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控制超乎想象 周继红:队员必须管好自己的嘴--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饮食控制超乎想象 周继红:队员必须管好自己的嘴

中国体育报 

2011年07月22日15:04         手机看新闻

  “别问这个了,问点别的行吗?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还记得前几年,陈若琳忍不住在新闻发布会上生气。她不是一个脾气大的人,只是减肥的话题让所有女子跳台运动员都“伤不起”。

  “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冰激凌的味道了。”汪皓在双人10米台比赛前看着观众们喝冷饮,吃雪糕,那羡慕的眼神让人觉得心碎,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女子10米台运动员要付出的代价。

  说起来,陈若琳是女子跳台中的佼佼者,从出道到现在,她一直坚强地和自己的胃口,和自己的体重做斗争,也被队内封为“减肥队队长”。但说起减肥过程,还真是一把辛酸泪,看到甜食不能吃,看到零食不能吃,而且还要加大力量训练,来对抗随时可能上涨的体重。这又让人联想起陈若琳在新闻发布会上发火,同样也是因为吃,那是2009年全运会的女子10米台结束后,陈若琳在发布会上吃起了东西,引起了记者的不满。不过事后她也很委屈,坦言为了跳好比赛,她已经饿了一天,现在好不容易能坐下,实在憋不住,再不吃东西,就要饿疯了。

  也许有人有这样的疑问,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难道就没有什么好的减肥办法能让运动员摆脱如此痛苦的减肥方式吗?

  答案是——没有。

  领队周继红与跳水结缘几十个年头,总结出来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管好自己的嘴”。因为管好了自己的嘴,郭晶晶年近30岁时还能轻松拿到世锦赛冠军;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贾童、袁培琳等一批希望之星从此陨落。

  国外选手曾质疑,中国人靠减肥控制体重不人性化,很多国外跳水选手不需要减肥也能保持很好的水平。在墨西哥执教的马进教练给出了答案,“保拉 (罗马世锦赛女子10米台冠军)在16岁时也经历过发育期,但我主要是从心理上对她进行辅导,从没让她减肥,还劝她多吃,因为有了力量才能应付训练,而且我也没觉得她的水平在下降。”

  保拉本人也承认,自己在发育期似乎没有遇到什么困难,“2008年奥运会之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这是自然的生长规律。每个人都没法控制,所以我也没有紧张,也没觉得对自己是一种负担,我可以正常进行大强度训练。”而陈若琳的感觉就惨多了,“那时候动作翻腾不轻松,入水没有效果,怎么跳都跳不好。”

  对于正值发育期的运动员的管理,中国跳水队也想尽了办法,除了利用运动员们自己的积极性组织减肥研讨会,甚至向运动员所在省市寻求帮助,请他们派人来盯住自己的运动员。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运动员自身努力才行。

  陈思彤


     



(责任编辑:袁勃)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