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鋼奪冠促南鋼男籃求變 要舍得投入給年輕人機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首鋼奪冠促南鋼男籃求變 要舍得投入給年輕人機會

2012年04月01日08:03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這廂,南鋼墮落成“副班長”,眾人都在棒打“官企合一”的落后體制﹔那廂,CBA賽場的另一個“鋼”——北京首鋼強勢奪冠,同樣的“體制”,冰火兩重天的結果。頗具諷刺意味的結果帶給江蘇籃球的啟示是:就算首鋼奪冠是一次“官企體制”的非典型勝利,也至少說明“官企體制”也能拿總冠軍。江蘇籃球、南鋼需“求變”,請從回答好三個問題開始。 揚子晚報記者 刁勇

  投入

  求變之

  供不起房拿什麼奪冠?

  南鋼學首鋼,從投入開始。作為一支國企背景的俱樂部,最近幾個賽季,北京首鋼俱樂部一直在尋求一條適合自己,能發揮自身優勢的發展道路。加大資金投入是首鋼俱樂部率先做出的改變。“我們最近幾個賽季,俱樂部的整體投入一直在增加。”俱樂部副總經理袁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俱樂部除了男女成年隊外,男女二三線隊伍也很健全,全部加起來有100多人。全部6支運動隊在一起,能夠參加城運會、全運會、青年聯賽、CBA和WCBA的隻此一家,別無分號。”

  事實上,作為一家國企背景的俱樂部,雖然在經營上始終難以做到收支平衡,但也正是因為國企強大的資金支持,讓俱樂部沒有太多的后顧之憂,始終處於比較穩定的狀態。最近幾個賽季,中國籃球各級聯賽,都不時爆出欠薪問題,但首鋼俱樂部卻始終與此無緣,按照主帥閔鹿蕾的說法就是,“即使在球隊打得不好的那幾個賽季,球員的工資也是足額發放。”正是因為如此,球隊整體上還是很團結的。

  相比較首鋼,南鋼俱樂部在投入上就顯得縮手縮腳,幾乎沒有大手筆出現,還屢次爆出賽季前隊員拒簽合同的新聞。前段時間,俱樂部人事震蕩,近來隊內又傳出俱樂部兩個月沒發工資的消息。昨天去仙林採訪,隊內一位小球員在叫賣自己在江寧的房子,“賣房子?,房貸還不起了。”這位隊員郁悶地說。據說,隊裡面近來流行買彩票,兩位來自同一城市的小球員夢想著能中1個億,“到時,我立馬退役,然后花5000萬搞南鋼一年,圓一個總冠軍的夢想。”這位南鋼小將一邊運著球,一邊憧憬道。

  說白了,職業體育就是比燒錢,當然用錢砸,也要砸對地方。今年奪冠的首鋼也走過彎路,上個賽季請來徒有虛名的弗朗西斯一度成了眾人的笑柄。不過,高投入始終是體育俱樂部成績能突飛猛進的不二法門,從足球俱樂部切爾西曼城等山雞變鳳凰,再到NBA球隊凱爾特人制造三巨頭隨后奪冠,都用上了這招,北京隊挖來CBA最大的球星馬布裡,經過磨合之后,極大提高了球隊的整體素質,一舉掀翻七冠王廣東隊后奪冠,不得不說這錢砸對了地方,沒有馬布裡的北京隊要想奪冠,是不敢想象的。同樣是“官企體制”的北京首鋼的成功模式其實可以復制,前提是,南鋼要舍得投入。

  支持

  求變之

  擰不成繩拿什麼奪冠?

  記者同意首鋼奪冠是一次 “官企體制”的非典型勝利,因為首鋼俱樂部身后的北京體育局的支持力度實在太大了,江蘇體育局根本做不到。

  2009年4月10日,北京市體育局與首鋼總公司正式簽署協議,北京市體育局與首鋼高層建立協調機制,制定了“出錢、出人、出管理”的合作方案。三年下來,體育局為首鋼俱樂部注資3400萬元,用於球隊梯隊建設、人才引進等方面。與此同時,體育局局長孫康林擔任俱樂部名譽董事長,市體育競賽管理中心海振文兼任俱樂部副總經理,全面參與俱樂部管理工作﹔並請來張衛平、徐濟成等籃球專家組成委員會為俱樂部發展獻策。

  簽約當天,首鋼俱樂部副總經理袁超就感慨:“就目前北京的籃球人才體系來看,(振興北京籃球)僅靠俱樂部是難以勝任的,必須由政府、體育局出面重新建立或者調整培養籃球人才的模式,才能實現人才的輸送。有了后備人才的保証,成績才有可能得到保証。”

  體育局介入首鋼男籃初期,從北京金隅隊聯賽前的准備期開始,市體育局就積極主動介入,從內、外援的引進,教練的遴選,市體育局都派出專人參與其中並與俱樂部一起協商解決辦法。

  而在其他方面,由於體育局的介入,北京首鋼男籃的“競賽環境”也寬鬆了不少。過去沒有政府支持,首鋼俱樂部連電視轉播權都沒有,要轉播自己的比賽,還要給人家電視台付錢,等於自己買自己的產品送人,而現在北京俱樂部的這筆費用已經節省了不少。此外在首鋼男籃的品牌建設和影響力方面,北京市體育局也大力支持。比如這次總決賽,北京首鋼男籃入主五棵鬆比賽,背后的承建單位就是體育局,這才有了總決賽北京18000人助威的五棵鬆“魔鬼主場”。

  顯而易見,江蘇體育局與南鋼之間的“官企體制”完全是不同概念,兩者之間很少產生“交集”,甚至有相互拆台,互看笑話的情況出現。近來在南鋼的換帥問題上,俱樂部和體育局之間再生溝壑,“官企體制”的雙方不能擰成一股繩,江蘇籃球的總冠軍夢就隻能是個夢。

  思路

  求變之

  走不出去拿什麼奪冠?

  有句話叫思路決定出路,首鋼俱樂部超前的思路為北京籃球找到了出路。

  本賽季,北京首鋼在尋找外援和青年隊建設上顯得游刃有余。北京男籃能最終奪冠,馬布裡功不可沒,今年剛剛進入一隊的翟曉川和朱彥西,本賽季也大放異彩。袁超說,馬布裡雖然不是CBA最貴的外援,卻是最適合北京隊的外援,而翟曉川和朱彥西則得益於俱樂部在人才培養思路和模式上的改變。“以前,我們一直想找大個子,畢竟一個好的中鋒,能使整支球隊的實力迅速提升。但現在找到好的大個子太難了。后來,俱樂部改變了思路,沒有大個子,就培養其他位置的球員,不能全都耽誤了。”袁超說。

  人才培養思路的調整,也讓翟曉川、朱彥西這樣的年輕人受益匪淺。在回歸北京男籃前,朱彥西曾被租借到NBDL的江蘇同曦效力,翟曉川則在國青男籃鍛煉,打過多次世界大賽。“以前,我希望一個賽季培養一個新人,能出一個新人就很不錯了,這個賽季,翟曉川和朱彥西都打得不錯,有這樣的好隊員,我為什麼不用呢?”主帥閔鹿蕾說。現在,首鋼俱樂部仍有多名年輕球員,暫時租借到NBL聯賽,在別的俱樂部鍛煉提高。

  與首鋼的開放相比,南鋼依然在固步自封,據記者所知,江蘇籃球的希望之星張財寶上個賽季在南鋼隊打不上球,本賽季想轉會南京部隊鍛煉一年,結果卻被俱樂部斷然拒絕,小兄弟江蘇同曦一度也想用財寶,結果同樣是拒絕。自己不用,還不願意送出去鍛煉,江蘇籃球人才就是這樣一天天變成庸才的。本賽季,南鋼俱樂部在外援的選擇上栽了大跟頭,這與俱樂部對外援的定位不准確,思路不明確有著直接的關系,走了不少冤枉路,花了不少冤枉錢。看著性價比極高的馬布裡在北京呼風喚雨,看著翟曉川和朱彥西等新人在總決賽上耀武揚威,南鋼是否要反思——自己的思路是否已陳腐,江蘇籃球是否要改變?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