片,一边写字台后面有一部红色的小轿车,是女儿来看爸爸时在足球场里玩耍的“御用坐骑”。

  如今女儿已经4岁了,比起那张70天照片更美了。对此,叶冲津津乐道,笑容不断,而他的手机屏幕和后盖更满是女儿的靓照。不过叶冲不想把女儿的样子曝光,期望她在不受干扰的环境下健健康康地长大。现在对叶冲而言,国家队教练也好,一线队伍也罢,什么都是浮云。虽然赶上队伍集训,叶冲每周只能回家两三次,但是只要一想起女儿,每天的工作都是轻松的,再多的奥运会金牌都比不上女儿重要。现在的他,有女万事足。

  多情剑客变身孩子王

  “60后”的叶冲在20岁就拿到了世界青年锦标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在大器晚成的花剑界可以称得上是神童。

  上世纪90年代,叶冲、王海滨,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一度风流世界剑坛。技术无可挑剔的他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与奥运金牌失之交臂。

  奥运赛场,千年老二。叶冲的命运似乎始终被裁判左右。“奥运场上,你最怕什么?”“裁判拿了好处,有意误判弄耸我们!”叶冲说得很波澜不惊。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

  那天,大家表现得都很好。叶冲更是一开局就突袭得手,打出了5比2的小高潮。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此后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大力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落败,让四年磨一剑、梦断悉尼的叶冲最终梦碎雅典。

  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35岁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成绩斐然、功勋彪炳。1989年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首位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北京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雅典一役,叶冲已过而立之年,这是他最后一搏,却输得莫名其妙。“我心中始终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坦言。

  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比赛当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开始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再去。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但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毫无准备,然后稀里糊涂就输了,赛后,叶冲默然离开,留下孤独背影。

  如今事业核心:剑校总教头

  雅典奥运会结束,三人各奔东西,王海滨和董兆致都当上了国字号的教头,唯有叶冲还窝在上海,执教一支市队。虽然叶冲也一度彷徨,击剑运动缺乏社会关注和支持,不少优秀运动员早早地退役另谋出路,继续从事击剑事业值得吗?最终,叶冲凭着对花剑的热爱和信念,战胜了种种诱惑和困难,留了下来。“运动员也好,教练也好,行政也好,心态决定状态。”恬淡的叶冲一笑泯往事。

  如今,在虹口剑校里,叶冲和学生们朝夕相处,他已经习惯了教练员的生活,以前的事都烟消云散了。“2004年就想冲一下,击剑需要很快的反应,当时已经35岁了,年龄大了,各方面反应和速度都差了,就想拼一下。谋事在天,成事在人,心态很重要,过去的就过去了。”

  不出早操就7点起床,早上8点30分到11点,下午2点30分到5时都是训练时间。11点半和晚上6点准时开饭。这就是叶指导现在的生活,而他的弟子们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好在从1997年开始叶冲就已经是运动员兼教练员,对于这群孩子,他的教学经验可算丰富。“我一般都是和大家吃完晚饭再回家。每星期还要值班两天。训练时我想我是严厉的。学生们怕不怕我不好说,但至少,威信是有的。”口吻里,有了叶指导的腔调。

  前段日子,叶冲受邀广州亚运会和残亚运会做裁判,感慨良多。“做裁判这个经历对当教练来说很好,可以从中发现击剑的发展趋势、裁判判罚的尺度和各地运动员的水平。而且雅典后引进了网球的鹰眼,判罚更加公平公正公开,大家良性竞争。不会像2004年的那一场一共45剑里有七八剑是误判。”不过,执教头两年,学生的成绩并不理想,叶冲很苦恼。

  “我已经不记得虹口剑校上次夺得冠军是什么时候了。真的,说起来还真的很感慨,也许还是我在队里的时候吧。后来自己当了教练,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拿冠军。这不仅仅是成绩,对队员们自己来说,拿一次冠军会给自己提高很大的自信心。在他们没有拿冠军的日子里,说实话,我对他们失望过,也对自己怀疑过。我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我从不否认,但是作为教练呢?不抛弃,不放弃。在今天的比赛中,我的学生们发挥出了超水平。在落后的情况下,一剑剑地追赶,扳平,超过。我看得出,他们的心理成熟了!虽然这是团体冠军,但我仍为我的学生们感到高兴。我相信此刻的你们也在为自己的胜利而喜悦。加油吧!为你们自己加油!”2007年,叶冲带领的团队首次获得团体冠军,他兴奋地写下了这篇博文,还自己掏钱请大家去日本料理撮了一顿。

  此后,全国冠军系列赛,孩子们的战绩仍不理想,但叶冲还是决定带着学生在大理、丽江玩了三天。“现在的孩子,自然比我们那个时候难带多了。教育他们要有理论知识,不能凭感觉。所以说训练上要严格要求,生活上也要多多交流。”和孩子们在一起,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身高1米78的叶冲,74公斤的健硕身形如今已经勇超80公斤大关。

  心中有个梦:普及击剑

  练乒乓球、羽毛球的孩子身边比比皆是,但练击剑的是听也没听过。

  从事击剑、热爱击剑的叶冲有一个梦想,希望击剑这个项目能够普及。“我们国家要从体育大国发展到体育强国,需要的是群众体育、全民健身。就像乒乓球,玩的人很多,群众力量很大。而击剑,听上去像贵族运动,练起来很麻烦,所以现在人家都不愿意练,想要出成绩就更难了。”说到这里,叶冲沉思道:“其实我们当教练的思维也要转变,不要一来就必须让人家练专业的,要慢慢学习,先培养孩子的兴趣,当是玩来练,不一定非要是竞技体育。练的人多了,群众体育上去了,竞技体育自然就会好。”

  对于一些想练击剑又苦于设备难买、怕设备太贵的群体,叶冲解答道:“一套国产的击剑设备包括服装和剑就1000块出头,可以用很久。如果孩子来少体校练,那么设备是免费提供的,一个月全部费用大概就200来块,比起钢琴啊,音乐啊要便宜很多。”

  当然,叶指导也想过不收费,免费教学,吸引更多的孩子来认识这项运动。可是真的免费的话,又怕人家会觉得不值得,想法太多。“我想让大家先上一些免费的普及课,然后再看是否要上需要花钱的提高的班。其实练击剑可以提高协调性、灵敏性,还可以锻炼心理素质,培养抗挫折能力。击剑是双方对抗的,要战胜对方,要有逻辑思维,需要很多准备。总之开一些不同目的的班,先让别人认识一下什么是击剑,再让大家选择是否要练下去。”

  不过想要靠练击剑出成绩,时间可不短,全国成年组拿个好名次基本要练8年。“现在孩子都是10岁开始练,我当初是13岁。因为击剑项目需要记忆,六七岁的孩子会记不住。还有就是安全,怕刺眼睛。小孩子会顽皮不听话,喜欢自己瞎玩。小运动员比较多的话,教练看不过来。说不定运动员不听教练告诫不戴面罩就刺到眼睛了。总之,我觉得练击剑首先不要想如何去赚钱。”叶指导解释得很详细。

     


(责任编辑:温静)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网友留言留言0

用户名  密码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