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体育专题>>体育在线特别策划>>特别策划 2006年09月28日08:22

    继去年底被孙英杰讨要工资及奖金的事件后,被终身禁赛的田径教练王德显目前又陷入了金钱纠纷。9月18日,曾与孙英杰同队的另三名已退役运动员艾冬梅、郭萍和李娟向海淀法院递交诉状,要求王德显返还侵占她们的工资、训练费等财产共计12万余元。

    此事的情节是否确凿,有待相关部门彻查,以使真相大白。不过,官司的起因主要是原告们提出王德显以运动员年龄尚小为由,代管运动员的银行存折,从中提取部分款项,侵犯了运动员的财产所有权,并拒绝归还。打骂侵犯人身权,从代管的他人存折中提款侵犯财产权,都为法律所不容,只要属实,必须承担相应责任,相信案情的审理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为人师表。不能作表率的人就当不好,也不配当教练。这不仅是道德标准,还有制度层面的要求。

回放:孙英杰三队友告教练王德显侵占工资 要追讨12万

9月18日,火车头体协马拉松队退役女队员艾冬梅、郭萍、臧云杰、李娟,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昔日教练王德显,要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王德显侵占财产罪成立,并承担刑事及相关民事赔偿责任;要求王德显返还原告(艾冬梅)人民币5万元,返还原告(郭萍)5.1万元。9月2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同时,艾冬梅、郭萍两人畸形双脚的报道开始铺天盖地。


认为工资被“截留”

  昨天晚上9点,记者在通州某小区见到了退役运动员艾冬梅和郭萍。

  由于多年受伤病的折磨,艾冬梅身形显臃肿。她和郭萍脱下袜子,露出她们因长期训练而变得畸形的脚,马拉松在她们身上留下的印记显得很沉重。

  艾冬梅和郭萍都是黑龙江人。1995年11月,两人一起进入中国火车头体工队,跟随王德显进行马拉松专业训练。2002年,腿部有伤的郭萍离开体工队,艾冬梅也于2003年退役。

  艾冬梅和郭萍说,她们自1995年进入中国火车头体工队以来,先后参加了北京国际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和韩国马拉松等系列国际赛事,艾冬梅在1999年取得了北京国际马拉松冠军和千叶日本公路接力赛等三项冠军。而王德显作为火车头体工队的教练,在执教艾冬梅和郭萍进行马拉松专业训练期间,以她们年龄较小为由,将单位给她们发工资的中国工商银行存折代为保管。

  艾冬梅说,1999年前,她从未领取过体工队的工资。经向体工队工作人员咨询,她得知当时自己每月工资近1000元,退役后工资也有七八百元,均是通过王德显替她们保管的工行存折发放的。2002年10月,艾冬梅从王德显处拿回了自己的工资存折,但里面的余额仅有2619元。2004年,离队2年的郭萍才拿到了工资存折,里面只有7000块钱。

  “我们的工资卡一直保存在他那儿,除了他还能有谁取走我们的钱。”2004年8月30日,郭萍查询后,发现自己工行中2.1万元被擅自取走。后来艾冬梅查询也发现,自己工行存折中有2万元被取走。

  怀疑训练费被取走

  艾冬梅称,今年3月,生活异常艰难的她们到火车头体工队询问自己退役后的工作着落,却惊奇地发现,她们在财务室内还留有一张农行存折的记录。

  经询问体工队的陈祖平队长,艾冬梅她们得知这是火车头体工队每月发放的训练费,在她们退役后仍在继续发放,至今已有近5年之久。而她们对此却毫不知情。

  在多方寻找这张农行存折无果的情况下,受律师提醒,本月12日,艾冬梅和郭萍携带身份证到农行位于大兴的一分理处将存折挂失。补办存折后她们发现,她们卡里都只剩6000元。她们认为各自有3万元被王德显擅自取走。

  “我在体工队干了8年,现在不但落了个残疾,生活都没有保证……”艾冬梅说,她和郭萍现在仍是火车头体工队的职工,但每月收入微薄。她们说由于多年运动生涯给身体带来的伤病,她们没有能力寻找其他经济来源,没想到多年辛苦的血汗钱竟在自己教练手中大幅缩水。

跟着王德显练成残疾脚 目睹郭萍艾冬梅艰辛生活(图)

进展:状告教练王德显 火车头体工队女队员为官司取证

  昨天(25日)上午,艾冬梅、郭萍、李娟在律师许子栋的陪同下,出现在火车头体工队的办公楼内,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想查看相关账目,为状告王德显取证。上周五,他们已经来过一次,并且表达了想取证的愿望。

  初来取证-门外等待表情平静

  昨天(25日)上午10时30分,艾冬梅等三人和许子栋律师来到体工队办公楼,艾冬梅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行人敲开二楼办公室的门,但没有入内,只是站在门外平静地等待。看上去,艾冬梅等人与体工队方面已经事先取得联系,他们的表情也非常平静,并没有像媒体中猜测的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办公室工作人员也礼貌地给艾冬梅等人送上茶水,并让他们在隔壁等候。

  稍等片刻-面露焦急主动询问

  事实上,在艾冬梅等人前来办公室之前,工作人员已经在着手查找账目,可见双方事先已经达成了共识。

  不过,由于需要同时处理其他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员并不能立刻满足艾冬梅等人查账的要求。

  大约15分钟后,在隔壁等待的艾冬梅等人再次敲开了办公室大门,他们已经有些焦急,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到底给不给我们查了啊?”此时,工作人员不得不放下手头工作,带艾冬梅等人上到三楼去查账。

  取证完毕-脸色突变拒绝采访

  在艾冬梅等人查账的同时,体工队大门外两位送艾冬梅等人前来的中央电视台记者正苦苦等候。

  下午2时左右,搭载着艾冬梅等人的红色夏利小轿车驶出体工队大门。从艾冬梅脸上的笑容看,此行的效果不错。不过,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的时候,艾冬梅脸色突变,表示拒绝一切采访。

  在几分钟的交涉当中,艾冬梅等人只是一再询问和确认记者所供职的媒体,而没有就长达数小时的查账过程透露任何信息。随后,艾冬梅等人随央视记者一起乘车离去。

女弟子搜集证据意外收获 王德显吞工资数目惊人

 几天来王德显“存折门”事件愈演愈烈,就在艾冬梅一方几乎是获得一边倒的支持时,王德显的代理律师王和终于站了出来,让这起纠纷再次升级。就在记者拨通对方电话后,王和声称并不愿意接受采访,并告诉记者央视《社会记录》主持人阿丘曾请求采访他,但是被他拒绝了,经过记者再三要求,王和才勉强同意和记者聊起了这起轰动全国的“秋菊打官司”真人版事件。

  关于“讨债三人组”:她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记者:目前有很多媒体要采访您吧?

  王和:这件事情总的来说是不符合舆论导向的,毕竟08年北京奥运会在即,出了这种事是谁都不愿看到的,我个人也是尽量避免对媒体发表自己的看法。

  记者:对于这起官司,对于艾冬梅她们走上司法程序这条路,您怎么看?

  王和:她们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起纠纷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你说谁有理呢?打个比方说名人与普通老百姓打官司,很难说清谁是谁非。

  记者:你对于艾冬梅她们遭受的经济和身体伤害有什么看法呢?

  王和:这就很难说清了,从社会纵向层面来看,还有比她们更惨的,还有比她们更痛苦的,那又怎么解释呢?

关于恐吓录音带事件:窃听录音带不能作证

  记者:据艾冬梅的三叔所说,他们目前手中掌握了王德显恐吓队员并扬言要找黑社会报复她们的电话录音,你对此事知情吗?

  王和:目前我对此事还不清楚,这属于法律细节,在案件还没开庭审理之前不便透露。

  记者:那从法律程序上讲,这种录音带能作为证据在法庭上使用吗?

  王和:必须是在当事人双方都告知的情况下,录音带才能作为有效的当庭证据。假如是在当事人一方不知情,而另一方偷偷窃听的情况下录的音,那录音带就起不到作用。另外,从我本人来看对方的证据好像存在着诸多疑点,比如艾冬梅和郭萍她们已经退役好几年了,为何退役之后还能领到工资呢?还有那张工行卡,并不是艾冬梅她们本人持有效证件亲自去银行开的户头,而是火车头那边替她们办的。

  记者:那您的当事人王德显为何在如此被动的舆论下还不出来说句话?

  王和:名人嘛,就该享受这种待遇,他现在惟一的做法就是闭紧自己的嘴,在这种是非旋涡之中,他只能这么做。

王德显下流威胁被录音 敢告我就找人"期负"你们

 王德显:我已经做好准备 法庭上将证明自己清白

罗超毅:王德显事件要引以为戒 杜绝类似事件
   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主任罗超毅昨日针对退役运动员状告王德显一事发表看法说,这一事件如果属实将对中国田径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今后必须采取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罗超毅说,运动员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是件好事 。

  这件事并不在田管中心管理范围内,是否意味着田管中心就此置身事外?罗超毅表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引以为戒。中心在运动员奖金分配等方面有详细条例,这种事情应该不具有代表性。今后我们将进一步加强管理,从国家队到地方队都要严格管理制度,杜绝类似事件出现的可能。”

 


更多阅读:

  有形补偿难解就业难问题 艾冬梅们路在何方?

  BTV电视购物向郭萍 艾冬梅伸出爱之手

 王德显出事 邢慧娜出局

 刘静:我庆幸没遇到王德显

 辽沈晚报:没当英雄当被告 王德显“厚道”了

 信息时报:王德显为“父”不仁

   (编辑/策划:邵毅)

       

 本文为人民网体育在线稿件,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任何网站和媒体(含已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和媒体)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责任编辑:邵毅)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