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无法攀比北京 真正造福市民--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伦敦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无法攀比北京 真正造福市民

2011年06月28日10:29    来源:《文汇报》     手机看新闻

  他曾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与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师出同门。

  他曾担任世界著名证券投资公司高盛集团欧洲区首席执行官,身家超过1.1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1亿元)。

  他现在在伦敦奥组委(LOCOG)的办公室大约只有15平方米,窗外远处正是塔吊林立的奥林匹克公园、2012年奥运会主体育场“伦敦碗”。据英国媒体披露,他如今年薪53.6万英镑,还及不上前一份工作的月薪。

  保罗·戴顿,LOCOG首席执行官,也是该组织继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后的二号人物。英国《卫报》如此评论:“塞巴斯蒂安·科爵士是伦敦奥运会的脸面,但保罗·戴顿却以自己高尚人格、出众的管理能力,维持着奥运会筹办工作的日常运转。”

  今天上午,记者应约走入他那间有些简陋的办公室。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坦言,“奥运会是我的国家、我的同胞、我的城市,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业。”而他的目标,就是“为世界留下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

  筹备工作,一切都在正轨上

  文汇报:距伦敦奥运会开幕不到400天了,奥运会各项筹备情况进展如何?

  戴顿:我对现在各项工作表示满意。现在我们只剩下1年了,明年的7月27日,我们将迎来开幕式,所以准确地说只有57周了。我相信,我们正在正确的轨道上。

  看看窗外的奥林匹克公园吧,大部分场馆建设都已进入收尾阶段。我们还有一年时间进行测试,保证它们能顺利投入使用。我们与赞助商的合作也很顺利,合作伙伴与赞助资金都基本到位。伦敦本地政府的资金投入也已到账。

  现在,我们正着眼于最后一年的冲刺工作。各个不同地区、不同场馆都将进行测试赛,以保证各项测试赛能顺利进行。两周前,我们刚进行了马拉松和竞走的测试赛,其中就有中国运动员参加。我们现在所做的和北京一样,用真人、真实场景进行实战,为正式比赛演习,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文汇报:我听说门票很抢手,不太容易买到,伦敦奥组委是否会出台相关举措?

  戴顿:说得没错。我们现在另一项主要工作就是票务。就我掌握的情况,近300万张门票都已被一扫而空。我们面临的困境是,还有大量民众并不走运,没能如愿订到门票。所以我们准备修改计划,预留一部分门票,让这部分“不走运”的民众有机会到现场观赛。

  无法攀比北京,但我们有自己的创意

  文汇报: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伦敦8分钟”留给人们很深的印象:地标性的红色巴士、足球明星贝克汉姆,都让中国观众充满期待,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是否还将保留这些元素,能否透露更多细节?

  戴顿:细节?那等我先打个电话给塞巴斯蒂安,看看能透露什么样的细节(笑)。打个比方,如果奥运会和残奥会是一道佳肴,那么观众一定能从中品味出主办城市的味道,要反映出一个城市的风格与文化,这些细节都要在开幕式中体现出来。

  文汇报:什么样的城市风格与文化将被着力展现?

  戴顿:当然,我们不准备去攀比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辉煌,但我们有自己的一些创意。就像中国邀请电影导演张艺谋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一样,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艺术创意总监丹尼·博伊尔也是一名非常成功的电影导演,曾获得奥斯卡奖。丹尼和他的团队正非常努力地工作,为这场盛大的演出做准备。

  就像北京奥运会引入了中国古典元素一样,我们也将在开幕式中融入英国的历史与传统文化。在过去50年,英国曾在现代艺术领域作出过特有的贡献,就像披头士乐队等等。我认为,这些音乐元素都将融入到奥运会、残奥会的开闭幕式中。

  另一个元素则是英国式的喜剧与幽默感,我们的开幕式将贯穿英国式的幽默与喜剧元素。我希望这些幽默能值得回味,在开幕式结束几天甚至一周后,想起这些场景,观众仍能会心一笑。

  奥林匹克品牌,让我们免疫金融危机

  文汇报:伦敦奥运会的预算情况怎么样,在世界金融危机以来,这笔经费是否足额到账,能否满足办赛的需求?

  戴顿:这里有好几组数据,伦敦奥组委的预算是20亿英镑,大部分是从私人那里募集的。还有一笔预算是93亿英镑,大部分来自政府及赞助商,主要用于伦敦的基础设施建设。

  这两笔预算都制订于2005年,那时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尚不明显。我们非常幸运、也很成功地确保了这笔经费能按时、足额到账。

  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奥林匹克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世界上有实力的企业,都希望能和这一品牌保持密切关联。所以,即便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他们仍确保了这笔投入。

  文汇报:所有赞助都是通过现金进行的吗?赞助商将从伦敦奥运获得怎样的回报?

  戴顿:这样说吧,其中有些公司是我们的赞助商和合作伙伴,通过供应设备、提供服务的方式,支持这项赛事。他们也希望通过奥运会这一平台,来展示自己的实力及产品。当然,奥运会是一个综合性的全方位舞台,有亿万观众,我们也将确保赞助商的产品与品牌能最大限度地展现在世界面前。

  希望二三十年后奥运会真正造福市民

  文汇报:您希望2012年奥运会能给伦敦市民和世界留下怎样一份“遗产”?

  戴顿:我希望伦敦奥运会能给伦敦市民,尤其是东区市民,留下一份实实在在、触手可及的财富。东区是伦敦重要的组成部分。当时之所以把奥林匹克公园选在这里,一方面是希望改善居民生活,另一方面则是这里土地开发使用率不高,大部分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造的厂房,现在已经破落不堪,所以用地成本并不高,这次我们全部动迁的人口只有500户。

  与北京奥运会一样,运动员村将改造成为居住区。奥林匹克公园也将成为近200年来欧洲城市中心区最大的公园。明年,你所在的新闻中心将在赛后成为商务办公区。我们在这一项目改造上预计将投入60亿英镑。

  我希望,二三十年后,无论是东区的船坞、水闸,还是村落、街道,都将受益于本届奥运会,让奥运真正造福当地市民。

  对于世界而言,我希望伦敦奥运会能留下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人们会铭记伦敦的创意,会为开幕式的创意而喝彩。人们会想起伦敦的赛事,精彩的体育赛事将不断挑战、刷新人类的极限。更关键的是,我们希望通过这项赛事,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团聚在一起,不仅为体育,也为人类的文化和文明喝彩。

  人们怀念这场永恒经典,才是我的满足

  文汇报:您曾经在金融界取得过很大的成功,如今放弃高薪,投入伦敦奥运会组织工作。面对完全不同的工作带来的压力,有没有过后悔、甚至想要放弃的时刻?

  戴顿:我想纠正一点,我还远谈不上成功。即使要用“成功”这个词,我更希望是在伦敦奥运会之后,最起码还要再等一年。我没时间考虑压力,眼前有太多太多的困难要去解决。

  要组织一届成功的奥运会,秘诀在于组织起一支庞大的团队。需要你在友好、轻松的氛围内,与每个人协作,让他们最大程度发挥才能。

  我曾和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同行交流,共同的感受是:奥运会是一个非常非常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数以万计的细节、数以十万计的工作人员。我的工作是保证这一系统顺利运行、高效工作。所以我没有时间去考虑个人,我心里只有团队。

  文汇报:那您何时才能松一口气,去享受奥林匹克本身?

  戴顿:我也许需要再过5年,甚至10年才能去回味。

  当伦敦奥运遗产作用开始造福于民,当人们开始怀念这场永恒经典,我会感到最大的满足。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中国人曾说过,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原话是:与其漫长等待,不如马上去做),而在英国,人们有足够的耐心,回顾往昔,等待将来。

  文汇报:您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到奥组委工作,仍旧留在高盛做高管,情况会如何?

  戴顿:我不愿做这样的假设。奥运会是我的国家、我的同胞、我的城市、我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业,我当然希望能成为其中一员。这是一个宝贵的机会,我抓住了,我感到很幸运。我所做的,就是为这个世界,尤其是青少年,留下一段难以磨灭的奥运记忆。

  本报特派记者赵博(本报伦敦6月27日专电)


     



(责任编辑:袁勃)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