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线 >> 2002世界杯 >> 铿锵评论 >> 丁一评论

2002年6月25日23:38

韩国兄弟走好

丁一

    丁一今天终于没能融入靠近咱们东三省的红色的肉林酒池,留在了咱们祖国的首都——北京。

    如果北京有赌球的地方(北京会有吗?),丁一今天肯定去了。今天有几个朋友问我,韩国德国谁赢。丁一沉思半刻,说,说不清,五五波吧。如果你硬要我只赌一个,我赌德国。

    也有一个朋友。她说就赌德国。丁一一刻也没沉思,说,那我赌韩国。虽然丁一还是想赌德国。丁一为什么要改口韩国,很简单:一人不成赌。

    幸好这朋友没下注,不然丁一赔了。当然其他朋友也没下注,不然丁一赢了。

    记得丁一昨日的球评叫“祝贺韩国”,其中说到,如果不是裁判在韩西比赛中犯了错误,丁一认定今天韩国赢。可惜裁判实实在在帮了忙。丁一不敢赌了。

    但是丁一仍希望韩国能赢,不靠裁判。希望韩国能为我们亚洲黄种人,为全世界的红种人、黑种人,包括白种人,贡献一桌足球大餐。可惜丁一的两个愿望,韩国兄弟只满足了一个,韩国兄弟输了。但是,丁一的第二个愿望,韩国兄弟满足了。

    这场球,韩国人确实没靠裁判,也靠不上。没有任何一个裁判胆敢此时还扶手韩国,哪怕是心仪韩国。虽然输了,即使在最后一分钟,咱们的韩国兄弟也表现得无可挑剔。韩国人和荷兰人漂亮地完成了他们在世界杯上惊世骇俗的亮相。

    不过,丁一对这场的裁判也有点小小的疑惑。这场的裁判,欧洲的三个裁判,虽然比执法韩国西班牙的裁判,非洲美洲的三个裁判,表现得要专业一点、成熟一点、公正一点。但是,他们真是那么专业、成熟和公正吗?

    其中德国人的黄牌、拖时、假摔(我要是裁判,就给那假摔一个红牌,而不是黄牌)就不说了,加时四分钟的最后一分钟,韩国最后一个在禁区内的反越位,按照应该有利于进攻方的原则,真是越位了吗?丁一不是裁判,从球迷身份判决:没有越位。

    如同韩国西班牙的比赛可能是被控制的球一样,今天高丽人和日耳曼人搏斗,同样是一场被控制的球。如果有一点不同,那就是西班牙人很想赢但他们没有做好输的准备;韩国人虽然想赢,但他们也做好了输的准备。

    丁一不在韩国,但是坚信,即便在所谓“韩国战车被德国战车碾碎”的今晚,整个韩国,仍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写到这里,丁一突然想到,德国人为什么会赢呢,除了是因为他们自己太想赢,太想创造历史地在决赛中同巴西人相逢外?!

    为什么呢?丁一揣测主要是汪大昭兄在人民网上发了一篇文章,完整的标题是“世界杯四强参差不齐,巴德争冠最合情合理”。而且,丁一揣测,汪大昭写这篇文章,要么提笔前为国际足联所授意,要么是墨笔后通知了国际足联。

    当然这是玩笑。但是有一点是真的。几乎全世界所有的与足球有关的人,甚至包括韩国人,内心里都希望,6月30日北京时间晚7时,在日本横滨的本届世界杯决赛主角是巴西和德国。到现在,如果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土耳其球迷。

    不过,不管多大的筹码,丁一也赌巴西人赢土耳其人(需要赌吗?)。为什么?如果巴西人输了,德国人就白赢了。

    又是夜深人静时,丁一就说几句了。

    黄面孔的韩国人走人,红色的韩国队从世界杯的赛场上消失了,用狗肉拌高丽参汤的韩国兄弟告别这次的足球了。韩国兄弟,中国的丁一在这里给您送行了。

    决赛丁一铁看,当然不是在东洋日本,是在中国首都北京。

    如果世界之愿果然成真,南美的巴西人在东亚的日本,第一次赢了西欧的德国人,那真是一个精彩。德国人,你要是真赢了,丁一再为你写球评。

    2002年6月25日23时 甜水园

    本稿为世界杯特稿,未经特许,任何网站(含已经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请勿转载

体育在线 2002年6月25日
给编辑写信 到留言板说说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祝贺韩国

足球场是个游戏场?

悬念世界杯

体育在线

2002世界杯

铿锵评论

 
 
关于人民网 关于体育在线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