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名记转会”起风波 >> 相关新闻
 
2001年12月31日20:52

我的2001五彩缤纷--娱乐版之“八面李响”

叶高


  年关又近,各类“十大总结”又见诸报端。近日,就有一帮娱乐记者评选出本年度“中国十大记者”,女记者李响独占鳌头。延续本报曾为李女士做过的一个专题,现在从八个方面为李响做一个“年度总结”,希望能还读者一个本年度记者圈中“最著名风云人物”的真实形象。“我的2001五彩缤纷”

    ———专访李响 

    我们想登一份原版的“李响2001自我鉴定”,可她不肯:“出了本书,大家炒作一下没什么,可老是带着某种眼光和语气来针对我,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有话,总还是要说的———

    “走?为什么要走?我觉得自己现在活得挺好的。出国我能干什么,在这里,除了码字,我还有很多可以干的事。”尽管觉得一年多的风雨和人言很乱心神,但她显然觉得惬意的事总归多一点。这与当初她将于明年世界杯赛后移居美国的传言果然不同。

    李响说,自己一旦不干记者了,就去做律师。“我还真没想好,做律师只是原来的想法。现在,我主要想的还是履行工作合同,跟随中国队到世界杯上走一趟,期望能有十强赛那样的喜悦。”行,说变就变。

    “从广州转会时,不是只签了三个月的合同吗?”我问。“是呀,不过中国队出线了,我的工作合同也自然延续到明年。”她回答。“跟米卢的合同性质一样。”我“刺了一刀”,电话那头,她很爽朗地笑。

    “其实,我觉得自己真不像人家说的那样,你跟我接触过,难道不觉得我挺有人情味吗?”李响突然间变得很委屈,我静等她继续。“公平地说,我的言行,对任何人都没有杀伤力,不像……算了,不说了。”

    那就说点兴奋点的话题。“到底你的2001能用哪句话来概括?”“我的2001?应该是五彩缤纷的,也挺叫我满意。”李响给人的感觉,真像孩子的脸。

    那2002呢?“也许,世界杯之后,我会开始自己的另一种人生。生活是永远变化的,我自己也总是带着一种探险的心情投入每一个新的生活位置。当初从北京到广州,又从广州离开,从搞社会新闻报道,到足球报道,我自己都无法预知,但我知道,追求一种不断变化着的生活,就是我的动力之源。”

    “所以,我的目标,永远是‘下一个’”。嘿,又跟米卢的口气一样!

    本报记者第1面:争议不休

    关军在提到李响这个人时是这样说的:“被打的女子长久地保持着沉默,对一个一不还手二不还口的女子动粗,而且是群殴,我不知道有什么乐趣;当她终于鼓起勇气在一次心灵对话中试图辩白,等待她的自然是更猛烈的打压,一本书里三两句怨怒被淹没到文人汪洋大海般的口水中。打击的动作不仅更粗暴,而且更下流。

    “第一次见到李响是在月,北京建外著名的星巴克……谈到了十强赛,谈到了自己也要去沈阳看球,‘有票吗?’‘还没有,买吧。’‘别,我给你想办法要两张。’李响的承诺让我有些惊愕——我们此前连电话都没通过。

    “十强赛首场比赛的下午,我正在与‘黄牛’讨价还价,电话响了:‘我是李响,你怎么还不来取票啊?’……”

    李响自出道以来,各方的争议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在足球新闻有些沉闷的月末,竟然有两位老记还在为李响而在网上公开叫板,而且其观点还针锋相对,关军称李响的处境是“一大帮男人在围殴”,董路干脆称自己就是那些人之一(“吾辈”)。瞧董路怎样说:“关老弟将吾辈对李响现象的评说比喻为类‘东北男人打女人’的‘群殴’,实在精辟无比。我搞不懂是不是一干人一起对一个人进行评说的现象就一定要被定性为‘群殴’?而这样的‘群殴’是不是一定就是‘粗暴的’、‘下流的’,是‘比流氓还流氓的’?

    “结果是李响帮关老弟找到了十强赛球票,令关老弟‘感激涕零’,依我的理解,不论是作为同事,还是对付自己的书的特约编辑,李响举手之劳为关老弟找张球票,真的不能说明什么。当然,如果是自掏腰包专门买张球票,请关老弟看球,我倒会颇为震惊地表现出一份肃然起敬。”

    这实在是很精彩的一场辩论,而这些争论,只要李响身为足球记者一天,相信都会一直持续下去。

    第2面:不是记者

    杨杰说:“以综合实力衡量,李响远远未达到一流记者的水准和功力。她在基本功、文法学、世界观、辩证法和逻辑性等方面,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很多。”

    看看李响的文章:“在明年的世界杯上,‘快马’李毅无疑要比李金羽更具有发挥的空间,因为速度是中国队与世界级强队抗衡的一大武器。其实,早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对印尼队时,李毅的表现就深受米卢的赏识。”

    李响已经是一位跟中国队近两年时间的“老记者”,甚至可以说是其中一位权威,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还是爆出了“李毅最后一场与印尼比赛的表现,受米卢赏识”的明显错误(李毅在那场比赛连替补也不是)。

    李承鹏很尖刻地认为:“Lily不是一个新闻记者,新闻记者应该像个探测器,但Lily却像个接收器,有人会专业地、及时地、详细地、保质保量地把‘新闻’发送过来,剩下的工作只是把英语翻译成汉语并用E—mail发送回报社。”

    “我怀疑米卢之所以选择一个当初不懂球现在也不怎么懂球的人作为‘米卢通讯社’的惟一发布人,是一个‘阴谋’。这个‘阴谋’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也违背了真实,使关于米卢的故事永远按照他的个人意愿发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新闻的民主性、民众知情权遭到调戏,我们每天只能听到同一牌子的‘小喇叭’广播。”

    此时,再看看本报专栏作家杨杰为李响作出的第一句评论,就知道杨杰的话,其实相当中肯。

    第3面:挖角成名

    新浪网曾经披露:“真正使李响的名字响遍全国的是《体坛周报》的‘挖角’事件。《体坛周报》是《足球》报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在经过一系列幕后操作之后,《体坛周报》于今年7月24日十强赛前夕与李响在广州花园酒店签定协议。协议规定:李响在这3个月内(十强赛期间)可获得高达300万元的薪酬,但有个关键性的条件:不得向《足球》报供稿,为了掩人耳目,李响充当新浪网的特约记者,但稿件主要提供给《体坛周报》,而300万的薪酬则由《体坛周报》通过新浪网支付给李响。”

    对此,李响很坦白:“任何报纸如果要高薪挖一个记者,首先要看的是工作能力,其次是他能够得到多少市场价值。实际上《体坛周报》在挖我的时候,肯定是要打击竞争对手的。”

    没错,真正让李响出名的确实是这件“挖角”事件,至于报酬是传说的“150万”还是“300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响自己说出了这次挖角的实际作用——“肯定是要打击竞争对手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足球新闻残酷的竞争性。

    至于提到“为了掩人耳目,李响充当新浪网的特约记者”,现在再翻查资料就觉得挺有趣了,因为李响在新东家全是用真名,而在那个网站,则是用其名字的汉语拼音——“LIXIANG”。

    第4面:“淘金”有术

    “像黑匣子一样捂着盖着的中国队十强赛名单在阎世铎办公室里面通过,时间是下午5时50分,足协先是严令名单不准外泄,阎世铎甚至亲自与米卢交涉,‘绝对不可泄密’。当足协有官员得知女记者手里已掌握这份名单后,马上向阎世铎反映,阎召回在外与记者喝茶的董华,让新闻官向新华社与中央电视台发出通稿,这一招实际并没有破了李响的独家报道通道,因为她是从‘米卢’得知‘大名单’的出台理由。”《足球》是这样写的。

    李响虽然到现在还偶尔会犯常识性的错误,但仍然很难动摇她中国男足新闻第一人的地位,原因?她原先供职的《足球》说得非常清楚———“并没有破了李响的独家报道通道,因为她是从‘米卢’得知‘大名单’的出台理由。”

    董路则从公平的角度来议论:“关老弟称‘群殴李响’是一种‘不公平’,那么,我想问一句:‘李响式独家新闻’对全国其他七千余名足球记者(除去关老弟一帮同仁)是一种‘绝对公平’吗?

    “一名足球记者,比中方教练组、国脚都‘领先一步’得知‘首发阵容’、‘集训名单’、‘战术打法’、‘换人方案’等等核心机密,这真的正常合理吗?”第5面:公关有方

    新浪网在《著名足球女记者李响简介》中这样介绍:“李响,著名足球女记者,北京人,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和国际政治系,拥有文学学士和法学硕士学位。”

    李响这样自我评价:“我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同事和同行非常了解,我认为,要完成采访,首先要善于沟通,这样才能得到你采访对象的理解。从这方面讲,我是个称职的记者。”

    似乎如李响自己所说的那样———“流言来自我所尊敬的同行”,但也许最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传言就是李响是因为会米卢的母语———塞尔维亚语才得以与米卢接近的。实际情况是,会塞尔维亚语的记者不少,而且也与米卢打过交道,但最后成为他的红颜知己的,只有李响这位毕业于英语系的学生。

    米卢的英语并不好,为什么李响最后成功接近了他———“要完成采访,首先要善于沟通”,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原因。

    第6面:成了偶像

    在报道米卢李响签名售书的消息时,《华西都市报》写到:“排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几名川师的大学生,想到马上就能与神奇米卢和著名‘女足记’李响见面了,大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表达着自己的激动心情:‘李响写的这本书让我知道了许多国足和米卢征战的内幕,她写得确实不错。’‘我毕业以后,也想当一名体育记者。’”

    杨杰则为其定位为:“……我便始终觉得李响活似‘博斯曼’。博斯曼此人并非一个纵横球场的杰出球员,但他在球场外点燃的一根‘自由转会’官司的导火索,分明引爆了一段值得我们思考和铭记的足球法案历史。”

    李响已是名人,某位大学生受到李响成功的鼓舞,称自己“毕业以后,也想当一位体育记者”。但李响究竟是那一种类型的名人?——因为与名人(米卢)关系好,所以成为名人;因为与名人有一些“传闻”,所以成为名人;还是因为自己的勤奋努力与聪明才智,最后成为名人?

    也许,杨杰的“博斯曼”说法,可以为名人李响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第7面:权威作家

    《零距离》出版后销势十分畅旺,“对自己的书一面市就在全国各地大受追捧,李响表示自己开始并没有想到,听说出版单位已经在着手准备再版,因为首次付印的5万册根本不够量。”

    新浪网说:“由于作者是所有记者中与米卢个人友谊最密切的红颜知已,可以‘零距离’贴近米卢,所以所获取的信息比任何其他中国记者都要多得多,也更‘机密’和真实得多。本书的内容对广大读者尤其是球迷读者无疑是非常‘解渴’的,它对于了解神奇的米卢,了解中国足球这段里程碑似的历史,具有其他任何资料所不可替代的作用。”

    自“零距离”后,李响就成为作家了。《零距离》很畅销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没想到她成为作家后,也还是有作家的流言,一次在大连的推销活动中,她与大连记者座谈聊天,没想到在网上便成为了“大连记者像小朋友那样,坐在李响周围听报告”。

    这也许是关于作家李响最有趣的一则流言了。

    第8面:朋友李响

    神奇米卢不但会享受足球,原来还挺会抒情,挺有柔情的,瞧他在《500个日子我们风雨同舟》中写的:“读着这本书,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美丽的往事,风雨中我们相伴,从上海到沈阳,从那一天我们共同踏上中国足球的旅程到现在的500多个日子。

    “今天,我们的梦想成真。当全中国在为中国队欢呼时,我却想告诉人们,这个女孩也是中国队成功的一部分。

    “我只想说,谢谢你,LILY!”李响说:“我在不同场合说过很多遍。米卢是我的启蒙老师。作为长辈,作为老师,我很尊敬他;作为朋友,我很喜欢他。但不知为什么,人们往往忽略了前两点。”

    李响与米卢,正如米卢自己说的那样,是“风雨同伴”的好朋友,正如一位资深体育记者所说,从米卢执教中国队的第一天起,到现在中国队出线,全国7000多名体育记者,自始至终支持米卢的,也许只有李响一人。

    不管她的支持是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她所支持的人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所以,作为一位好朋友,李响也正在分享米卢成功的果实,这很正常,也很公平。

《羊城体育》 2001年12月31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不少球迷冲着霄鹏和茂臻而来--李响拉鲁能四将卖书

为了你深爱的足球 为了深爱你的球迷--李响留下来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14)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13)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10)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9)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7)

图片:名记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在线论坛(4)

国内足球

“名记转会”起风波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