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决赛 >> 韩国2-3土耳其

2002年6月30日16:02

韩国Vs土耳其  你见过这样的鸡肋吗?

    世界杯三、四名的决赛一向被人们视为鸡肋。我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季军争夺战中,荷兰人用一种不言自明的懈怠生动地阐释了有关鸡肋的概念,而即便在此之前,三、四名决赛也始终洗不掉那股鸡肋的味道。

    要指望双双经历了半决赛重大挫折的两支球队在短短两三天之内迅速反弹,拿出积极的姿态来为观众呈现一场精彩的、真刀真枪的对抗,似乎也确实有些勉为其难了。然而,昨晚,我们都结结实实地被感动了一把———正因为那份可见的为难,韩国人和土耳其人鼎力演绎的这幕好戏才愈发动人心魄。如果现在还有人把三、四名决赛定性为“鸡肋”的话,那么,他必将首先遭到反诘:“你见过这样的鸡肋吗?”

    假若三、四名决赛中出现一支传统强队,比如巴西,比赛最终奉献给大家的,也许将是一锅没有放盐的鸡汤———他们见过了太多的大场面,经历过太多的大阵仗,手中攒捏着太多的荣誉,因此他们大概不会把第三名太当回事,最多也就是应付应付。当然,大家本就是不存奢望的。谁让“鸡肋”的说法已经深入人心了呢?给决赛当点心,可能还有人觉得味道不够好、档次不够高。

    可韩国人和土耳其人都没有把三、四名决赛看作可有可无的过场仪式。这边希丁克高喊“把季军奖杯捧回韩国”,那边居内什发誓“灭绝东亚足球”。其实说到底两个队之间并不存在深仇大恨,相反韩国和土耳其两国足协的关系还相当不错———韩国备战世界杯的时候,就曾经把训练营驻扎在土耳其长达月余。

    两个队都在赛前表露出积极姿态的根本原因在于:四强对于他们来说都已经是历史性的突破,在此之前,他们最多只是刚刚摸到过世界杯的门槛,里面的繁华和神秘却始终无缘一睹。好不容易这次创造了辉煌,那种过度的兴奋并不会使他们如同一个见惯了风雨和沧桑的老人那般,停下来好好擦一擦汗、歇一歇脚,反而将驱使他们朝着下一个驿站飞快前行,因为,此后每进一步,都将是另一个台阶,都将把本国足球的历史乃至本国的形象堆砌并拔升至一个更高的高度。

    在这种心态的指导下,昨晚的大邱似乎注定已将是一个荣誉和激情碰撞的所在。

    也许是急欲扭转人们脑海中有关鸡肋的概念,土耳其人早早地在大邱体育场里扔下了一枚炸弹———开赛第11秒,韩国队队长洪明甫出现停球失误,顶替哈桑出场的伊尔汗与哈坎·苏克并力铲抢,并由后者冷静地攻破李云在把守的大门!

    第11秒啊!面对这粒世界杯历史上最快的进球,韩国球迷的眼中满是不愿相信的神情,而对于我们———一群原本打算啃下一块“鸡肋”的观众———却是一件了不得的好事。能够在“鸡肋”中尝到意外的“刺激性”气味,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只能说洪明甫很配合大家。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一贯心理素质良好、很能经受紧张气氛考验的韩国人,居然会在开场第11秒就捅了一个大篓子,而这种惯性思维的背反,正好能够最大程度地刺激人们的神经,同时也使得这锅鸡汤的味道从一开始就被吊起了“鲜头”。

    韩国人的气质似乎决定了此后的比赛将呈现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在顽强的背面,狂躁的情绪正导演着韩国人的一切行为,他们疯狂地压上,连续不断地向土耳其人的腹地发起冲击,一轮又一轮,永不停息。与此同时,他们的后防线则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巨大的漏洞,终于又被哈坎·苏克和伊尔汗合力攻入两球,虽然他们不顾一切的进攻也好歹为李乙容赢来了主罚那粒绝妙任意球的机会。

    我们不愿指责韩国的后卫,因为我们知道,在那种落后时急欲反扑的精神状态的牵引之下,即便是纯粹的后卫队员,也将失去防守的本能欲望———毕竟,比赛的重心已经全然被熙熙攘攘的进攻热潮所支配,而一旦精神上不能防守,那么身体的行为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在我们看来,这种双方都置防守于不顾的对攻姿态实在是非常过瘾,至少从足球比赛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场面是精彩的。韩国人和土耳其人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攻击水平以及丰富的攻击手段,相比之下,土耳其人由于有鲁斯图的存在,后防线的保险系数高出了不少。

    韩国人下半场的拼搏精神依然令人感动,同时也使人们相信:他们的顽强是与生惧来并且永不磨灭的。在1比3落后的情况下,他们仍用出了吃奶的劲去追赶,丝毫不考虑比赛本身的性质值不值得他们这么去做。更奇怪的事还在最后———韩国人竟然又一次地在比赛的补时阶段扳回了一球!还好这只是一场三、四名的比赛,还好韩国人前面已经输了两个,要不然,我们将如何以规律性的话语来剖析和涵盖韩国人、韩国足球的特质呢?

    比赛之后的场面让我意外,但更多的是感动———获胜的土耳其人一个个抓着失败了的韩国人的手,把他们搂到自己的怀里。我发现,这种握手和拥抱全然不同于以往那种比赛之后的客套行为,而是一种真挚情感不经意之间的流露。我想,在那个时刻,比赛的结果已经变得非常无关紧要了,对于土耳其人和韩国人来说,用胜利者和失败者去区分彼此似乎真的是有些愚蠢,他们在本届世界杯上体现出来的耳目一新的技战术能力以及始终如一的战斗热情都在不断地感染着我们,他们是这个如火的六月中,最让人敬佩的勇士!

    土耳其人和韩国人长时间携手欢庆的场面似乎还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他们都是本届世界杯最大的黑马,都是以黑马的身份闯入了这个本不属于他们的圈子。作为本届世界杯上的“新势力”的两个代表,土耳其和韩国在互相交手之后,终于对彼此产生了深切的认同。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土韩两国足球的认同感更大程度上是来源于这种身份上的一致,而他们也正想用拥抱的方式来向世人展示相同的身份和相同的信念。在这种动作背后,还有一句潜台词:“我们来了。”

    看台上打出了“AGAIN2006”的横幅,毫无疑问,韩国人希望在4年之后再看到眼前辉煌的场面。我想,土耳其人、包括所有被新势力感染或者是渴望加入新势力的人们,一定也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憧憬。

《新闻晨报》 2002年6月30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韩国奇迹”探秘

为韩国足球鸣点冤

盘点韩国:跑不死的太极虎

居内什:带着荣耀回故里 希丁克:为失利感到失望

韩土大战:复活式的双赢

决赛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32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