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名记转会”起风波 >> 相关新闻
 
2001年10月30日01:36

中国青年报:29岁的李响是时代竞争的幸运儿


    29岁的李响,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红起来的。3个月前,长沙《体坛周报》买断李响在十强赛期间到世界杯结束的全部报道文字,其中前三个月的身价是100多万元,开出了当代中国记者的身价之最。李响因此“转会”离开了《体坛周报》的竞争对手———《广州日报》旗下的《足球》。这样一来,李响在体育界、经济界、新闻界乃至社会学界都爆出了一声巨响。

    李响转会,是经济学、社会学、当代中国新青年工作价值观的一个活标本。对于离开真诚挽留她的《广州日报》,李响如是说:“对培养我的报纸,我不会产生很大的负疚感,或者叛逃感,我毕竟为《广州日报》服务了3年,我并不觉得亏欠它,毕竟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从情感上我可能欠它一点。是它给了我一个机会,我很感谢它。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这个机会。很可能换了别人,不会这么好地完成任务。这是公平的。”在这里,传统的个人感情意识、施恩与受恩意识已经被平等的契约观念所取代。这样对谁都轻松,谁也不欠谁。

    李响的机会和契约观念,是市场的竞争所提供的。没有市场竞争,就绝不会有这三个月100万元的机会。如果人人都只能在传统的事业单位内部流动,那么,走到哪里都是按部就班,职称、岗位、工资都只能照搬照套,如果“转系列”(如从艺术到新闻)或转行,这一切甚至都得从头开始,从零做起。原有的起点再高,可能都没用。人生能够经得起几次这样的“从头再来”?是市场机制下的媒体,使年纪轻轻的李响得以跳出单位、职称的框框,获得自身的巨大价值空间。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有一个关于竞争的观点,他认为:信用是竞争出来的。明晰产权是人们追求长远利益的动力,在这个动力之下,人们有获得信誉的要求。“无恒产者无恒心,无恒心者无信用”。政府的作用就是保护产权,而过多的管制、模糊的政策不仅为腐败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且经常会失败,而且是比市场更失败,并导致极严重的后果:消灭了市场形成信用的可能。当竞争不存在的时候,信用又有什么意义呢?

    从李响转会,我们不难看出,市场竞争不仅出信用,而且出人才,出机会,出效率,出效益。这样的竞争,胜过千言万语,胜过千万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呼吁。不管是对企业的效率还是对人才的使用效率而言,竞争得出的效率都是空前的。《体坛周报》和李响的签约是:如果中国足球队不出线,那么签约就只三个月,三个月后李响走人;如果出线,那么此约续签到明年8月世界杯赛结束。用人目标非常明确,用的也正是李响的最擅长之处、最高起点,李响根本不必也不能从低起点做起,否则对《体坛周报》毫无用处。要的就是现在,且不问对方的职位、职称、工龄。真的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李响呢,正好借此空间把自己所能发挥的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把该实现的自我人生价值也借此充分实现,丝毫的时间和精力、才智浪费都没有。对双方而言,都是很经济很合算的选择。

    效益方面,也是“双赢”,十强赛期间,《体坛周报》发行量由平时的150多万份攀升到200多万份,这其中固然有中国队出线的原因,但与李响这个中国足球队的首席随队记者的加盟也是分不开的;而李响则从这种加盟中直接获报酬百万计。此事引起的轰动效应以及由此带来双方的巨额无形资产,更是难以估量。

    有人说,李响真幸运。我说不,这是时代的幸运。只要有竞争,谁都有机会;只要有竞争,什么样的人才都不会被埋没;只要有竞争,什么样的资源都不会被浪费。李响是特例,竞争是通理。 

《中国青年报》 2001年10月30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与米卢零距离的终结? 女记者李响透露“退”意

售书发布会:三次拥抱泄天机 米卢头顶竟是假发

“我欣赏她的与众不同” 米卢为李响新书作序

国内足球专题

“名记转会”起风波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