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甲B >> 四川绵阳 >> 新闻速递
 
2002年1月14日13:35

最近比较麻烦--“袍哥”余东风江湖事多


    余东风似乎总能带给人一种神秘的色彩,他血液中流淌的那股江湖之气,帮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他用充满温情的“成都保卫战”粉饰了本质上的假球、默契球和人情球,他用赤裸裸的11比2把中国足球的某种特质推向极致! 

    在四川人眼里余东风是个什么样的人?有这样一则笑话很能说明问题。有一次一帮成都记者坐在一起讨论,怎样才算是对余东风最精确的概括,结果有一个词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这个词就是“袍哥”,第二天的成都报纸上果然出现了《袍哥余东风》的文章。余东风一看就急了,见到相熟的记者就满腹委屈地问:“为什么说我是袍哥?”记者倒也实在,“你就是袍哥嘛,为什么不能说?”“袍哥,那不是黑社会吗?”原来余东风怕的是这个。 

    可余东风骨子里并不排斥这种说法,如果改成“一哥”可能会更中听一些。1999赛季,余东风给塔瓦雷斯当了一年的助理教练,到头来倒是老塔对他佩服得不行,因为跟着余东风,不管是上酒楼还是买东西,经常是一路绿灯还捎带免单。不久前老塔重返中国,想都没想就要俱乐部把余东风找来当助教,最后因为余东风身上带着中国足协的禁令才无奈作罢。 

    余东风总觉得“袍哥”的说法太老土,但即使是他的那套管理方法也明显带着旧时代的气息。1995赛季,口袋里有了点钱的球员们变得有些不服管,那时候不少全兴队队员经常夜里偷着出去喝酒,正门有人守着,队员们便翻墙出去,孙博伟和魏群两人是其中的“积极分子”,而通常情况下都是魏群给老将孙博伟搭人梯。余东风知道这件事后找到魏群,他倒不是劈头盖脑一顿指责,而是问魏群:“你为什么这么傻,甘心给别人做肉墙?”魏群比他还实在,“我怕孙博伟摔伤了”。余东风一言不发掉头就走,当晚就和孙博伟睡在一张床上,可两个小时后从梦中醒来,伸手一摸,身边人早没了。到今天谁还能想象,堂堂主教练与队员同床共枕? 

    余东风好酒是出了名的,到绵阳队执教后,每天车后箱里就放着两箱“丰谷酒”,冲上甲B后,酒也跟着升级,改喝剑南春了。有一回从绵阳回到成都,余东风又喊了一帮朋友,包括几名记者一起喝酒,席间余东风突然心血来潮,“好象很多年没听到有人喊我‘下课’了,说起来还怪想念的”。没想到这话第二天就见了报,余东风逢人就喊冤:“怎么酒桌上的话都能当真?” 

    从全兴队主教练位置上退下来后的几年,余东风过得不算太顺心,成都人挺不给余东风面子,哪怕是人家辛辛苦苦从德国自费拿了个进修证书回来,球迷和媒体还毫不留情地揭他的老底。去年绵阳队升上甲B后,余东风满腔热情地跟老板谈他的远景规划,提出要用3000万来改造这支球队。老江湖也有走眼的时候,这番话一说出口,不想花大钱的老板便打起了让余东风走人的算盘,不久后武汉的周建国来了,一看这位手里有点球员的老板大驾光临,余东风便认定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于是围着周建国忙前忙后迎来送往,没想到有了周建国的支持,老板更加坚定了放弃余东风的决心,这事让余东风一想起来就窝火,原来人家是来拆台的,自己还蒙在鼓里。临走前余东风还被人涮了一把,他把几个教练都叫到一块,商量大家共同进退,其中一名教练站出来说,你们走,我留下来当内应。余东风一听有道理也就答应下来,没想到此后老板果真就把他们几个连锅端了,而按原计划留下来的那位“内应”,却反过来成了老板的“线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这世界,还有老江湖的位置吗?

《足球》 2002年1月14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足协纪律委员会将决定处理意见 绵足明日期待重生

两球员海外淘金 绵阳足球等待“大赦”

绵阳一个也没卖脱 胥锦浩:我们会负责到底

被降级剥夺转会资格 绵足破罐子破摔全部要卖

足协听取俱乐部“整顿”报告 绵阳有望获得补偿

急召"绵羊"成都问话 甲B风波狼烟再起

绵阳否认解散退出 俱乐部对下一步“故作神秘”

四川绵阳

甲B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