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尚武称要做出自己的品牌 抨击母亲精神不正常--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张尚武称要做出自己的品牌 抨击母亲精神不正常

2011年07月21日08:1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2011年7月15日,王府井,前世界大运会体操冠军张尚武讲述自己退役后的困境。他因为在王府井“卖艺”乞讨引发广泛关注。
2011年7月15日,王府井,前世界大运会体操冠军张尚武讲述自己退役后的困境。他因为在王府井“卖艺”乞讨引发广泛关注。
  张尚武,曾被称为“国家体操明日之星”。

  10年前,登上体操比赛冠军领奖台,荣光无限;6年前,因伤病和严重违纪被开除出国家体操队,星光暗淡;4年前,因多次偷盗获刑,误入歧途;3个月前,沿街卖艺乞讨,尊严扫地。人生的高低杠,他一直在向下。出狱后,张尚武再次被世人关注,这3个月,他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行乞的生活会持续多久,他与父母曾经的情感坚冰是否在逐渐消融……人生,或许另有拐点。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石明磊 李超 实习生 陈莹磊

  张尚武 河北保定人

  生于1983年11月14日

  ●1995年6月 12岁入选国家体操队

  ●2001年 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获得两枚金牌

  ●2002年1月 训练中左脚跟腱断裂

  ●2005年6月 从河北省体操队退役

  ●2007年7月 在北京因盗窃获刑

  ●2011年4月 刑满释放后,在石家庄、天津、北京卖艺乞讨

  【乞者张尚武】 围观下的尊严倒立

  7月15日下午,王府井地铁站A出口地下通道。黑衣小伙张尚武稍一弯腰,瞬间倒立,动作异常娴熟,30秒,坚挺不动。

  “你们让开点儿。”20个托马斯全旋,快速连贯,起身揉腕,喘粗气。

  “现在你们相信我是体操冠军了吧?”他对围观的三四十人说。

  这是他近三个月,在街头卖艺,常说的一句话。

  “你有奖牌吗?”路人问,他拽过旧书包,伸手一掏,把四块奖牌高高拎起。

  奖牌的亮光,更像磨损的痕迹,挂带也磨出了毛边。它们和一张印着个人荣誉与遭遇的红字简历,沦落为卖艺的道具。

  张尚武说,卖艺乞讨,是他放弃了自尊与脸面的抉择。

  今年4月,张尚武从河北衡水一所监狱刑满获释。

  “坐了3年10个月的牢狱,我对这些已经无所谓了”,他辗转石家庄、天津、北京,靠表演体操动作卖艺乞讨。除了体操,他别无所长。

  张尚武说,在石家庄,每天能赚二十多元,本指望天津能好些,没想到更惨“每天只赚七八元钱”,很少有人相信眼前卖艺的是体操世界冠军,他寄希望于北京。

  流离于西单、天桥近半个月,他来到王府井地铁站。“这的保安照顾我,下午晚上卖艺都不太管”。

  “每次最多一小时,身上有老伤,时间不能长”。张尚武说,在北京,卖艺不停地被驱赶。上个月,他还被公安拘留5天,“扰乱公共秩序。”

  张尚武居无定所,两块钱买的硬纸板就是他的“床”,天桥下睡。后来去附近医院“寄宿”,但去的次数多了,医院不让住了。”又栖身于网吧过夜,每晚10元,除去吃喝花费,每天能存下三四十元。

  网友“-浪风”把他卖艺行乞的事发在微博,多家媒体在地铁站中找到他时,小伙子表情有些木讷。

  【说者张尚武】 5天“托马斯全旋”生活

  刚面对媒体时,他有些局促,镜头前头总是垂着,双手紧握,说话平静、连贯、有条理。当相机的咔咔声包围时,1.51米的张尚武跳到花坛的石墩上,语速加快,炮轰中国运动员退役保障机制。

  连续5天,媒体采访络绎不绝,高峰时每隔几分钟就一个采访电话。张尚武有些记仇,“封杀”了4年前曾报道他偷窃的成都媒体记者,“他们不支持我。”

  他的往事不断见诸报端,一些问题和质疑声被抛出,母亲说他得金牌后戴上金项链、与女友同居、和社会人有来往、打架被投诉……这让他不再平静,面对央视镜头,他音量提高,连拍桌子,“一派胡言”,甚至爆粗口。

  张尚武面对媒体表述的前后不一,也渐渐浮现。退役后的补偿金金额,他起初说只有3万,后来,他与河北省体操队签订的退役补偿协议中6万元的数字曝光。再有记者问,张尚武便推说不知道,后来又承认是6万。

  媒体拍到了他与父亲见面时的照片,“没见过面,照片都是合成的。”

  一位媒体记者在与之长谈后叹气,“我(倾)听不到一个真实的张尚武。他似乎刻意隐藏着什么。

  张尚武很在意媒体和网络对他的评价,昨日凌晨2时,他约本报一位实习记者到宾馆,问“北京所有的媒体都报道(我)了吗?有多少正面的,多少质疑的。”

  7月19日晚,他对本报表示,决定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就像股票一样,股价快涨到头了,再接受采访,就要跌了。”他打这样的比方。

  【孤者张尚武】 家庭关系如“跟腱断裂”

  “出狱后,我挺孤独的。”张尚武坦言,没什么可以相信的人;张尚武总结,他人生中只有两个朋友,都在狱中结识。“他们听了我的经历,都敬佩和同情我,在生活和经济上照顾我”。他从狱友那寻得一本《资质通鉴》,并开始不断阅读历史书,“我常用方便面和狱友换书看”。张尚武说,他最喜欢朱元璋,因为他和朱元璋一样,出身贫寒,能成就一番事业。

  张尚武和父母间,隔着一条深沟。

  “要父爱没父爱,要母爱没母爱,在我需要他们时,他们都不在我身边。这种父母,即使有个才华横溢的儿子,也什么都不是了”。

  7月18日,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张尚武情绪激动,他甚至说母亲史慧芳“精神有问题,不正常。”

  7月15日,张尚武被媒体关注。当晚,保定。史慧芳接到儿子的电话,通话不超过2分钟,此前,她已几个月没儿子的消息。

  7月17日,北京。张志勇打电话给张尚武,“儿子,过来见一面吧。”谁知父亲这个请求一度被拒绝。直到父子相见,张志勇数次哽咽、流泪。

  张尚武数次说,他和父母的矛盾不可调和,自幼父母离异,“在国家体操队7年,在监狱3年10个月,(他们)从没看过我,信都没有一封。”

  但张尚武和祖父母感情极深,爷爷送他去体校,几十里路,来回接送,风雨不误。“我小时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后来自己走了一遍,才知道当初爷爷有多艰难。”

  这几天,张尚武和父母的关系“破冰”,以前犹如“跟腱断裂”的伤口,在慢慢恢复。

  前天,张尚武说,他和爸爸通过话,家里人都说支持他现在的决定,无论是去健身房(工作),还是上学。

  史慧芳曾说,儿子在电话中叮嘱,对媒体说话要谨慎。昨日,史慧芳刚接电话便说,“我很忙,以后再说,”随即挂断。

  【行者张尚武】 吊环上的未来如何“落地”

  昨日10时许,左安门内大街一酒店,张尚武叫来酒店清洁工,将房卡交给她,委托她办理退房手续,领走一天的房费,然后从侧门悄悄离开。

  “这几天太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他在电话中说。

  河北省体育局提出给张尚武提供相关培训,再为他推荐一份工作。但保定市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分析,他曾有牢狱生活,很多岗位都不太适合他。“如果他来体操队,要是把孩子带坏,怎么办?”

  张尚武不在乎,“他们就想把我弄回去,我在这多一天,就多抹黑他们一天。”他想留在北京,给他荣耀的地方。

  大学校园,记者曾把这份经历描述给张尚武,他专注地听着,一言不发。

  他说想上学,学经营和管理;也想去健身俱乐部工作,以后自己开一家。

  “我要做自己的品牌。”张尚武说,开业那天,他要请邢傲伟、杨威剪彩。

  张尚武说,他的想法最多只要五六天就差不多了。他自称得到了基金会和两名企业人士支持。

  短道速滑奥运冠军杨扬倡导设立的“冠军基金”ACP项目负责人张璐表示,张尚武向她说了自己的想法。“原来以为他面临众多选择,会比较迷茫,但没想到他自己早就有想法了。”

  曾自觉得走投无路的张尚武,现在就像当年在吊环上,悬空,未来多了很多选择,他将选择以什么样的动作落地。

  有记者曾问张尚武,以后还会不会从事与体操相关的职业。这位曾说“忘记吃饭也不会忘记体操”的昔日冠军沉思、摇头,“不会”。

(责任编辑:温静)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