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国内足球 >> 其他
 
2001年7月24日10:10

原中国足协副主席刘盈福涉嫌诈骗被起诉


    这位广州市民很熟悉的“知名港商”,在玩了近十年的“空手道”后,去年五月被捕,最近被桂林市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 

    名噪一时的港商、原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原广州足球协会会长刘盈福,自从1998年6月名列广州市中院公布的首批“老赖”名单后,曾主动到广州市中院申报财产,还写了还款计划。之后,刘便不见踪影。据广东省司法厅主办的《法制》月刊2001年7月号披露:早在2000年5月31日,广西桂林警方就已将刘逮捕。今年5月31日,桂林市检察院以刘盈福涉嫌犯诈骗罪,向桂林市中院提起公诉。 

    刘盈福如何发迹? 

    打着港商招牌赚了一大笔 

    刘盈福原籍广东省台山市。他20世纪70年代赴香港闯荡,几年后创办了银利(香港)企业有限公司、香港盈福酒楼等企业。但在香港,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 

    但刘毕竟是个有胆识、善于捕捉机会的生意人。1985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刘盈福以港商身份第一个回到广州投资,创办了“广州市英利贸易公司”,后改名为“广州市银利贸易公司”。当时广州的投资环境好,加上刘经营有方,很短时间就赚了一大笔钱。 

    钱包涨了,刘盈福自然想到立身扬名。从1991年起,他进行了大量的捐赠活动,同时又增办了几家企业:中外合资中国会饮食娱乐有限公司、广州市银利公司、广州市银利(番禺)度假村等。 

    1992年,刘盈福来到花都市,得到了该市107国道旁一块面积千亩的土地(刘实际上只买下亩),每亩价格11万元。刘盈福声称要在此兴建一座规模惊人的盈福工业村,并许诺在花都市建一座盈福图书馆和一个盈福妇幼活动中心。 

    靠一块地贷了一亿六 

    刘在香港算不上富豪,买地之后,办厂、赞助需要一大笔钱,钱从何而来?他决定以土地作抵押,从银行贷款。 

    1993年3月,刘盈福来到花都市,以作价2.5亿元的那1000亩土地为抵押,从花都市信用合作联社贷款5000万元,从该联社所属的农信工贸公司借款5300万元,从农业银行花都市支行贷款5700万元。 

    巨款到手后,刘盈福却没有在花都办厂。他一方面在广州、番禺、合肥等地投资地产和酒店,一方面又慷慨捐助体育及公益事业。1992年6月,他当上中国足协副主席后更是飘飘然,忙于在媒体上露脸,在社会上立碑,无暇顾及经营。 

    刘盈福如何玩“空手道”? 

    还不了债便拆东墙补西墙 

    1亿多元的借贷款一年期满后,刘盈福无钱偿还,将还款期限一再拖延。债人们整天催讨不休。 

    情急之下,刘盈福打起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歪主意。 

    也巧,这时竟有一块“肥肉”送到了刘盈福的嘴上。 

    “虽然权势是一头固执的熊,可惜金子却可以拖着他走。”莎士比亚这句名言被某银行桂林分行某主任演绎成事实。 

    1994年5月,为了一点好处费,这位主任利用职务之便,违规给佛山市某公司经理段某贷款1200万元,段又高息借给刘盈福900万元。 

    6月底,有关部门审计某银行桂林分行时,该项违规贷款露了“马脚”。该主任找到段、刘催债,但后者已是债台高筑,毫无偿还能力。 

    天无绝人之路,办法终于有了。 

    这位主任认识一个叫全春秀的“女强人”。全曾说,她弄到一大笔钱,想让钱滚动起来,得些利息。 

    “不如把全春秀介绍给刘盈福,让刘盈福向全春秀借款后,还清银行的1200万元贷款,问题不就解决了?”主意拿定,该主任便找到全春秀,全春秀竟点头同意了,跟着主任来到广州结交刘盈福。 

    女骗子被“空手道大师”耍了 

    全春秀何许人也?时任桂林市信利经济开发公司董事长、总经理。1994年6月,全伪造证件、私刻公章,在武汉证券交易中心以“中国人民建设银行灵川县支行证券营业部”的名义设立了“426”席位,采取“卖空”等手段,共诈骗资金2.7亿多元。1998年10月,被桂林中院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此是后话。 

    在广州“银利”公司办公室,一个协议形成了——按协议规定,刘盈福向全借款9300万元,专项投资“中国会”饮食娱乐有限公司和(番禺)度假村项目,月利息30‰。 

    1994年9月至1995年5月,全春秀将所诈骗资金中的9300万元,分批汇入广州市银利公司的账户上。 

    但全春秀的算盘打错了。 

    当她专程从桂林飞到广州催讨利息时,刘盈福借口资金紧张拒付,许诺将利息计算为增加的投资,到期一并支付,这样一来,30‰的利息也就成了“画饼”。 

    1995年12月,经全春秀申请,广西建设信托投资公司桂林办事处与全春秀签订了《委托放贷协议书》。经协商后,办事处、全春秀与刘盈福三方签订了《委托贷款协议》,刘隐瞒真象,将早已抵押的花都市的那块土地作低押,制定了分期分批偿还贷款的计划。 

    然而,第一期贷款到期后,刘盈福没还。第二期、第三期……到期了,他还是分文不给。 

    “刘大款”其实一无所有 

    1998年6月,广州市中院通过新闻媒介向社会公布了一批长期欠债不还的“老赖”的名单。刘盈福因在8起案件中欠债1.7亿多元(不包括那笔9300万元的诈骗款),名列“黑名单”之首。 

    据警方初步查证,到案发时,不计利息刘盈福就负债3亿多元。而刘在广州的资产却不值几个钱。据知情人透露,刘盈福在广州并无实业。“中国会”是刘与他人合作承租的,刘只投资50万元;银利超级商场的铺面是向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租的;银利(番禺)度假村也是承租的,产权是别人的;就连刘盈福的别墅住宅也不是他本人的产业,而是向某协会租的。 

    事到今日,所有的人才明白过来,昔日头顶中国足协副主席、广州足协会长、知名港商多道光环的刘盈福,原来玩的是“空手道”。 

    刘盈福如何被捕? 

    1996年3月24日,广西建设信托投资公司桂林办事处委托贷款给广州市银利公司刘盈福的9300万元的还款期限到了。 

    3月25日,某银行桂林分行向刘盈福电传催还贷款通知书,并多次派人到广州找刘催款。刘每次都满口答应还款,并多次以书面形式作出还款计划和保证,但就是拖着不还。 

    1996年8月,某银行桂林分行组成专案组调查刘盈福。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9300万元贷款中的绝大部分都被刘用于还债和捐赠。“广州市银利公司”也是未经工商部门注册的“皮包公司”,并拖欠数亿元的银行贷款。用作9300万元贷款抵押的花都市(现广州花都区)某块价值2.5亿元的土地的使用权,早在1993年3月就已抵押给农行花都支行。此后,刘又多次重复用此块土地作抵押向他人贷款。经评估,该地仅值6437万元,与刘盈福所说的2.5亿元出入甚大。 

    至此,某银行桂林分行才恍然大悟,刘盈福非但没有还款诚意,而且根本就没有还款能力,是个大骗子。 

    2000年5月20日,某银行桂林分行向桂林警方报案,请求依法逮捕刘盈福,追缴其所骗赃款,并追究其刑事责任。5月31日,桂林警方经检察院批准将刘逮捕。 

    刘盈福如何沽名钓誉 

    刘盈福此人惯于耍小聪明,钻空子。有了钱后,他便通过捐助来给自己镀金,得到种种头衔,再用这些头衔来骗钱。 

    负债累累不忘捐钱捞头衔 

    1994年,刘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为了保住头衔,他将9300万元骗款中的600多万元捐赠给北京中华名人研究会、广西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等10家单位。 

    据初步统计,自1991年以来,刘给内地的各类认捐超过5000万元,堪称乐善好施的典范。 

    1991年,刘抓住中国足球急于冲出亚洲的心理,慷慨赞助。据不完全统计,仅1992年,刘就先后20多次捐助内地足球事业近1000万元。1992年5月,刘出任广州足协首任会长。当年6月,他又受聘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 

    当场兑现奖金名声大振 

    悬赏比赛,是刘盈福扬名的又一绝招。1992年5月,中国队征战亚洲杯归来,他便给全队每人奖励1万元。1994年1月,广东第16届省港杯足球赛前,他悬赏20万元激励广东队。比赛那天,他提着20万元现金来到赛场,结果,广东队获胜,他当场将20万元奖金兑现。这一刺激场面经电视镜头渲染后,令刘名声大振。 

    空头捐款骗得肇庆市上下团团转 

    1993年3月,刘盈福在当地领导陪同下,视察建设中的肇庆市体育中心,表示要捐款2000万元。3月28日,肇庆市举行举行隆重仪式,授予刘盈福“肇庆市荣誉市民”,并举行“盈福体育馆”命名仪式。为了迎接刘盈福的到来,当天上午的进城仪式热烈隆重,肇庆市领导出城迎接,沿途成千上万少年儿童和群众载歌载舞欢迎。为了感激刘盈福的盛情,肇庆市回赠刘盈福一辆奔驰600高级轿车,并特批“8888”特殊车牌。但是,坐上奔驰车一走,刘盈福几乎不回头,忘了自己许诺捐助2000万元一事。 

    认捐多多兑现少少 

    1992年11月8日,刘盈福为兴建广州儿童科技艺术培训楼认捐350万港元,但实际只捐了100万港元。对广东省人才基金会认捐100万元,实际也只捐了50万元。

    刘盈福口头捐款项目

    时间       项目             刘盈福捐款金额

    1992.3   广州碑林           350万元          

    1992.6   中国足协           50万港元

    1992.6   中国乒协           100万港元

    1992.6   广州市教育基金        100万元

    1992.10  中国足协           200万元

    1992.10  广州市荔湾区福利项目     220万元

    1992.11  广州儿童科技艺术培训楼    350万港元

    1992.11  孙中山基金会         300万港元

    1992.12  广东省足球事业        200万元

    1993.1   海珠区科技进步基金会     100万元

    1993.1   海珠区公安部门        100万元

    1993.1   广州市公安见义勇为基金    200万元 

    1993.3   肇庆市体育中心        2000万元

    1993.7   广东’93世界扶贫年文艺晚会 100万元

    1993.10  广东新闻人才基金会      100万元

    1993.11  广州市教育基金        300万元

    1993.11  广州第一届教育基金百万行   200万元 

《新快报》 2001年7月24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国内足球专题

刘盈福诈骗案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