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贡布 从北坡首登珠峰的勇士--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雪域脊梁

《人民日报》:贡布 从北坡首登珠峰的勇士

杨庆军 扎 西 朱 磊

2011年06月15日08: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贡布展示与领导人的合影。  本报记者 扎 西摄
贡布展示与领导人的合影。  本报记者 扎 西摄
  【人物简介】

  贡布,藏族,西藏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人。登山运动员,曾荣获“新中国体育开拓者”称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5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被选入中国登山队。曾当选为西藏体育总会主席,全国人大第三、四届代表大会代表。

  1960年5月25日,北京时间凌晨4时20分,贡布和王富洲、屈银华成功登上了世界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创造了从北坡攀登珠峰的伟大壮举。

  从农奴到解放军

  1933年,贡布出生于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一个堆穷(农奴)家庭。由于家境贫困,贡布10岁开始为农奴主放羊,牧羊归来,还要为农奴主烧茶做饭,喂养牛马,“稍不注意,就要挨打挨骂”。

  “那是1955年的一天,庄园里来了几名解放军。”贡布回忆道。那天,解放军买了草和柴禾,生火自己下面条吃,第二天走时把剩下的面条留给了庄园,还给了几块大洋作为费用。“当时我觉得解放军太好了,和嘎厦政府的藏兵完全不同。”贡布说,“以前来的藏兵要吃要喝,霸占妇女。”

  后来,一位从日喀则朝佛归来的老人对贡布说,日喀则很热闹,有汽车、摩托车,还有金珠玛米(解放军),年轻人到内地学习,每月还能领到大洋……贡布听了,很好奇,自己也想出去看看。

  1956年,贡布约了两位伙伴,步行5天到达日喀则。“日喀则和老人说的一模一样,而且,我也当上了解放军,太高兴了!”贡布说。在班禅警卫营当了两年的炊事兵后,1958年秋,国家体委访问团来到西藏。“他们是来招募攀登珠峰队员的,我的身体很好,被选中了。”贡布说。

  攀登珠峰,挑战“死亡地带”

  上世纪60年代初,为鼓舞和激励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国家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拿出宝贵的财力、物力,组成了200多人的大型登山队。目标是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创造属于中国的奇迹。

  1960年3月,经过一年多艰苦训练的贡布和队友们,肩负着国家的重任,正式向珠峰发起挑战。

  近3个月里,登山队员和运输人员4次往返大本营与各营地之间,逐步适应珠峰地区的气候,并把一包包物资送往山峰的各个营地。大本营—6500米—7007米—8500米,登山队员步步为营,每到一个高度建立营地后便又返回大本营休息4到5天。

  第三次行军到8500米,天气骤变。贡布和队员们建立突击营地后撤回大本营。休息了10多天后,他们在5月中旬出发,开始突击顶峰。当5月24日下午抵达珠峰著名的“第二台阶”脚下时,30多人的登山队伍只剩下贡布、王富洲、屈银华、刘连满4人。

  “第二台阶”海拔在8700米左右,最难的是一个高4米多,垂直成90度的岩石墙,光滑陡峭,无从寻找攀着点。以前有几支国外的登山队攀登到此处都以失败告终,他们称这里为“死亡地带”。

  “我们当时进退两难,最后大家下定决心,死也要死在顶峰上。”贡布回忆道。

  面对岩石墙,老队员刘连满为大家当人梯,用自己的肩膀把队友们托上了“第二台阶”。为此,刘连满耗尽最后一丝气力,不得不放弃登顶。5月25日凌晨4时20分,经过艰苦的跋涉,贡布、王富洲、屈银华3人终于到达顶峰。胜利的喜悦战胜了疲惫,贡布从怀里掏出了一面五星红旗,借着皎洁的月光晃了晃。接着又把一座小型白色毛主席半身石膏像,放到顶峰西北边一块大岩石上,然后用细石保护起来。

  “为了纪念登上顶峰的胜利,我们还拣了9块岩石标本,准备回去献给毛主席。”贡布说。

  在这次登山中,牺牲了2名队员,冻伤了20多人,贡布被冻伤了右手的一根指头。

  珠峰守望者

  贡布始终保持着对登山事业和大自然的热爱,提起西藏的雪山、湖泊和河流,贡布如数家珍,经过长年的奔波与考察,西藏地图已深深地印入他的脑海。

  从北坡登上珠峰,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迹。而为了创造另一个奇迹,1993年,贡布提出并组建“攀登14座世界8000米以上高峰”的西藏探险队。到2007年,这支英雄的队伍终于攀登完了14座世界高峰。“这是人类的一个壮举,在世界登山史上是一个奇迹,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完成这样的集体攀登。”贡布自豪地说。

  为了保护珠峰地区的自然环境,在贡布多次倡议下,西藏于1990年6月1日建立了“西藏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贡布四处奔走,从珠峰到藏北,大力宣传禁止捕杀藏羚羊、野牦牛等野生动物。

  为了纪念攀登珠穆朗玛峰,贡布给两个孙女和两个外孙女分别取名为珠穆雍措、珠穆英卓、珠穆玉妮、珠穆英瑞,“珠穆”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圣女、女神,有高贵、漂亮的意思。

  如今,精神矍铄的贡布除了散步,就是在家用藏文撰写一本有关雪山的书,“书里记着山的高度、纬度,周围的湖泊,还有民间传说。已经写了30多座山了,两三本藏文字典都翻烂了。”满头银发的贡布笑着说,“是山给了我一生的幸福,每一座雪山都在我心里。”

(责任编辑:张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精彩图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