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直播 图片 竞猜 短信 论坛 本网专稿 知识拉力赛
中国国际东道主评论图库赛程场馆资料

人民网>>体育>>2004雅典奥运会>>项目>>羽毛球>>中国女羽
高凌爱情事业双丰收 雅典夺金嫁给陈宏

来源:新华网   

  见到高凌时,她正在国家羽毛球队疗伤,由于在月初举行的日本羽毛球公开赛上意外受伤,她已经整整半个多月没有参加正常训练了。不过,大夫说这种伤并不碍事,高凌也恢复得很快,五月初的尤伯杯应该没问题。巧合的是,高凌近一个小时的理疗结束后,记者正好看到了特意来接高凌的陈宏,这个身高1.81米的小伙子一边问高凌伤怎么样,一边说等会陪高凌慢跑恢复,而高凌则在一旁幸福地“傻笑”,只顾捏着陈宏的脸颊。这对情侣可以说是世界羽坛实力最强的组合了,前者是上届奥运会混双冠军、现女双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羽毛球队当家花旦,后者则是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单主力。这一天晚上,高凌要和陈宏一块吃饭,为他们准备佳肴的不是什么名师大厨,而是专程从武汉赶来北京照顾高凌的高妈妈和高爸爸。出于礼貌,高凌邀请我这位家乡来的记者也一块去吃饭,但看到孩子气的陈宏脸上颇有些不情愿,我也就识趣地谢绝了她的好意,不忍打扰这对甜蜜的世界冠军和家人的难得一聚。 

  个性高凌爱打扮戴手链 

  偶像是安在旭的高凌曾经自豪地宣布:“我是国家队中惟一敢穿吊带衣的,只是你们看不着!”在她的左手腕上,赫然戴着三条手链,她逐一解释道:“黄色的水晶是黄穗送的,由小鱼串成的手链是因为我属双鱼座,还有红色的是幸运绳。”言下之意就是哪条都不能少。说起黄穗,这位湖南姑娘是高凌女双的搭档,别以为高凌的性格外向,黄穗就是个省油的灯。其实啊,在国家队里黄穗才是出了名的大喇叭。每天训练结束后的按摩恢复,绝对都是她叫得最大声,问她真有那么痛时,她却说瞎喊的,为自己减减压。那天正采访着,她看见杨维穿着一条带裙边儿的网球裤蹦蹦跳跳地来了,便开始调侃起人家了,“哇,这么性感你也敢穿啊?”把湖北姑娘杨维说得脸都红了。这边高凌却丝毫没有为老乡打抱不平的意思,只是在旁边开怀大笑。黄穗说:“高凌虽然爱笑,但性格还是偏内向,如果遇到不熟的人,一般就不怎么开口讲话。她的笑现在简直就成了她心情的晴雨表。”高凌则在评价这位搭档时说,“实际上我和黄穗的球风刚好互补,她是个非常外向的人,有时候比赛时比我还有激情。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实际上打球很动脑子。”谈及日常生活,高凌说喜欢一个人独处:静静地看书、听音乐,唱梁咏琪的歌。对于她来说,舒解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疯狂地购物。只是目前国家队正在高强度封训,自己又受伤需要做理疗,所以基本上没有业余时间。 

  柔情高凌芳心付与玫瑰花 

  赛场上的高凌,勇气与智慧并存。赛场下的高凌,笑容灿烂得可以让太阳妒忌,再加上她那直爽的性格,难怪她会被推举为国家队中最可爱的女孩,连羽毛球队里的头号帅哥陈宏也喜欢上了她。二人的第一个“情人节”是在英格兰伯明翰度过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高凌幸福地说:“那天我们都有比赛,早上有队友跟陈宏开玩笑,让他去买玫瑰花,可他却说要打比赛没有空。谁知晚上比赛完了,陈宏把我叫到房间,让我掀开被子,只见里面放着一枝鲜艳的红玫瑰,还有两盒心形的巧克力,我当时真的太惊喜了。他说巧克力是在北京就准备好了,特意带过来的。可以说,这个情人节令我太难忘了。”陈宏说,雅典夺金是他和高凌共同的心愿。“我们俩曾有一个约定,一旦在奥运会上夺得金牌,我就会向高凌求婚。”不过,当记者事后回头找高凌求证时,这个世界冠军脸上却露出了少有的羞赧,“呵呵,不知道,可能吧……”言下之意可就是看陈宏的了。由于平时训练非常紧张,男女队又不在一起练,两个人现在见面时间很少,只能在下午训练结束后一起吃个饭。“其实中国羽毛球队中的情侣档从没有少过,已经退役的就有孙俊和葛菲,刘永和戴韫,龚智超和余锦豪。与乒乓队截然相反的是,羽毛球队对运动员谈恋爱是抱着不提倡但也不反对的态度,只不过前提是要互相促进,对成绩有利。”据记者了解,陈宏和高凌的恋情正是在伯明翰公开的,秩序册上更出现了两人亲密的照片,“那张照片是丹麦记者在全英公开赛上拍到的。我们24岁谈恋爱不算太早吧。”高凌说。“队友之间更容易了解,彼此更能体会做运动员的辛酸。而且我们就这么些人经常在国家队,想认识别人也很难啊” 

  事业高凌在枯燥艰辛中磨砺 

  受伤之后,高凌的时间表排得满满的。早到十一,是三个小时的日常训练;中午休息一会后,下午两 

  又得赶回总局进行技术训练;傍晚还得做腿部理疗;晚饭后,还得再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做恢复。 

  高凌把这段时间的训练称作是魔鬼训练,“没办法啊,我得尽快恢复。由于受伤,我已经耽误了很多专项练习课,李永波指导甚至安排其他队员和黄穗搭档练习了。”不过,高凌看得还挺开,她总说付出一定会有回报,虽然现在苦点,但也许就能在奥运会上获得收获。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2000年悉尼奥运会夺得混双冠军时,高凌和张军在日常训练中,只是保持着每周两堂混双课的训练量。“其实,我练女双一直比练混双多,现在也一样,每周六天的训练,除了和张军练上两堂混双课外,其他时间全部练女双。”高凌说道。 

  现在,高凌和黄穗一起住在天坛公寓一间三室一厅里,和她们一块住着的还有四个小队员。“队里现在规定每天晚上必须十点睡觉,所以等我晚上恢复训练完了后,就没多少时间娱乐了。”一天又一天,奥运会冠军的背后,是单调枯燥的重复生活。 

  名人高凌梦想雅典夺金牌 

  现在的高凌,是中国羽毛球队里的大姐,陪她去一趟训练馆,沿路上的女孩子都管她叫高凌姐。“是啊,我年龄不小了,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了。” 

  记者问高凌奥运会有什么想法时,她笑笑说:“没什么想法啊,再说也不能有想法啊。”但事实上,心高气傲的高凌早就定好了奥运夺金的目标,她曾私下跟父母说过,上届奥运我在大家不看好的情况下拿到冠军,这届奥运我没有理由在大家看好的情况下丢掉冠军。 

  记得在悉尼奥运会前,高凌和张军排名世界第7,混双比赛中,高凌、张军一路过关斩将,并战胜了韩国选手金东文/罗景民。“高凌他们当时凭的就是拼搏精神,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手,当时他们心想反正输赢都已算是完成任务了,还不如放手一搏呢。相反,对手却背着想赢怕输的心理包袱,越打越放不开手脚。”李永波说,“可现在,雅典奥运会在即,高凌的角色却有所变换,从一开的初生牛犊,变成了现在的成名大将。对手们都把她当作研究对象。”高凌也说:“上届奥运会是我拼别人,现在轮到别人拼我了,所以我觉得最后的成绩怎样,关键还是要看我的心态和状态。” 

  雅典奥运会前,中国羽毛球队还有尤伯杯、印尼公开赛等几项热身赛,高凌说自己会一步步调整比赛状态。后记:采访结束,聊起自己退役后最想干的职业,高凌又露出纯真的笑容:“我想当幼儿园老师。从小我就喜欢和孩子们玩,愿意当孩子王。不过,退役后应该去学点东西,比如读书。也许会有很大困难,但不读书人就太空了。”———这就是高凌,这就是她的可爱之愿她和陈宏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 



(责任编辑:瞿宗耀)    2004年08月20日04:44
2004雅典奥运会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国航

puma

太平阳光天使少儿重大疾病保险

优友地带

logo

logo

1

打造100000000个老板!
美国早教新模式火爆
废旧塑料垃圾变宝藏
香港玩具圆您财富梦
打长途每分钟6分钱!
手工巧克力赚钱更火爆
女人喜欢当然赚钱快
您开美容院-我投资!
年盈利10万只是刚开始
意大利时尚女鞋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