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江:在人前永遠不會低頭 有委屈都帶回家哭--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李春江:在人前永遠不會低頭 有委屈都帶回家哭

樂楓

2012年03月27日07:45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早報特約記者 樂楓

  在這個聯賽裡,也許恨他的人很多,當然愛他的人也很多。廣東球迷稱他為“宏遠的弗格森”,甚至有人把幾個賽季他在場邊指揮的搞怪動作,制作成了視頻,年年都有人喊“春江在,冠軍在”的口號。但許多對手的球迷視他為惡人、壞人,因為他總是口無遮攔,什麼都針鋒相對。

  細心的“粗人”

  在不同人的眼裡,李春江的形象經常走向兩個極端。早些年,有人說這個滿嘴粗話的,是個粗人,西裝革履卻很少彬彬有禮。

  對此,李春江倒是很釋然:“有的人說,李春江脾氣不好,李春江怎麼怎麼的,那是人家認為,我認為我自己做得不好的話,我就不那麼做了,如果我做得不好的話,我不會帶領這個球隊拿這麼多冠軍。所以說,人言可畏,人家怎麼講是人家的事情,我做好我自己就可以了,我自己心裡踏實就行了。”

  其實李春江有一種常人難及的細心。以前他帶隊出去,在飛機上有個老婦人舉著行李夠不著行李架,而旁邊一個球員或許因為玩手機而無動於衷。李春江立刻上去幫忙,而之后卻把那個球員狠狠地罵了一遍。“現在的孩子吧,因為從小就在運動隊裡長大,不太懂得這些東西。”李春江說。

  李春江的母親是個數學老師,當初一直想讓他好好讀書。“我一心就是想打球,不想上學了。”李春江說,“我給家裡人說了以后,他們也沒有太多反對,也就由著我了。所以這籃球一干就這麼多年。”但他的細心也隻有他的朋友和家人能感受得到。廣東隊去客場,你總能見到李春江帶著水果。有些很多年的朋友,他走到哪裡總是想著對方。哪怕你跟他合了一張影,過了很久,他依然會記得把照片洗出來,交到你的手上。

  “委屈回家哭”

  俱樂部總經理劉宏疆曾經說:“李春江就是一個哪怕有委屈回家哭,也從來不會在別人面前低下頭。”這麼多年聯賽,哪怕輸球輸得很慘,他依然會挺著腰板走進新聞發布會,而且永遠不認輸。

  上賽季,廣東宏遠有一個客場輸得極慘,當時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的壓力最后都聚焦在他身上。而每一次走到外面,他總是先昂起頭,然后說:“我肯定還會有信心啊。”隻有沒人時,回到房間裡,才會一個人舔傷口。

  以前劉宏疆總笑他是“記打不記吃”。這麼多年的聯賽,隻要是他輸過的比賽,一張口如數家珍,一點點道來,而贏了的比賽他大部分都記不住了。他甚至可以記得自己在1980年代打球時的輸球例子,一張嘴就能說:當時我們領先一分,對方叫暫停,兩個裁判是誰誰,當時對方誰誰,籃下直接都把我們的人抱住了,裁判當沒看見。把球斷了反擊,結果我們輸了。這些令他刻骨銘心的輸球,他總能給你還原現場,連當時技術代表是誰都能告訴你。筆者還曾經說他很適合當記者。

  在一些問題上,李春江永不妥協,但他在隊裡卻是一個非常會妥協的人。“他吧,嘴巴硬。”劉宏疆說,“以前隊裡有些問題,跟他講了,他當面就說沒事,這些算什麼。但一轉頭,你就會發現他已經改過來了。”

  外界總是形容他是一個球隊“教父”的形象,而實際上他卻是一個很會聽意見的人,全然沒有獨斷專行。隊裡的准備會,老隊員總是能夠一起參加,而且能夠提出自己的看法。

  他最有意思的一次妥協是他兒子在體校時。當時他兒子打電話到家裡哭訴,說洗衣服實在太辛苦了。當李春江的妻子打電話向他求助時,李春江電話裡一頓罵,說男孩子應該吃苦。結果到了休息日,他自己買了兩台洗衣機,以捐贈的名義送到了體校裡……

  ◎ 李導場邊語錄

  都給我上腿,上腿,懂不懂?上腿!不要上手!

  我申訴有屁用啊!

  怕*啊!給我放開打就行了,你縮手縮腳的干嘛,放開打!

  認真點好不好!心態啊!你們看著辦!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