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名记转会”起风波 >> 相关新闻
 
2001年11月02日08:31

李响接受“马拉松”专访:我跟米卢关系就是特殊


  我跟米卢一样,都有点儿运气。--李响 

    李响 

    《体坛周报》记者。北京人。1998年北大硕士毕业后,加盟《广州日报》。2000年调任《广州日报》下属《足球》报,成为中国国家足球队随队采访记者,采写大量有关中国队征战的报道,并与她的主要采访对象——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米卢建立深厚友谊。2001年7月十强赛前,她转会《体坛周报》,创下国内体育记者转会费最高纪录,轰动一时。 

    李响所著《零距离--与米卢的心灵对话》一书,10月28日面世。书后所附“李响简介”称:“作为足球记者,李响最为成功、最有价值的工作在于能够及时、准确地得到国家队第一手新闻。” 

    10月30日飞成都。当天,米卢率领他的几员大将正在那里“国足英雄天府行”,第二天,李响的《零距离--与米卢的心灵对话》将在那里签名售书。 

    采访李响,不是一个容易作出的决定。第一次听说她的名字是在7月初,那时我急于找一个够重磅的选题来做我这个版面冠以新版名之后的开篇,“你去采访米卢吧,老头儿谁都不理,只有《足球》一个叫李响的女记者例外,试试你的本事。”这样的建议面前我毫无斗志,自己“足球盲”一个当然知难而退。未到月底,就出了李响“三个月300万”天价转会《体坛周报》事件,这才知道这个李响原来是这么大一个人物,进而听说她还带动出了一个体育媒体竞相派年轻漂亮女记者去采访米卢的风潮。这才知道原来相关这事儿的种种传说是带上些颜色的,所以当朋友冲过来说“去采访采访这个人,她这件事可是绝对写得进新闻史的”,我躲避犹恐不及还有点儿气急败坏:“你让我问她什么?怎么问?” 

    太知道大家的预期了,做这样的选题下场多半只有一个:只要我的文章不能让大家印证他们认定的那个结果,他们就会觉得是我没问出来,是我失败。可是,要是我穷追不舍地去问他们想问的“那种”问题,那文章中将呈现出来的我的样子未免也太难看点儿了吧? 

    接下来,是中国队冲击世界杯出线,米卢一夜之间俨然成了一个神。然后,是10月28日李响出书新闻发布会的事,她与米卢在一起的照片报上、网上、电视上被贴得到处都是,热得有点儿让人坐不住。于是从网上调了一大堆资料看,然后有了兴趣:既然大家都在说她,说什么的都有,为什么我不能去听听她怎么说呢? 

    最终30日我对李响的采访,被她称作是“马拉松”。下午3点我到达我们约好的成都喜来登酒店,最后离开时间是晚上8点。这其间随李响去了一趟米卢他们与成都球迷联欢的会场,旁听了两家成都媒体对她的采访,听到一位摄影记者边拍照边说:“给你拍明星照吧,反正你现在也是媒体明星了。”她在成都的舅舅、舅母专程做了她爱吃的北方饭食送到酒店,我也硬着头皮在旁边等到她吃完再把两位老人送走。我们的采访在球场边、停车场、汽车上、酒店房间里进行,不时被打进她手机的电话打断:约采访,谈转载她那本书的意向和首付款,朋友的嘘寒问暖。直打到手机没电,她借了我的手机给广州家里打电话:“你看见了吗?有报纸说咱俩协议离婚了已经……”临了,不忘了问一声:“龙龙呢?”她告诉我:“龙龙是一条狗。” 

    对敏感的问题,我回答得非常好 

    记者:第一站签售为什么选成都?行前有媒体问你的心情,你用了一句舒婷的诗:“心颤抖着不敢启程”。 

    李响:其实没事儿,很多人都问过我很多敏感的问题,但我觉得我回答得非常好,我不介意他们让我再回答一遍。但总还是有一种对未来不是很有把握的感觉。像刚才有电话告诉我有人在说我的书是“李响的恋爱指南”,它居然会又引起新一轮的、不好方面的炒作,我还真没有想过。 

    记者:我在飞机上读了你这本书,刚开始看不太舒服,觉得你有点儿炫耀跟米卢关系的亲近。后来好了。 

    李响:为什么我要写那第一章?因为大伙儿一直在猜,我跟米卢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米卢为什么只对你好?我觉得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而且这一章也涉及到我是怎么进入这个圈子的,我觉得我应该有交代。所以这一章非常重要。然后就没有了,再出现我的时候就是我“转会”,这一事件我觉得也应该向大家交代一下,因为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提纲里这一章要写一万字,写到7000多我说也差不多了,而且我也写不出来了。 

    记者:你出书时机选得很聪明,有趁国足出线之热打铁的意思。 

    李响:我的策划去年底的时候就跟我说了,想十强赛之前就出。当时我觉得时机不成熟。 

    记者:为什么你觉得不成熟? 

    李响:首先作为一个足球记者来说,我自己成熟不成熟,这是一个问题。去年7月份在西安中国队要打一场赛,当时西安台要采访我,我死活拒绝,可它就非得要采访我,就问了我两个问题,我回答得非常的差,因为当时确实还是积累得不够。我从一个对足球一窍不通的人到现在,是有一个过程的。今年8月初去上海东方电视台做“唐蒙视点”,做完感觉不错,觉得我能说出一些东西,逐渐自己有一些见地,在我以前,没有,你让我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你有东西了你就能自然流露出来。 

    是不是“美女记者”,我不需要辩白 

    记者:“唐蒙视点”是你第一次出镜。就是那一次好多人惊呼:这就是李响啊!网上有一篇文章说:“很纯朴很阳光很中国化的大姐形象敲碎了无数不屑者的有色眼镜。”你这个时候走到前台来,是觉得自己可以了,还是觉得需要让大家看看你了?现在有一个新名词叫“美女记者”,大家的印象中发端在你,就像有人说“各媒体争相派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去采访米卢”是从你这儿发端的一样。 

    李响:其实是有差距的。我不知道他们这个“美女记者”是怎么定义。你跟我本人聊过,你看过我写的报道,你了解我当初是如何进入足球圈然后到现在,可能你会更明白我是怎么样的一个记者。我觉得不管是“美女记者”还是怎么样,首先你是记者。就像“美女作家”,首先你是作家。我对我的职业非常尊重,我的同行可能对我会有一些不好的评论,但谈到敬业,他们都会承认“李响是一个非常敬业的记者”。其实比“美女作家”更不好听的话还有,“狐狸精”什么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我不用去辩白。因为不需要,因为我自己不是。 

    记者:现在《足球》报的一位年轻记者被说成是你的继任,《足球》报甚至做过一个整版她的图片,网上居然有她一个写真集。这样一来,索性把“美女记者”这个事儿给坐实了。而在你前面有一个任田,有一位记者说得直白:“当年《足球》曾派长得美丽且文章也很雅致的西安女子任田攻克米卢,前者愤然转投《南方体育》,结果却成就了李响。”并据此说:“李响是一个震撼新闻界的历史性人物,她摧毁了中国新闻界多年的传统秩序和价值观。” 

    李响:他们其实都不了解情况。任田是报社临时找来的,后来报社想内部挖潜就找到我,她就被被《南方体育》请去了,是这样一个过程。 

    记者:就是说没有一个她不愿意干这件事儿,而你顶上去,没有这样一个过程? 

    李响:对。 

    我离得近,是因为我跟得久 

    记者:第一次听到别人把你工作的成绩归因到你与米卢的那种关系时是什么感觉? 

    李响:这个消息是米卢跟我说的,别人问到他。当时我有点郁闷,后来就不太在乎了,因为我本来就不太在乎别人说什么,从小到大。老米看得也很开,他开玩笑:“我有1001个女朋友。” 

    记者:为什么会郁闷?从来没有想到过别人会这样说吗?你肯定不会不知道与同行比起来你有多特殊。 

    李响:没有,我觉很正常啊,大伙儿都一样儿采访。中国人就是比较善于联想。 

    记者:有一个老国脚曾对他的记者朋友这样评价你:“她很会讨好人,而且一个女人跟屁虫似的跟着我们风吹日晒的,挺艰难。”很多时候都是你一个记者在跟着他们吗? 

    李响:其实从头到尾跟下来的记者是比较少的。主要是专业报纸,因为日报它不可能花这些钱,哪儿都去。 

    记者:有一个你的同行就跟我说:李响的长处在于女人视角,写那种比较生活化的细节。别的记者不这样做吗? 

    李响:可能做得比较少。传统的足球报道,单纯报道比赛是比较多的,打法呀,用人呀,像我的话写这些就少一点。可能女记者的性格特点吧。而他们没有把目光去集中在这上面,他们了解得比较少。 

    记者:男人可能更多注意力在战术、阵型这些上面。不过我想,人家不那么写,可能也因为人家离得不那么近吧?我今天就碰到一个记者,他跟我说:“做消息报道拼的就是谁能拿到独家,这点上,李响是我们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的。” 

    李响:你看日报记者,他不可能常年去跟队,而我有这个优势,我就是常年跟队。而且我需要的不仅是消息,还有深度报道,我就要跟球员、跟教练去建立关系,那我建立得肯定比他们好。这一年多来我跟队,是积累的一个过程,而十强赛是我应该爆发的时候。你觉得你十强赛拿的料不如我多,但你这一年半,没有像我这样付出过努力,你也没有像我离得他们这么近。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不太在乎,有机会为什么不抓住 

    记者:这样说来,《足球》是不是很倒霉呀?你在他们哪儿积累了,然后上《体坛周报》那儿爆发去了,而且干净彻底根本不能给他们供稿。一般人该是要被气疯了。 

    李响:《足球》这次对我真的非常不错。我在《广州日报》工作3年我觉得我非常努力,他们给了我很多机会,和我同进报社的人没有人得到跟我同样的机会。 

    记者:而且是他们给你到《足球》当记者这个工作,让你成为了现在的你。那我就想问了,既然他们对你这么好,如果是我,我就会觉得从情感上,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们,对自己不太说服得了。 

    李响:我在书里写到了,我就是觉得因为我要为我的今后考虑,我不想在这个圈子干很长时间。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为什么不抓住。 

    记者:网上有人呐喊:“请问李响,你做人的底线是什么?”文章中说:“《体坛周报》于李响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仇家我想那是球迷全都了然的事情。就是他们面向自己的百万读者,用一种阴狠而又狡猾的笔调——就是既让读者明白李米的‘不正常关系’,又让李米抓不到足以对簿公堂的把柄,实现一种极其下作的攻击。可是不见公开道歉,不见有谁忏悔,人家在隆隆的攻击声中就坐到一起了,在巨大的物质诱惑面前,人还需要坚持点什么吗?” 

    李响:其实我不太在乎。因为《体坛周报》它一直是“倒米”,所以很多人就说它是这样。其实是网上的更多。《体坛周报》可能也有,但是像网上那种人身攻击,好像我没见到。 

    与米卢关系的秘密,在于交流 

    记者:问一个大家都最想知道的问题吧,就算米卢喜欢女记者吧,那为什么独独就李响能跟他那么好呢?好到就像《体坛周报》老总在你这本书的序里写的,帮你拎包的程度。为了建立这样的关系,你做了怎样的努力? 

    李响:第一我有优势,足球记者里没有几个会说英语的,首先交流要有优势。第二,你得去跟他交流,然后你的这种交流要被他接受。如果你去跟他交流他不接受你,那也是一个问题。这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好在我可能比较幸运,他接受了我。我跟他的交流他觉得比较喜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跟米卢性格上可能有相似的地方。比如乐观,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说自己。 

    而且,我根本不懂足球,等于是一张白纸,他可能更愿意,哎,我教你点那什么。其他足球记者老是指手画脚,他反而觉得……米卢这个人是相当自负的:我带了四次世界杯,你来说我的打法,说我的用人,他觉得你没资格。而我根本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是一个学生的样子,而且我这个人不耻下问,他反倒觉得“哎,不错”。要说我们关系特殊,就这点儿特殊。 

    记者:我觉得米卢可能挺孤独的,在一个远离自己故乡的地方,身边都是语言不通也不是那么相信他的人。你们足球媒体中间不是还分“倒米”和“保米”吗,你是怎么就能够认定他是好的,是对的,你几乎无保留地支持他? 

    李响:其实也不是,你看那时候有很多人说我是“拥米派”,有人说“唯一一个支持者就是李响”怎么怎么样。第一我什么都不懂,这不得不承认,所以他教我什么我就是什么,我就会像他这样去理解足球。而且,我不管做什么报道,我的出发点都是比较好的。很多都是揭露中国足球的黑幕啊、假球、黑哨,我不会去关注那些东西。因为我觉得在这条冲击的路途上,我看到的一切,我觉得米卢和这些球员都是不容易的。我希望他们走得更顺畅。 

    对于记者,变革是好事 

    记者:你的书里有个细节,转会发生之后的7月25日你赶到中国队为十强赛备战的昆明,“他们走出训练场的时候,宿茂臻、张恩华等人经过我的身边,都说了同样的一句话:“转会了?身价比我们还高?!”这一段的后面,你写道:“也许是第一次,球员们开始重新审视着一直围绕在他们身边的这些足记们,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也许只是被他们视为微不足道的‘狗仔’,而现在所有一切都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 

    李响:对,到现在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跟我这么说。 

    记者:然后我就看到一个评价:“中国体育新闻的市场化运作,远远走在了中国新闻界的前列。‘李响转会事件’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产生的,它可以说是中国体育媒体从业人员的市场价值从根本上得以确立的标志,也必将影响到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今后的市场价值。”把这件事提到了这样一个高度。对于自己成为了这么样一个角色,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挺骄傲的吧?你书里有一句话:“如果中国队冲击世界杯成功,我将成为最幸运的女足球记者。”你是不是也认可上面的看法? 

    李响:怎么说我原来没有想到这些。我没有提升到这么高的高度,但很多人都跟我说过。 

    记者:你在书里也写了:“如果我的‘天价转会’真的会对人们认识市场规律有一些借鉴,那么我受到的各种委屈或许是值得的。” 

    李响:对,如果你说这是一种变革也好,一种突破也好,对于记者来说是一件好事儿。 

    改变我生活的不是米卢 

    记者:有人说:“在金钱方面,李响是有史以来中国体育记者(也许是所有记者)当中最大的受益者。”现在关于你的转会费,你好像出来说过“三个月300万”这个数字不准确。 

    李响:哪个数字都不准确。 

    记者:大家在讨论今后是否记者的价值要开始靠转会费来体现了。 

    李响:金钱肯定是衡量一个人的一个标准。但它不是所有标准。记者本身就是写报道的,是让人来看你的文章的,首先你的文章要被读者接受,让他们喜欢。你获得了认可,实际上这就是你价值体现。这种高价转会不是说什么时候都会有的,因为,像我这种转会有很多的因素,第一它看中我的能力,第二它打击竞争对手,不光是看中我自己本身。 

    记者:有一个说法,“有人曾经跟米卢打赌,说米卢将会改变李响的生活。结果米卢没有敢应赌。” 

    李响:这绝对是假新闻,没有人能跟米卢打到这样的赌。 

    记者:不过,米卢是改变了你的人生是吧? 

    李响:不是他改变了我的生活,是做足球记者改变了我的生活。而他是我通往成熟的道路上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记者:但你在这本书的序里有这么一句话:“我的命运早已和米卢联系在一起。” 

    李响:在足球里面是这样。如果中国队出不了线的话,我想我会成为罪魁祸首之一了,甚至“红颜祸水”这样的话别人都说得出来。 

    记者:另外,大家也在问,如果米卢走了,李响作为一个普通的体育记者,她能有多突出? 

    李响:本来我就打算干到世界杯,将来我可能都不做记者了。我曾经想过我可能去做律师,做能更多自己把握自己的事。  

《北京青年报》 2001年11月02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米卢、李响签售遭遇尴尬 球迷:我们是对组织者愤怒

不吃足球记者“青春饭” 李响世界杯后当律师

首印5万不够量 李响称出版单位准备再版

曾经被米卢轻视 李响解析“好医生”米卢

游漓江 侃大山 亮脚法 米卢桂林作秀

李响的一夜成名成为一种模式 豪赌李响

比米卢早到一天 李响悄然抵蓉

中国青年报:29岁的李响是时代竞争的幸运儿

国内足球人物

国内足球专题

神奇教练-米卢

“名记转会”起风波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