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运会首金获得者苦寻父母 直言用金牌换看一眼--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残运会首金获得者苦寻父母 直言用金牌换看一眼

谢礼恒

2011年10月20日08:21    来源:《现代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想找到父母,用金牌换得看一眼也好!”

  ●“如果他们依旧贫穷,我想用我的奖金赡养。”

  ●“我不怨恨他们,我只想问问他们,这么多年有没有找过我?”

  江建,1988年5月26日出生,患有小儿麻痹症,杭州江南专修学院大三学生。早在今年6月11日,他在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射箭W2级复合弓50米比赛中斩获金牌,成为本届残运会首金获得者。

  在收获第八届全国残运会首金之前,他的人生就是一张写有毛笔字的棉布信,上面记录着他是如何来到这个世上并如何留下难言的隐痛。10月10日,当他作为残运会火炬接力的最后一棒选手,点燃圣火盆的时候,没人能体会这位第八届残运会首金获得者内心的喜忧参半。在10月17日全校师生为他举行的庆功会上,他泪眼蒙眬地说出了自己想寻找亲生父母的愿望。一岁半时,他被父母遗弃在杭州城站火车站的月台上……“能帮帮我,让我找到亲生父母吗?我愿意用我的金牌换得与他们见上一面。”记者昨天联系上已成媒体焦点的江建,听他讲述他艰苦而感人的漫漫寻亲路。

  身世

  父母将他遗弃在火车站

  一岁半时,江建患上小儿麻痹无钱医治,父母将他遗弃于杭州城站火车站。他被遗弃时,身上有一封用毛笔字写在白棉布上的“家书”,还有一小块玉戴在脖子上,“信”上说江建来自江南某个叫“陈家村”的地方。

  捡到他的两个女人分别叫金桂秋、濮素贞。20多年后,当88岁的濮素贞和江建并肩坐在一起时,真是感叹时光飞逝。在杭州市儿童福利院,保育员叶阿姨多次对他说:“我记得你当时打扮得很洋气,脖子上还挂着一块东西,好像是一块玉什么的,后来也不知哪里去了。”

  转眼,江建进入杭州江南专修学院,他去福利院“提档”,一个保育员在整理他的档案时,那张白棉布掉了出来……“我是南方陈家村人氏,因今年阴历十一月下旬孩子患小儿麻痹一病,在当地医院治疗至今恢复较慢,共花一千多元,今天我们做父母的实在走投无路,无钱治疗,眼看孩子终身留下病残,我们于心不忍,故将孩子委托国家或搞慈善的人抚养,使孩子将来能够生存下去……”连同这片白棉布的,还有一片白布,上面工整地写着孩子的出生情况:陈氏,出生于1988年5月26日未时瑞生。

  寻亲

  “陈家村”还没找到

  2010年5月,江建被选进浙江省射箭队。在这之前,他连弓都没摸过,可经过一年多的密集训练,他在今年6月11日获得了该项目的金牌!在17日全校为他举行的庆功会上,江建说:“……我等着回家等了23年,我愿意用我的金牌作为交换、我愿意用我所有的比赛奖金作为交换、我愿意用我余生作为交换来换取爸爸、妈妈的那一声:‘儿子,我们回家!’”

  这几年,江建自己一直在网上寻找着“陈家村”,可是结果都“不清不楚”。“我想找到父母,如果他们依旧贫穷,我想用我的奖金赡养。”当被问起假如见到父母,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时,腼腆的江建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说:“我最想问问他们,这么多年有没有找过我?”

  “我不怨恨他们,但是我很想知道,他们有没有找过我。”江建这句话,感动了很多去采访他的记者。昨天上午,当年捡到他的女人之一濮素贞来到学院和他见面,如今已88岁的她几度落泪,感慨“这个乖娃娃终于有了出息……”

(责任编辑:温静)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