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评论 >> 金台茶馆 >> 嘉宾聊天
 
2001年11月19日12:04

著名足球记者李响作客人民网聊天实录


  人民网广州11月19日电 今天中午,著名足球记者李响作客人民网体育论坛,与网友进行了交流,以下是聊天实录。 

    李响:大家好  

    真将魂: 你最欣赏米卢的什么?

    李响:米卢的乐观精神,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永远保持对生活的热爱。 

    天边行走的云: 书卖的怎么样了?

    李响:书的销量还不错,10多万册了。

    凤凰喂食: 李响,平常感觉压力大吗?     

    李响:有压力,不过做任何工作可能都会有。还好,我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策马笑西风: 对中国世界杯抽签怎么看? 

    李响:我希望这回我们还能够有象上一次那样的运气。 

    高高兴兴上学: 对中国在世界杯上的前景怎么看? 

    李响:我在成都的时候,碰上了一位预言家,他说世界杯他已经算好了,中国队能拿第14名。我希望如此。 

    廉彤:你是否认为米卢的乐观来自于他的思维方式,就是thinking positive,这也是他成功的关键?

    李响: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在中国足球圈一提到冲击世界杯,大多数人想的都是不可能。因此我感觉他的乐观很重要。十强赛之前米卢在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也曾经提到带领中国队冲击世界杯是他人生中遇到的最大挑战。他说如果他总想着失败的结局,那么干脆打包回家吧。

    庄民: 有人贬低米卢,有人神话米卢。请问你心目中的米卢如何? 

    李响:我感觉在足球方面他确实有天赋,在生活中其实跟我们每个人一样都是普通人。  

    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 您,还在体坛工作吗? 

    李响:我现在是“体坛周报”正式记者,直到明年世界杯结束。 

    专踢老右: 你觉得米卢还存在那些缺点?

    李响:米卢的随意性和不拘小节确实有目共睹,我感觉在这一方面他也在逐渐改变。

    庄民: 米卢使你成为的举国球迷的明星,你感激米卢吗?

    李响:如果我当初没有踏进足球圈,也不可能有现在,你说我应该感激谁? 

    朝天一棍: 足球在你生活中的分量到底有多大?

    李响:足球是我的工作,我尊重它。

    廉彤: 李小姐,请问在一片怀疑声中,你是否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米卢,比如给了他精神上的支持?

    李响:作为朋友,我可能多少给了他一点支持和帮助。 

    新特拉福德: 李响,我读了你的书,只是还没读完。感觉你是用感情在写的。我想问在平时报道中,你是在用真情实感写的,还是故意选择走感情路线?

    李响:跟了中国队一年多真的是对他们有感情,因为作为我们记者看到的不仅是足球场上的90分钟,而是他们在平时训练中的点点滴滴。有的时候,可能是受媒体风格的限制新闻报道跟我书上的有一些区别。 

    说笑而已: 李小姐,如果能说你成功了,你认为你成功的原因何在? 

    李响:运气只青睐努力工作的人。 

    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 你的性格怎么样?很开朗吗? 

    李响:我的性格很开朗,也很乐观。 

    朝天一棍: 从足球报到体坛周报,包括你自己,是否都是在赌一把?

    李响:我看了一篇文章,叫做“李响的幸运是竞争的幸运”,我感觉在这一年多中我将自己的能力全部发挥出来为我的报纸创出效益,这是双赢。

    天边行走的云: 李响,经常上网吗?

    李响:很少上网,因为网上什么都有。

    特观: 李响你好,知道我吗?我可是一直支持你啊。

    李响:非常感谢你的支持。

    高高兴兴上学: 你喜欢哪只球队?国内的,还有国外的?

    李响:我喜欢中国队,国外的喜欢葡萄牙。 

    这时代谁怕谁啊: 你觉得,你的长处在哪儿? 

    李响:我觉得自己与人交往的能力比较强,实际上过去的一年多也是我作为一个记者逐渐走向成熟的时期。

    红枫林: 李响,你想过自己会这么出名吗?而且是以那样的方式。 

    李响:以哪样的方式?

    专踢老右: 小李:从照片上看你为什么显得有些紧张啊? 

    李响:你的观察力很强,不过我很少紧张。 

    策马笑西风: 写稿子是不是很轻松啊?

    李响:干什么事轻松呢? 

    策马笑西风: 你心中有没有小女生的追星情节? 

    李响:我感觉没有,早已过了那个岁数。 

    20华南虎08: 足球带给我们的是穷人的快乐,带给你的是富人的享受,对吗?

    李响:足球本身就是一项有意思的运动,如果你喜欢它,对谁而言都是快乐和享受。 

    这时代谁怕谁啊: 你怎么样面对流言? 

    李响:微笑,这是对流言最好的回击。

    庄民: 你认为米卢对中国足球的主要贡献表现在哪几个方面? 

    李响:我感觉最重要的是足球观念,用怎样的一种眼光看待足球。米卢的快乐让我们返朴归真。

    红枫林: 我问的是你想过会靠着朋友(米卢)和敌人(竞争媒体)的合力出名吗?这不是有点好笑吗?

    李响:我是做足球记者的,因为做了足球我有了现在。 

    进军世界杯: 足球,给你带来的全是快乐吗? 

    李响:应该说不全是,这也是我为什么早就决定离开它的原因。 

    庄民: 你认为米卢使中国足球脱胎换骨了吗? 

    李响:中国足球能够产生质的飞跃,我们恐怕还需要等上几年。 

    专踢老右: 小李:你敢承认你今天说的都是真心话吗? 

    李响:我是一个非常坦率的人,如果不想聊天我就不会坐在这里。 

    新特拉福德:有媒体说你要告制造假新闻者,真的吗?

    李响:我已经给制造假新闻的媒体发出了律师函,很多媒体已经进行道歉。对拒不道歉的新闻单位我保留上诉的权利。 

    20华南虎08: 我觉得流言对你已经不再重要,而是你自己要战胜自己! 

    李响:非常感谢,愿以此与你共勉。

    很怪的饕餮: 没有足球的日子你怎么过? 

    李响:在家的时间真的很少,那就显得特别可贵。我可能会看看书、听听音乐逛逛街,象所有女孩子一样。

    廉彤: 零距离这个书名是你想出来的还是米卢帮你想出来的?很有创意。

    李响:这个书名是我的策划人想出来的,很多人认为比较吸引人,但是也有很多人浮想连篇,我感觉我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一辈子就那么回事: 米卢的性格是不是决定,他是一个注定漂泊的人?

    李响:有的人注定四海为家,米卢曾说过他有吉普赛人的血统,虽然这是开玩笑,但是也说明他确实喜欢漂泊。

    一辈子就那么回事: 据说,马明宇就是因为你而起死回生的,真有这事情吗? 

    李响:马明宇在十强赛恢复了以往的神勇,我真为他感到高兴。他打左前卫的位置来源于他的自荐。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是米卢,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SjVPQ0URNR5DG`Ll~}: 谈谈对中国足球媒体大战的看法。

    李响:媒体有着它的市场竞争规律,因此很多事情是正常的,当然恶意地炒作因为对立甚至互相辱骂,这就有失文人风范了。 

    廉彤: 米卢属于称为charismatic leader的一类人,你能否把这话带给他?谢谢。

    李响:我非常愿意,也比较赞同你的观点。    

    庄民: 你感觉足球联赛能否使中国足球脱胎换骨?

    李响:我感觉中国足球要发展归根结底还要靠联赛。 

    高鲁夫: 你还会回《足球》吗?你自己算不算犹大?

    李响:我从来没有背叛的感觉,我为广州日报也包括足球报服务了3年,这3年中他们给了我很多机会,而我依靠自己的努力抓住了这些机会,我认为这非常公平。 

    我是小灰狼: 你有关足球的文章不好,也不是你本人不好,只是觉得你处在一个被炒的环境里,我看不清你了。

    李响:足球报道是我自己写的,绝对没有假新闻,希望你能继续支持。媒体的炒作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但是我始终还是我自己。 

    网友:删了我也要问,你怕不怕米卢家人?    

    李响:给我个理由先! 

    凤凰喂食: 评价你的文章,你经常看吗?

    李响:偶尔看一看。 

    南山樵: 李响听说你要去大连的《足球周报》,这是真的吗?

    李响:您有何高见? 

    一辈子就那么回事: 为什么选择做记者这行呢? 

    李响:对于记者来说,每天都是新的。 

    爱我中华一万年: 有人说漂亮是女人的通行证,请问是这样吗?

    李响:漂亮是优势,但是单靠漂亮不可能成功。 

    我是小灰狼:你那本书名如果说是策划成功了,你也得到了更多的卖书收入,但我觉得它对你的人格形象是有损的,同意吗?

    李响:我已经解释过了,零距离有些夸张,但是它的含义是在过去的一年多我是离米卢和中国队距离比较近的记者,那么我愿意把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故事告诉给大家。 

    南山樵: 网上转摘了很多有损你的名声的网文,你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 

    李响:我不是很在意别人怎么说,其实一个人的生活和快乐最重要,不知你是不是这样想。

    专踢老右: 请问你丈夫也喜欢足球吗?

    李响:他是个球迷,我刚刚做足球记者的时候我老公也会给我讲一讲。做了足球记者以后他说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放球赛的时候我不再跟他抢遥控器了。 

    晨风扬柳: 我觉得你做个大学教师挺好的!

    李响:其实我故去的父亲就曾希望我留在北大,做一名老师,但是我天生好动,选择了记者这个职业。前两天去中国科技大学和学生交流感觉特别好,当时心里想可能做老师也挺有意思。 

    南山樵: 米卢的成功是否有你的功劳?如你给他出个点子什么的。

    李响:作为朋友我可能会给他讲一讲中国人的处世哲学,执教球队则是主教练的工作了。 

    我是小灰狼: 在金钱和人格之间,为了金钱你会损害自己在公众中的人格形象吗?

    李响:我觉得任何人都不会只为了金钱而生存。 

    高鲁夫: 你走以后足球又打造出贾岩峰,他们是不是在针对你的离去? 

    李响:贾岩峰懂语言,足球报派出她并不意外。

    南山樵: 世界杯赛后,你是否会出新书?有无打算?

    李响:暂时没有打算,如果这半年中还会有很多故事,也许我还想告诉大家。 

    南山樵: 如果不选择作足球记者,你也会象今天这样成功吗? 

    李响:人生充满了偶然性,如果我不做记者,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存在。不过无论是做什么职业我都会要求自己做好。 

    专踢老右: 你现在出名了,是不是有人为包装炒做的成分?

    李响:我还从没有要求别人采访我,因此这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一辈子就那么回事: 和郝海东熟悉吗?他和米卢现在关系怎么样?矛盾到底多大?

    李响:郝海东和米卢都是聪明人,为了共同的目标和利益他们可以携手努力,我想在明年的世界杯上我们还会看到他们并肩作战。 

    高鲁夫: 谁都清楚足记很辛苦,何况你刚开始不懂足球,你有过放弃的想法吗?

    李响:刚刚开始时有过,在我的书中我也提到了。不过,记者的职业精神促使我坚持了下来。 

    红枫林: 你曾说你和《体坛周报》究竟谁更得利能难说。但从现在的发展看,有没有感觉亏了?

    李响:我为体坛周报工作它付给我报酬,这非常正常。 

    晨风扬柳: 现在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感觉累吗?生活中有没有遇到更多的麻烦?

    李响:有的时候,确实比较烦,幸亏我这个人心胸比较开阔,毕竟自己的生活最重要。 

    ~{SjVPQ0URNR5DG`Ll~}:米卢是不是很喜欢做SHOW,比如扫雪?

    李响:其实米卢的性格非常开朗,也很幽默风趣,很多事情都是他自然流露出来的,当然很多人非要说这是作秀,也没有办法。 

    高鲁夫: LILY是爱称还是昵称?

    李响:很多人都有误会,说LILY是米卢给我起的英文名字,其实不然,上中学的时候,我就给自己起了这样的英文名字,因为我在家的小名叫“力力”,这两个名字比较相似。 

    南山樵: 足球记者你会永远干下去吗?如转行,你的首选是那个职业?

    李响:我曾经说过想做个律师,这是我初步的计划。当然也许在新的一年里我会有其他机会。那么有其他的尝试也无妨。 

    李响:非常高兴到人民网做客,谢谢支持我的朋友,再见。

    

体育在线 2001年11月19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李响:做名人很烦 丈夫不介意我与米卢的关系

《足球周报》盛情邀请 李响称尚未考虑移居大连

李响透露国足内幕--米卢让江津“起死回生”

金台茶馆

国内足球专题

国内足球

评论

体育在线

其他专题

消息

聚焦九运会

“名记转会”起风波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