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圆桌:中国的基础大项如何推进--体育--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体育>>专稿>>人民日报

 奥运赛场一直有“得田径、游泳者得天下”的说法 

体坛圆桌:中国的基础大项如何推进

对话人:本报记者  陈晨曦  许立群  刘硕阳  范佳元

2012年06月20日08:2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题记:

  奥运赛场一直有“得田径、游泳者得天下”的说法,因为这两个大项金牌数量多。北京奥运会游泳金牌34枚、田径金牌47枚,总计81枚,在全部302枚金牌中,比例超过了1/4。

  以往,能够在奥运会奖牌榜领先的代表团都在田径、游泳上实力超群。但北京奥运会颠覆了这个“定律”,位居金牌榜第一的中国代表团共获51枚金牌,而在田径、游泳两个项目上仅收获了1枚金牌,基础大项上的尴尬并没有影响中国代表团的最终排位。在中国体育的布局中,田径、游泳究竟是不是关键的一环?是否有必要在基础项目上与欧美强国一争短长?中国体育对基础大项应抱有怎样的态度?

 

  中国是否有必要在基础大项上与欧美强国一争短长?

  许立群:田径和游泳是奥运赛场最古老的项目,是人类原生态的运动方式和开展其他体育活动的基础。中国在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体操等技巧类项目的成功证明了身体的灵活与柔韧,也应有勇气和信心在田径、游泳等体能类项目上不断突破。赶超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不能因为时间漫长、过程艰辛而动摇和畏惧。

  刘硕阳:国内外普遍预测伦敦奥运会美国将反超中国,占据金牌榜的首位,两国在基础大项上的差距成为主要依据。中国如果今后能在基础大项上有所突破,将进一步奠定在奥运会金牌榜上的前列地位。美国、俄罗斯之所以被称为体育强国,很大程度缘于其在田径、游泳上的强势地位。

  陈晨曦:反对!我认为不应在奥运层面对田径、游泳投入过大。在伦敦奥运会上,中国游泳和田径都有争金点,甚至比北京奥运会时还多,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容易。田径涉及跑、跳、投、耐力、爆发力等多种素质的比拼,随着世界田径竞技水平整体提升,竞争更加激烈,很难一家独大。很多国家都是在某个局部具备特点和优势,有所突破,比如牙买加选手的短跑独树一帜,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长跑领跑世界。即便是美国,在田径场上的冲金点也没有超过全部设项的一半。中国没必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在田径项目上追求全面发展,与美、俄等田径强国正面交锋,抓好自己擅长的竞走、男子跨栏、女子投掷等小项,具备2—3个争金点已经足够。作为基础大项,更应强调“基础”二字,重点抓普及,扩大参与人数,才是正道。

  中国选手要在田径、游泳项目上有所突破需要哪些条件?

  刘硕阳:毫无疑问,天才运动员除了夺取金牌,更能促进项目的普及程度和长久发展。但在中国,这样的感召作用并不明显。刘翔在雅典奥运会横空出世,李艳凤去年在大邱田径世锦赛上夺魁,这些成绩不足以影响更多青少年走进田径场。缺少青少年的广泛参与,涌现天才选手的几率将大幅降低。相比之下,美国对天才选手价值的利用和开掘就充分得多,“八金王”菲尔普斯经常被美国游泳协会请去为青少年游泳爱好者“现身说法”。

  许立群:中国田径名将刘翔、日本游泳名将北岛康介都堪称百年一遇的天才。而天才的发现要有展现的机会与平台,也要有慧眼识才的伯乐,教练员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一名选手、一个项目的命运。

  值得深思的是中国竞技体育一直遵从“三从一大”的原则,今天更应重视科学训练。刘翔在训练初期,教练孙海平就格外珍惜他的身体,任何微恙都要处理妥当,避免后患。北京奥运会,刘翔因伤退赛,这对师徒虽饱受质疑,仍坚持先康复身体,手术成功后才重新起跑。事实证明,这样的选择十分正确。日本泳将北岛康介在雅典、北京奥运会上共夺得4枚金牌,至今仍保持着极高的竞技水平,得益于对运动节奏的科学掌控,总能在关键时刻展现最好的自己。他并不计较成绩的起伏,不苛求任何比赛都要争第一,每次大赛后都会远离赛场和泳池一段时间,身心彻底放松,重新积蓄能量和运动热情。

  范佳元:日本将运动员送到欧美高水平教练员那里接受指导,跟国外的优秀运动员一起训练,学习先进理念和方法、手段,同时请一些知名教练员到日本传授经验,训练运动员和培训教练员。这些措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使日本田径的整体实力得以提升。

  校园体育在发展基础大项方面需要作出怎样的努力?

  刘硕阳:美国许多游泳好手出自高校,那里有良好的训练条件和教练团队,全美超过300所高校为优秀的游泳选手提供奖学金。美国游泳协会每年按照年龄、地区以及水平设立不同的训练营,每年秋天举办的全国选拔训练营,便集中了60名16—18岁最优秀的长池选手。美国参加伦敦奥运会的选拔赛不久便将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进行。

  范佳元:与美国类似,日本的学校体育也是基础大项的摇篮。1964年东京奥运会后, 日本体育政策的重点不再专注金牌,而是转向发展闲暇体育,推进大众体育,整体目标转向了体育发达国家的模式。在日本,游泳是深受大中小学重视的基础项目,稍具规模的中学和小学都有正规游泳池,大学之间经常组织高水平游泳联赛或对抗赛。凡是游泳才能出色的选手, 从中学开始就可以获得政府津贴,升大学时可以免试。北岛康介就是10多年前一项游泳辅助计划中被发现的苗子。日本政府、企业和学校,都把培养孩子的游泳技能当成一件大事。

  陈晨曦:在中国的校园,田径和游泳是被忽视的项目,孩子们可以参加足球队、篮球队、乒乓球队,极少有机会和愿望参加田径队、游泳队。游泳和田径的人才培养仍然局限在专业体校,割裂了业余与专业、兴趣与提高的通道。在体育课上,田径成为枯燥跑圈的代名词,游泳因为安全问题与课堂渐行渐远。孩子们不能切身体会到田径和游泳作为体育项目的纯粹,又怎能产生热情?此外,练田径、游泳的孩子出路也成问题,大学校园还不是基础大项的沃土。失去群众基础,涌现出10个刘翔又能如何?家长肯定不会冒着风险把孩子推上田径场。

  许立群:菲尔普斯从小在家乡的北巴尔的摩水上运动俱乐部接受游泳训练。俱乐部面向所有游泳爱好者,依据水平高低分为不同组别,配备不同级别的教练员。此外,俱乐部也为有能力、有抱负的教练员提供了上升通道。菲尔普斯11岁师从教练鲍勃,师徒相依相随、相得益彰。我国现有训练体制和模式下,启蒙教练基本没有可能与队员一道成长历练、共同享受胜利的荣光,积极性受到挫伤,人才流失严重。基层缺少高水平教练员,是阻碍我国基础大项持续发展的一大难题。

  陈晨曦: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参加田径基础训练的人口不超过100万,参加系统训练的不足10万人。实际上,中国人并不缺少对田径和游泳的热情,已有50余年历史的北京环城跑延续至今,参与者异常踊跃,各种长跑俱乐部和长跑协会也人丁兴旺。至于游泳,更是很多青少年在暑期青睐的健身方式。但社会和校园未能给孩子们提供足够的活动场所和安全保障,以至于伤害事件频发。如果能正确引导和释放人们对于田径、游泳的热情,对于增加田径和游泳人口、促进项目发展都是好事。然而,项目协会对于爱好者的服务职能体现不足甚至是空白,重心只顾向奥运战略倾斜,这种“重竞技而轻群体”、“精小众而轻大众”的发展模式,应该在伦敦奥运会之后有所改变。



  【快捷查询】
  足球 中超 足协 国足 女足 亚冠 国际 篮球 男篮奥运热身 女篮 CBA NBA
  综合 乒乓球 羽毛球 网球 排球 图库 奥运 欧洲杯 明星 赛程 留言 微博


(责任编辑:杨磊、胡雪蓉)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