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曲乐恒车祸 >> 最新动态
 
2003年11月25日14:45

与女朋友已毫无瓜葛 曲乐恒:不想一辈子有“阴影”

谢磊


    那几天的沈阳,老天格外大方。秋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但想到此行赴沈阳的采访任务,心里不免有些苍凉。

    听说是去找曲乐恒,出租车司机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沈阳人对这件事情也很关心,只是……唉,可惜啊!” 

    欲言又止的表情,看在眼里,忧在心里。

    曲乐恒的家,在沈阳一个新建的小区里。靠着一位大妈的指点,我们找到了曲乐恒所住的单元。按响门铃,爬过长长的6层台阶,曲乐恒的父亲曲明书帮我们开了门。

    曲乐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寂寥地看着电视。母亲身体有些不舒服,和我们打了招呼就进房休息了。父亲身上绑了条粗绳,继续做他先前的家务———趁着好阳光,把阳台的玻璃擦一遍。突然“哐当”一声,他的脚底有些打滑,把边上放着的水盆碰了一下。

    “您当心点。”曲乐恒抬起头,冲着父亲喊了声。转过脸来,低头动了下自己的双腿,想帮却又帮不上忙的遗憾写在脸上。

    父母亲,最对不住

    因为行动不便,曲乐恒几乎每天都坐在或者躺在沙发上。

    有时候,朋友叫他去吃饭,都是他姐夫背他下楼。曲乐恒不好意思一直麻烦姐夫,因此总是尽量少出门。问他每天这样待着闷不闷,曲乐恒只是摇摇头:“像活在监狱。没办法,都习惯了。”

    真正让曲乐恒痛苦的,不是他的伤病,而是因为他的伤病让父母不得不劳碌。两老本该享受天伦了,可……这是曲乐恒最为内疚的。现在,他很少洗澡,而是隔三叉五地由父母帮着擦擦身子。最难熬的,是一年四季曲乐恒都得垫着厚厚的尿布,每次换尿布都要父母动手,甚至连大小便也要他们伺候。曲乐恒没有讲述自己每次折腾时身体的痛苦。

    “心痛。”他这样说。

    “复旦新英语”

    日前,复旦大学网络学院、上海电信、上海中宽正式联合推出“复旦新英语”教学体系。这套目前国际上最流行的多媒体英语教学课程,根据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特点,形成一套以在线互动学习与面授强化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既可用于高等院校教学,又可用于社会培训。

    适合对象包括:急需提高英语能力的在职人员、需要英语强化训练的出国留学人员、非英语专业的在校学生。宽带用户可直接网上学习,拨号用户也可以在电脑中预装相关多媒体文档,同样享受互动学习。

    新电脑,已经落伍

    沙发前放着许多曲乐恒踢球时的照片,那都是出事后朋友帮他整理的。照片中的曲乐恒意气风发,充满了激情。现在的他,除了人们熟悉的“两片瓦”式发型依旧,原本那清瘦的脸庞早已变得虚胖。至于那曾经健硕的双腿,即使在运动裤的掩饰下,也一眼即知已经萎缩得变了形。曲乐恒挽起裤筒,小腿上几乎全是骨头,膝关节则不成比例地粗大。

    “人倒是比以前重了,就是下边的肉全长上身去了。胳膊都比腿粗。”曲乐恒揉揉腿,若无其事地笑着。3年来,他说他已学会了坚强,学会了怎样不让自己垮掉。

    “那你现在每天怎么过的?”

    “看电视呀,上网呀。在医院的时候还锻炼,有时候也看看书,主要是学英语。回家后书看得少了,主要是官司分了心。”

    曲乐恒的手边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是踢球的时候买的。据说是当时最好的配置,带DVD-ROM的。闷的时候,曲乐恒会上网看新闻,偶尔也会去联众打打游戏。不过现在这台电脑已经落伍了。本来就不大的硬盘,用着用着就没有空间了。他也搞不清到底装了些什么软件,想删又不知删什么。刚整理了硬盘,没一会儿空间又不够了。

    “电脑这玩意儿满难的哦。”曲乐恒嘟囔着,“先将就着,改天找朋友修一修。怎么又没空间了?”

    女朋友,我不怨她

    这时,曲乐恒的手机铃声响了。一边说着抱歉,曲乐恒便忙着回短消息了。我有点好奇,想问又怕尴尬。隔了好久,看曲乐恒脸上有笑意,终于忍不住问他:“是你女朋友发来的吗?”

    “不是。”曲乐恒默然地摇了摇头。

    “那你和你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追问。

    “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依然是淡淡的,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瓜葛的事。

    “是你主动提出分开的?”记得出事那天,曲乐恒的女朋友闻讯后,立即从上海飞去沈阳陪他。

    “这不是谁提出的问题……我们没有条件结合,只能这样,慢慢地就淡下来了。”曲乐恒长长地叹了口气,拿起边上的手机,挂链在他手中不断地开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都是这次车祸造成的吗?……”声音越来越低沉,最后是一阵令人心酸的沉默。

    隔了好久,他吐出几个字:“我不怨她。”

    这3年,梦想破灭

    这3年,曲乐恒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熬过了多少寂寞的时光,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3年,曲乐恒说他乐观了许多,努力保持着一种良好的心态。原本,足球是他一辈子的希望。现在他承认,踢球的梦想已经破灭了。

    这3年,曲乐恒的心里,始终存着一个信念:有一天,我的病会好起来;有一天,我会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有一天,我能够自食其力。

    临走的时候,我问曲乐恒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曲乐恒很肯定地告诉我:“把官司打完。车祸处理不好,一辈子都有阴影。”

    窗外,依旧是灿烂的阳光。

《申江服务导报》 2003年11月25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曲乐恒昨回京继续治疗 10万元只够治疗10个月

曲乐恒将赴京治疗 已拿到张家赔付首笔10万治疗费

双方分歧过大调解很难生效 曲张官司可能直接宣判

“强制执行”一下起效 曲乐恒将先获10万赔偿

首笔十万元治疗费仍未收到 曲乐恒要求法院强制执行

面对张志毅披露的两家纠葛 曲明书也有话要说

曲张案首笔赔偿金迟迟未到 曲乐恒昨天提出强制执行

曲张官司庭外调解失败 曲乐恒先期获赔10万元

北京青年报:把事实说变形

曲乐恒哭诉三年痛苦:一年四季都穿着厚厚的尿裤

曲乐恒并不愿意调解:我的三年不幸有谁知晓?

法学专家评析曲张案:不是受害人想要多少就给多少

“曲张索赔案”今晨开庭 曲乐恒坐着轮椅上庭

张玉宁直言今日不会出庭 张父再次声讨索赔不合理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曲乐恒车祸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