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国内足球专题 >> 足协严惩“假B”球案 >> 吉利动态
 
2002年2月09日13:36

广州吉利俱乐部向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人民网广州2月9日电 广州天河区法院2月6日已经就广州吉利俱乐部状告足协一事下达了裁决书,依法驳回了广州吉利俱乐部的起诉。广州吉利俱乐部不服特向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状(全文)如下: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1)天法民初字第3830号民事裁定,特向贵院提起上诉。

    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撤销一审裁定。2、请求判令一审法院对本案受理并进行审理。3、请求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上诉人认为,一审裁定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上均存在明显的错误,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审裁定对中国足协向新闻单位提供新闻材料这个行为的性质认定有误。

    一审裁定简单地认为上诉人是针对中国足协做出内容失实的处罚决定侵害了上诉人的名誉权而提起的诉讼,故认为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这是明显错误的。

    上诉人认为,中国足协对上诉人做出处罚决定和中国足协向新闻单位提供新闻材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民事行为,不能将两者混淆。

    在本案中,中国足协并不是单纯的仅仅做出了一个处罚决定;而是在做出处罚决定这一行为之后,又将“处罚决定”的内容作为新闻材料提供给全国相关媒体,从而导致了上诉人名誉受损。中国足协提供新闻材料的行为超越了最高院司法解释第四条的不予受理的范畴。中国足协向媒体提供新闻材料的行为已经不是一个社会团体对其管理的单位和人员在作结论或者处理决定。而是在做出结论或处理决定之后又实施了另一个民事行为,即向媒体提供处罚决定进行扩散的行为,而该行为已经不是内部管理的行为,而是一个独立的民事主体对另一个独立的民事主体进行民事侵权的外部民事行为。

    中国足协实施了向媒体提供新闻材料的这一行为,已经使得中国足协的处罚决定这份文件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从一份内部的具有一定管理和被管理关系的处罚决定文件,转化成一份对外公开的独立民事主体的一方损害另一方名誉权的新闻材料。

    应当说,这份文件性质的转化是十分明显的。这是中国足协由“处罚”和“提供”两个行为完成的。但一审却并未对此事实加以区分。

    本案中,中国足协的处罚决定在向媒体提供之时,已经转化成了新闻材料。而根据我国法律和最高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因向新闻单位提供新闻材料引起名誉侵权纠纷,当事人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

    二、一审裁定使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首先,最高法院该司法解释第四条和第七条应当针对不同情况进行适用。

    最高院关于名誉权司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部门对其管理的人员作出的结论或者处理决定,当事人以其侵害名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同一个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因提供新闻材料引起的名誉权纠纷,认定是否构成侵权,应区分以下两种情况:(一)主动提供新闻材料,致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二)因被动接受采访而提供新闻材料,且未经提供者同意公开,新闻单位擅自发表,致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对提供者一般不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虽系被动提供新闻材料,但发表时得到提供者同意或者默许,致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

    上诉人认为:对管理部门单一的作出结论或者处理决定,应当适用第四条;但对提供新闻材料或既作出结论或者处理决定,同时又将该结论或决定作为新闻材料向媒体提供,就应当适用第七条。

    以上两条司法解释是针对不同的情况进行适用的。

    第二、由于一审在裁定中回避中国足协向媒体提供处罚决定这一提供新闻材料的事实。所以,一审在适用法律上发生错误。

    一审裁定认为,根据最高院关于名誉权司法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部门对其管理的人员作出的结论或者处理决定,当事人以其侵害名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从而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上诉人认为,对当事人以管理部门作出结论或者处理决定为侵害名誉权的理由提起诉讼的,法院可依据第四条司法解释不予受理。但是,第四条并没有包括管理部门即使将结论或处罚决定向新闻单位提供,并作为新闻材料扩散的行为也不能向法院起诉。恰恰相反,这种情况在该司法解释的第七条中规定可以起诉。

    第三、根据该司法解释的规定,只要达到致使他人名誉受损害的程度,就可以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可以请求司法救济。

    名誉权,是公民或法人对自己在社会生活中获得的社会评价、人格尊严享有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在最高院该司法解释中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该解释的第二条规定:“有关机关和组织编印的仅供领导部门内部参阅的刊物、资料等刊登的来信或者文章,当事人以其内容侵害名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机关、社会团体、学术机构、企事业单位分发本单位、本系统或者其他一定范围内的内部刊物和内部资料,所载内容引起名誉权纠纷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可以看出,同样是内部刊物和内部资料,如果其影响仅局限于领导部门内部参阅,则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但只要超出这个范围,达到一定范围的影响,即使是内部刊物,人民法院同样可以对其进行审理。更何况将内部处罚的决定公开向新闻媒体提供进行宣传和扩散,以故意损害他人名誉的行为,怎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的范围?

    第四、向新闻单位提供新闻材料致使他人名誉受损害,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作了与第四条不同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正因为有上述不同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在同一个司法解释中作了第七条的专门规定。

    在该司法解释第七条中,已经十分明确的规定了对因为提供新闻材料引起名誉权纠纷的侵权行为的具体认定。自然,因提供新闻材料引起的名誉权案件应当由人民法院受理。

    我们不难理解,第七条司法解释与第四条司法解释有一定的区别。因为司法实践中存在向媒体提供以“处罚决定”为表现形式的“新闻材料”。而对于提供这类新闻材料,究竟是应当按照第四条的规定不予受理,还是按照第七条的规定受理。司法解释中虽然没有具体到这么细致,但是可以肯定,第七条所指的新闻材料自然应当包括“处罚决定”这类形式的材料。

    根据立法的精神、司法解释的本意以及名誉权的特征,应当根据不同性质的行为作出不同的适用。仅仅是对作出处罚决定以名誉权起诉是不可诉的,但当行为人实施了另一个将处罚决定提供给媒体的行为时,法院就不能再适用第四条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而是应当适用第七条保护当事人的诉权和名誉权。

    理由很简单,作为新闻材料,其影响力远远超过单位内部处罚决定所具有的影响范围,其转变为新闻后对当事人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如果这种以提供“处罚决定”为表现形式的新闻材料被人民法院确定为没有诉权的话,就十分容易导致某些单位利用所谓的“处罚决定”到社会上大肆宣扬,达到损害当事人名誉的目的,而当事人如果没有诉权,没有任何法律救济手段对其行为进行阻止、要求赔偿。其后果是十分严重和危险的。所以,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第七条的本意也就在于此,任何材料只要被提供作为新闻材料使用,一旦引起名誉权纠纷,就是可诉的。

    针对本案,由于足协向媒体提供的“处罚决定”已经成为了新闻材料,且目前已经引起纠纷,而上诉人也已经起诉。根据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的第七条,当然应当由人民法院进行审理。

    一审未全面考察和理解最高法院司法解释两个不同情况的适用条款,在错误事实的引导下,未经过开庭调查,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武断地适用司法解释第四条,而回避该司法解释第七条,做出了驳回上诉人起诉的裁定,显然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一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从而导致了适用法律错误。故上诉人恳请二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对一审裁定依法予以撤销并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此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广州吉利汽车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

    2001年2月7日

体育在线 2002年2月09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起诉足协被法院驳回 广州吉利准备提起上诉

反黑联盟昨天神秘碰头--桂生悦:今将与宋卫平等再详谈

反黑事件没有实质进展 桂生悦:足协的话不可信

桂生悦“回击”阎世铎 足协显得很“心虚”

桂生悦嗤之以鼻:张建军张宝华也敢跳出来?!

图文: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做客强国论坛 观看网友提问

吉利状告足协案 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

甲B俱乐部

广州吉利

国内足球

国内足球专题

足协严惩“假B”球案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