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莫名挤对象棋 有借棋圣之名借题炒作之嫌--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聂卫平莫名挤对象棋 有借棋圣之名借题炒作之嫌

赵婷

2011年09月29日10:39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前段时间和央视大吵数架且难分胜负的聂卫平,最近竟离奇地和象棋铆上了。这一个月来,他连续在博客、微博发表让棋迷感觉颇有些“提高围棋、贬低象棋”的言论,这让中国象棋界的棋手以及象棋记者、棋迷都愤怒不已,甚至连“中国象棋第一人”蒋川都看不下去了。这场由老聂挑动的围象两棋之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棋迷声音

  尽管聂卫平是围棋界的“棋圣”,但他此次针对象棋的连番言语,让棋迷产生了老聂是象棋盲的想法。当然老聂不可能是象棋盲,但他象棋水平确实不算很高,在一次跨界的象棋对决中,许银川曾让老聂双仕双相五个兵,结果老聂仍不敌对手。据说这场比赛被“棋圣”引为耻辱,从此再也不肯参与此类越界的棋战。但他这次明显有些“越界”的言论,却让象棋迷非常反感。

  首先是“琴棋书画”的起源论。老聂在博客中说,琴棋书画四字并列出现时,其所指一定是围棋,因为那时候没有象棋。象棋最终定型和火炮的出现有关。要想把炮弹打出,得先有火药,而火药出现大致在唐末,因而火炮的出现最早会追溯到宋朝。由于火药量和弹头配比总有问题,大概在元代技术方渐成熟,火炮才在战争中真正发挥作用。现实中有了火炮,象棋中才会出现“炮”,中国象棋得以最终定型,从中可以推断出象棋出现的大概时间……

  棋迷评点:稍微查点资料就可以明白,虽然象棋的具体起源并没有明确时间依据,但有明确记载的是经唐代改进,至宋定型。而“琴棋书画”四字并称最早见于宋朝孙光宪《北梦琐言》卷五。因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格外喜欢象棋,因此象棋在两宋时期大为流行。在南宋画待诏萧照的长卷图《中兴瑞应图》中,有宋皇族的五女一男,借掷象棋子以卜国运。从这里可以看出,很难说“琴棋书画”最早出现的时候就一定指围棋而非象棋。这点需要历史学家来做更多的论证。老聂轻率说出此种言论大为不妥。至于后面这点,作为棋子的“炮”,红方为“炮”,黑方为“砲”,而古代最早的炮是用机械发射石头。

  前天,老聂又发微博:“博、弈都是一种棋类游戏。经历漫长的岁月,博已经消亡,且只闻其名,未见其形,而流传下来的只有弈——围棋。可见围棋的魅力、内涵及文化底蕴,承受住了历史长河的洗涤。”

  棋迷评点:春秋战国时期的棋艺,统称博弈。博在古文献中或写成簿,也叫象棋。当然,那时象棋并不专指后来单一的象棋,除围棋外的其他几种棋戏如六博、弹棋等也均称象棋。弈则单指围棋。班固在《弈诣》中早有“博行于世而弈独绝”的记载,此言已很明显地说出了围棋和象棋的最大区别:象棋的普及度高,围棋则由于受众偏少而显得更阳春白雪。

  象棋回应

  在老聂连续“挤对”象棋后,象棋界的棋手们也咽不下这口气。

  “第一人”蒋川即在微博中回复老聂:“象棋围棋应该和睦啊,聂老对围棋的贡献历史会记住,但贬我们象棋过了。”年轻大师党斐也很不解地质疑老聂:“聂老您为何非要挤对中国象棋呢?同是国粹,互相支持、共同进步不是更好吗?”

  就此,记者采访了中国象棋界的资深人士、成都棋院副院长蒋全胜。由于事务太忙他对此番围象论战并不知内情,但他也深感“没必要”,“围棋和象棋同属一个大项,这种争议毫无意义啊。”同时他告诉记者,前段时间社科院的教授在上课时也专门以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区别谈到了中西方的文化差异,向记者介绍了象棋的文化背景。

  例如原本象棋中的“炮”是“砲”,体现了立体战争的感觉,后来才成了现在红方“炮”黑方“砲”的情况,这也是为了体现火药是中国的发明这一历史,而在国际象棋里是没有“炮”这颗子的。

  但无论是象棋也好,国象也罢,两种棋在战术理念、思维方式等方面是相通的,而围棋的作战方式、思维方式则与这两者非常不同。“如果有差异,也就是这方面的。象棋和围棋都是国粹,完全没有互相贬低的必要。”蒋全胜大师表示。

  记者点睛

  不同于此前叫板央视,此次老聂引发的围象论战从发生到眼下,一路看下来的确有些令人莫名其妙,几近“无厘头”,因为就像蒋全胜大师所言,“完全没有必要,没有意义。”

  象棋界人士一贯低调甚至淡泊,比起围棋来说甚至有些弱势,面对老聂不由分说地贬低和挑衅,此次有所愤言也当属被逼无奈。但实在令人不解的是,聂棋圣何故莫名其妙地在象棋面前秀自己的优越感呢?

  根据棋迷的无责任推测,一是老聂背后的团队此番借“棋圣”之名借题炒作,反正老聂根本不在乎自己说了些什么。二是意在和象棋、国象争夺少儿培训市场。是否真是如此还很难说,其实大部分圈内人都知道,围棋的培训市场还是比象棋好不少。三是借围象之争,来推广人机大战等商业类比赛,这点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因为老聂目前尚在南宁参加商业活动,记者没办法采访到他本人,所以也就无从一一验证了。

  本版撰稿 赵婷


     



(责任编辑:袁勃)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