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篮队员笑称训练场像监狱 退役后竟转行当城管--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女篮队员笑称训练场像监狱 退役后竟转行当城管

2011年07月04日09:43    来源:《新闻晨报》     手机看新闻

  比起一些想要进入专业队却苦于无门的女孩来,现在住在梅陇基地里、每天和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般训练的姑娘们,可谓是打篮球的娇子们了。可当围墙外面有人投去羡慕眼神时,女篮的姑娘们却向往着外面更自由的生活,甚至有人开玩笑称自己是住在“女子监狱”里,惟一的不同就是“周六练完了可以回家住一晚上”,而这,也成为了她们中不少人每周最大的盼望。

  实际上,各地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人才流失情况。相对于男篮可供选材的面更广、待遇更优厚,也更容易留住人的现状,女篮在后备人才紧缺方面的问题显得特别突出。

  徐洁云退役后当了城管

  因为差不多每周都会在一起打球的缘故,记者认识徐洁云好长时间了。但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将眼前这个还不满26岁的前上海女篮球员跟城管这份工作联系到一起,不过徐洁云基本上只需要待在办公室里,她做的是内勤工作。她现在的工作,跟篮球不再有丝毫关系。

  坐在我的对面,面对我连珠炮般的发问和凭借第一反应回答问题的要求,小姑娘多少有些局促。这不是女篮比赛结束后的常规问答,而是一次有关她退役后生活的访谈——况且,她在上海女篮的日子里,也鲜有记者采访她。“城管是你理想中的工作吗?”“不是,我最初的理想是退役之后当一名老师。”“为什么没当成老师?”“学校(体工队)的分配。”“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我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退役,应该说,现在也算是个铁饭碗吧。”

  2002年上调至上海女篮青年队的徐洁云开始进入体工队,直至2010年女篮联赛结束后退役,在梅陇基地里待了有八、九年,大大小小比赛打了无数,最拿得出手的成绩,就属青年队时拿过两、三次全国亚军了,WCBA联赛打过四届,基本都在为保级而苦苦挣扎,进入成年队之后最好的成绩,是2007年全国城运会的第六名。除此之外,篮球能够给她留下的印象,“恐怕就属跟同龄人比起来,出国的机会多一些,接触到的外面世界的新鲜事物比较早一点,人生的阅历较丰富。”当然,留下的决不仅仅是回忆,常年的训练和比赛让徐洁云的膝盖积劳成疾,她经常会在半夜因为小腿抽筋而痛苦地醒来,然后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这几乎是所有篮球专业运动员的职业病,长期训练和比赛,让她们的膝盖成了最脆弱的地方。“那应该也多少赚了些钱吧?”“没”。

  徐洁云在退役前,最好的时候工资和训练费加起来,一个月可以领到4000多元,但那段黄金时期很短,除了刚进青年队那会儿,她能拿到1000元出头的基本工资之外,大多数时间里,也就拿着两、三千块的月收入。记者粗略地算了一下,按她平均每个月三千块的水平,九年里不吃不喝不花销,也不过能攒下30万出头,“买个房子的首付都不够。相对来说,女篮运动员的待遇是偏低的,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

  难以置信?告诉大家一个段子:北京奥运会前后,辽宁女篮的国家队主力陈晓莉和俱乐部签下一纸合约,年薪20万元,被业界奉为天价合同!

  现在的这份工作,徐洁云说,也要感谢自己曾经的篮球经历。在退役时她所面临的选择跟别人一样——篮球队教练、体育老师,要么是去做城管公务员。体工队给予退役球员的出路安排,大致就是这么三种、总共有30多个单位可供选择。为什么选择城管,主要还是因为退役时有三门关系到教师师资的课程没有得到承认,没能拿到教师资格证,再去重新进修又会耽误分配,徐洁云最终选择了这份跟篮球距离最遥远的工作,“是的,无论以后是去做教练还是做老师,我依旧可以接触到篮球。但当了城管,那也就意味着,我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据记者所掌握的资料,退役后选择城管这个行当的,还不止徐洁云一个。

  在现在的徐洁云看来,目前的工作还不错,据说女孩子要进城管门槛还颇高,一旦入了职,这份国家公务员的工作能提供的收入至少不会比普通的白领女性差。徐洁云透露,自己现在朝九晚五的工作(早上8点半到傍晚5点半),年收入差不多也能维持在8至10万之间,算是挺理想的了,“跟以前打球时充满活力和激情相比,现在的生活方式算是回归平淡了吧,自己慢慢地也开始适应了。”徐洁云的身边还坐着一名前队友,后者至今只拿着三千多的工资,想换工作却暂时没有门路。至少在这一刻,和自己的闺蜜比起来,她是满足的。

  与篮球无关的日子,她还是割舍不下十多年来的深厚情感,业余时间到处找球局去和男性篮球爱好者一起活动,去年又参加了市运会,“我想我还是非常热爱篮球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如果条件允许,我倒还想回到女篮去打球,只不过,生活已经很难再退回到当初了。”

  董博 出国留学引发的思考

  在上海青年女篮队中,来自辽宁的前锋董博曾被看作希望之星,无论是投篮还是行进技术,在她所司职的前锋的位置上,相比同龄人来说条件都算是不错的,去年全国青年女篮俱乐部联赛结束后,还被选进了国青女篮前往北京集训。这样一个球队的主要培养对象,按说会有着光明的前景,可不久前,董博通过家里人的关系,在上海女篮办理了手续,离开中国选择前往新加坡一边读书一边打球。“这对于球队来说肯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毕竟我们这支女青的现有人员在前锋线上比较缺人,董博一走,我们在这位置上就更加薄弱了,而且全运会在即,现在这个时候再到外地找苗子显然是不现实的,找来了也很难迅速融入到球队的体系中去。外界对于女青在下届全运会上的夺牌期望比较高,现在搞得我们很被动。”一名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董博已经不是第一个“出逃”的上海青年女篮队员了,就在前年,在青年队效力了五、六年之久、即将上调一队的冯源也将个人关系转出,前往美国深造,并且其身影一度出现在NCAA女篮的二级联盟中。

  一名中国台湾籍教练和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年亚青赛,这名教练带队遭遇了国青女篮,他非常看好中青队的一名前锋,于是半开玩笑地试探对方的收入,结果“高得直接被吓倒说了再见”。和半职业的台湾联赛选手比起来,大陆球员的收入肯定有优势,但一如众人所知,女篮的经济状况远不能与男篮媲美,国内绝大多数球员所领到的薪水,也就相当于普通的白领阶层,一旦退役之后,势必还要寻求一份稳定的工作来养家糊口。在一个私人聚会上,上海女篮一队的一名主力队员就这样调侃一名男篮青年队的队员:今天还不得由你来买单啊?你们都是领年薪的人了,我们这种还按月拿工资的人哪儿好意思把皮夹子拿出来啊!据了解,上海女篮主力队员的月薪也就是4000元人民币左右,然后加再上一些训练费,由于联赛赢球很少,过去10个赛季上海女篮的胜率从未超过45%,甚至2005-2006、2006-2007两个赛季加起来,29战一共才赢了3场,“赢球奖金可以忽略不计了,即便赢了也拿不到几个钱。”

  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即便已经站上了全国最高的竞技舞台,聚光灯背后的姑娘们依然有着各自的辛酸。不少家长通过各种巧妙的渠道将自家的闺女送进体工队,有的甚至是不远万里从西北而来,她们中,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指望着自己将来能够打上成年队——完成一些比赛任务、获得一些运动员等级证书、或当年纪不再符合青年队需要的时候提出退役转向大学……每个人都怀着自己不同的理想,或者叫目的。而事实上,不少省市的体工队在人才管理上都存在着疏漏。“既然当年人家家长能够有门道把孩子送进来,那么几年之后,人家自然就有办法再把孩子弄出去,”辽宁省体育局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圈内人都很清楚,辽宁是篮球人才大省,也是篮球人才流失最严重的地区,几乎每支CBA和WCBA球队中都有辽宁球员的身影,不少人还打进了国家队,可“留守”在辽宁的球员所取得的成就却远非此所能相比,“如何处理好人才交流和留住高端人才之间的矛盾,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责任编辑:杨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