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铿锵评论 >> 丁一评论

2002年6月25日00:52

祝贺韩国

丁一

    距离高丽人同日耳曼人的决斗,还有21个小时。丁一真想明天上午飞去韩国,在红色的肉林酒池浸泡个痛快。

    从1982年开始,丁一这是看第五届世界杯。最辛苦记得是1990年。丁一在山西出差,偏偏又大都是凌晨四时左右开球,两人一房,房友不看球。丁一起床,坐在床沿,眼睛离电视大约一米,音量趋于零。第二天工作照常,只是想打瞌睡。即便如此,仍乐此不疲。

    最轻松的是本届世界杯。时差一个小时,而且下午刚好上班,晚上刚好下班。白天看球,用的是上班时间,值。晚上看球,看完后梳洗打扮上床睡觉,啥事没耽误,值。

    不过,尽管这次是丁一看的五届世界杯中,咱们中国队第一次进决赛圈,咱们亚洲人第一次有四个名额,咱们东亚人第一次进十六强,而且是两个队,地处咱们东北的高丽(Korea)同胞第一次进八强、四强。第一次太多了。任何一个第一次,都足以使我们中国人亚洲人高兴几年。

    尽管如此,丁一还是觉得,这届世界杯象个大榴莲,象个大槟榔,给人的感觉太古怪、太奇特、太丰富,太新鲜,太叫人不得不去品嚼了。

    为什么?如此相信公平足球、公平生活的丁一,作为球迷,有时甚至能够容忍足球界各色人等喝了酒吃了请伸了手后,干点不能放在桌面的勾当(当然不能太过分)。为什么?因为岂止是足球,各行各业都这样。但是这次丁一有点沉不住气了。丁一今年的第一篇球评是“英雄韩国”,到写这些字的同时丁一痴情不改。但是,咱们的韩国人,抛开八分之一决赛最后的点球(这是真功夫,相信连西班牙人也无话可说),把别人在加时赛边球传中顶进的活生生的好球,又活生生地扔了出来,怎么也觉得是欧非拉干的事,不象是咱们亚洲人干的事。至少咱们中国人不会这样干。

    写到这里丁一想起来,不干咱们韩国亚洲的事。球是裁判吹出来的,主裁判来自埃及,边裁来自拉美和非洲,反正不是咱们亚洲人、韩国人。

    丁一的感觉是,前四届世界杯中,裁判从末象今天这样,成为足球场的主角和主人。不错,裁判也是人,凡人就会犯错误。如果那天刚好这个当裁判的人前一天接到老婆要离婚的电话,犯错误的可能就更大了。但是,丁一想说,既然是人,怎么会犯那么样的、那样多的一样的错误呢?

    丁一坚信,整个世界杯,乃至整个足球,被一股力量控制住。当然是在需要控制的时候,这股力量才会出现。

    这股力量是什么呢?国际足联?东道国足协?赌博集团?需要名利的政府?运做世界杯的公司?左右局面的大广告商?利益与世界杯得失休戚相关的大俱乐部?足球本身的娱乐性基因?甚至会是无时不刻想从足球这个大游戏场中得到快感的我们自己——球迷?

    都可能是,但肯定不会是在光天化日下兢兢业业在绿茵场上为我们表演的裁判和球员。许多时候,他们是创造足球历史的人。但是,大多数时候,如果需要,他们首先是被历史所决定和创造。

    今天在人民日报世界杯特刊上看到汪大昭的文字,标题叫“足球的模糊”。没看内容前,丁一想汪大昭可能是另外的一种情绪。看完后,丁一想,这就是真正的汪大昭——一个在中国不多的能够体品足球“三昧”的传媒人。如此懂足球规则的汪大昭,没有在文章里,简单地指责韩国和裁判。尽管丁一相信汪大昭没在这篇千字文里把自己的话说完。

    回到本文的主题,回到明日的比赛。

    德国队能赢吗?当然能赢。一个出现过贝肯鲍尔、鲁梅尼格的传统足球强国,一个当过三届世界杯冠军的足坛豪门,一个在所有民族中有着最钢铁般意志的民族,在一届诸多宿敌如法国人、英国人、阿根廷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都被提前淘汰的世界杯,为什么不能赢?

    韩国人能赢吗?当然能赢。能赢葡萄牙,能赢意大利,能赢西班牙,为什么不能碾垮德国战车?韩国人不仅代表了全亚洲的精气神,还有一个无比强大的足球帝国——克鲁伊夫希丁克的祖国荷兰的全身心的浇灌。

    还有,咱们韩国是东道国,几千万颗跳动的心跳着,暖着,拥着,呵护着,鼓动着。德国人很孤独。

    如果不是因为在上一场比赛中让人觉得裁判帮了韩国人的忙,丁一相信,明日比赛韩国队定胜德国队。可惜裁判实实在在帮了忙。所以赛后希丁克说,他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愿不是假新闻)。丁一个人理解,希丁克或者韩国足协不准备象前几场那样使尽浑身解数去赢这场球。

    已经创了四个新高,赢一场球,进十六强,进八强,进四强。再创第五个新高,还会那么兴奋吗?何况决赛场闭幕式是在日本。又不在韩国。

    但这并不意味韩国人会放弃这场比赛。德国远没有意大利人、巴西人强大。为什么不可以一拼。不是说咱们韩国沾了裁判的光吗?咱们再让你们看看,是不是光凭裁判,自己一副空皮囊就可以打进四强。

    祝贺韩国,不光是希望他再赢德国,不光是希望足球也能如同生活,“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而是为韩国目前已经取得的成绩,是为他明天可能再为我们贡献的一场好球。

    明天的球丁一一定看,说不定试着当一次刘建宏、沈冰,当然不是在中央电视台。

    2002年6月24日23时30分  甜水园

    本稿为世界杯特稿,未经特许,任何网站(含已经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请勿转载

体育在线 2002年6月25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足球场是个游戏场?

悬念世界杯

再说公平足球,公平生活

公平足球 公平生活

英雄韩国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铿锵评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