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帥:若輸山西會憋屈一輩子 球員未想奪冠獎金--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閔帥:若輸山西會憋屈一輩子 球員未想奪冠獎金

2012年04月01日08:06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圖1
圖2


  ■ 對話動機

  巴特爾加盟新疆隊后,閔鹿蕾和北京隊一起陷入低谷。連續多年無緣季后賽,閔鹿蕾在2009-2010賽季開始前黯然下課。但外教沒給北京隊帶來實質性改變。閔鹿蕾在一年后卷土重來,時隔4年后再次進軍季后賽。本賽季,馬布裡來到北京,有了底氣的閔鹿蕾率隊在CBA的第17個賽季終於圓了冠軍夢,這也是北京城時隔29年后的又一個男籃全國冠軍。

  ■ 對話人物

  生日:1963年8月1日

  籍貫:北京大興

  身高:1.82米

  體重:80公斤

  職業生涯:1982年-1997年效力北京男籃,擔任主力后衛,1983年隨隊獲全運會冠軍,曾多次入選國家隊。

  1997年退役后擔任北京男籃主帥,2009-2010賽季曾離職出國學習。2011-2012賽季帶領北京隊獲CBA總冠軍。

  回味

  沒有一名球員問能發多少獎金

  新京報:昨天看到你流淚了。

  閔鹿蕾:沒哭,哭過嗎?(笑)當時想控制自己,但沒能控制住,我身邊很多朋友也哭了。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北京隊最終奪冠是個奇跡。

  閔鹿蕾:早上6點多,我兒子上我房間裡,我們倆異口同聲說:“這不是在做夢吧?!”這就是奇跡。再沒有比這更好的夢了。

  新京報:你在賽后說球員很不容易,在這樣的社會下,沒有要求什麼東西,你指的是獎金嗎?

  閔鹿蕾:對。現在這個社會追求物質的人太多了。不過說實話,我們也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賺錢,把生活改變得更好一些,這無可厚非。但我們打進半決賽后,所有的球員對錢都已經麻木了。到現在,球員也從來沒提出過獎金的事情,沒有任何一個球員問我,打到什麼地步,獎金該多少。球隊最終能夠獲得總冠軍,不僅僅是他們精神上的勝利,也是他們對於理想的一種追求。

  節點

  打山西若輸會憋屈一輩子

  新京報:這個賽季經歷了大起大落,有13連勝,也有長時間的連敗。是為什麼呢?

  閔鹿蕾:從組隊到現在,出現起伏很正常。老馬的突出表現改變了北京隊,賽季開始的13連勝,緣於我們賽前准備得比較充分。隨著聯賽進行,一些隊伍也在研究我們,想贏球就難了。與新疆隊的客場比賽贏了對手1分,是我們整個賽季的一個關鍵點。可以說,今年應該贏的比賽都贏了,包括常規賽階段與江蘇、浙江的兩場比賽。與山西的半決賽已經不僅僅是一場比賽了,如果那場球輸了,我會憋屈一輩子。

  新京報:你的意思是有很多場外因素?

  閔鹿蕾:裡面夾雜著很多因素。球迷說老馬打了他們,怎麼可能呢?整個事件我很清楚,我就在老馬前面,老馬怎麼可能去動手打人呢?

  新京報:山西球迷很狂熱,總決賽第5場,現場觀眾的氣氛也不錯。

  閔鹿蕾:是的,昨天晚上比賽結束后,真像是去了山西客場(大笑)。球迷不讓走,圍著我們的大巴車。我們從五棵鬆回首鋼,很多車在跟著我們。下了車,走都走不動,全是來向我們慶祝的球迷,真的很感謝他們,能這麼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們北京隊。

  奇兵

  朱彥西、翟曉川真爭氣

  新京報:現在是總冠軍教練了,心裡有什麼不一樣?

  閔鹿蕾:真有點不習慣。但接下來,還是踏踏實實地去生活、去做人吧,贏了總冠軍我很高興、很幸福。但有些東西能變,有一些東西是改變不了的。

  新京報:是不是覺得這些孩子也長大了,他們也有自己的尊嚴。

  閔鹿蕾: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把我的思想在隊員的身上體現下來。這個賽季,朱彥西和翟曉川兩個孩子真是爭氣,能夠在這樣的環境裡打出來,原來幾個賽季,我也用一些年輕隊員,但都沒有像他們這麼出彩。有的人說我臨場缺少變化,包括蘇群也說我打12分鐘才會變化,但我13連勝的時候也是這麼去做的。

  新京報:說說兩個新人吧。

  閔鹿蕾:他們確實是北京隊的希望,這次去了國家隊,是一次很好的鍛煉機會,能夠在高水平教練帶領下,幫助他們成長,爭取在國家隊中能有立足之地。

  新京報:你認為鄧華德是一名高水平的教練?

  閔鹿蕾:國家隊的教練當然是高水平教練。

  秘訣

  李春江也對老馬沒辦法

  新京報:北京隊成功的秘訣是什麼?

  閔鹿蕾:有老馬,有學林,后者是總決賽經歷最多的球員。年輕隊員們經歷了一個賽季,有了很強的自信。另外,有句聽上去比較俗的話,但還是要講,我們能夠走到最后就是團結,就是凝聚力。

  新京報:很多人在總決賽前都沒想到北京能戰勝廣東。

  閔鹿蕾:首先覺得廣東隊對於我們不夠重視。但我們在常規賽對廣東1勝1負,感覺對手並非不可戰勝。其次,廣東隊沒有什麼變化能讓我們驚訝,朱芳雨和王仕鵬的能力在那擺著,我們就是要控制他們的重點人。另外,廣東隊的防守並不可怕,不像鼎盛時期的八一隊,八一隊的防守完全是壓迫性的,一支有總冠軍實力的球隊不該用聯防。

  新京報:但我們也用了很多聯防戰術應對廣東。

  閔鹿蕾:是的,所以說我們並不是一支強隊,我們還不具備那個實力。我們變換防守的目的就是為了打亂對手節奏。包括李春江,他也拿老馬沒有什麼辦法。

  體會

  和家人吃飯更有幸福感

  新京報:那你如何看待總決賽?

  閔鹿蕾:總決賽之后沒開新聞發布會,但我一直想說,廣東隊是一支值得尊敬的隊伍,他們永遠是一支強隊。最后一場比賽,廣東隊前三節比賽是真正水平,但最后在聯防上沒能控制好。

  新京報:是不是贏下總冠軍了感覺更幸福?

  閔鹿蕾:我感覺每場主場比賽結束之后,能與孩子、妻子在金鼎軒吃頓飯,聊聊天,那個時候是最幸福的時候。親情這種東西是無法代替的。我妻子早上起來對我說,賽季結束了,應該跑步了。我有高血壓,始終在依靠藥物來控制,現在踏實了,每周得堅持3、4次跑步了。

  新京報:這個賽季取得成功,你覺得是老馬成就了你,還是你成就了老馬。

  閔鹿蕾:(不假思索)老馬成就了我,沒有他,北京隊不會奪得冠軍。

  輔助

  這座城市造就了老馬

  新京報:都說成王敗寇,你應該深有體會。

  閔鹿蕾:老馬是好,但有一些東西也是相輔相成的,他前兩年在山西、在佛山,都沒能夠取得成功,是北京幫助他完成了夢想。如果沒有學林、沒有陳磊、沒有吉?、曉川、朱彥西他們,老馬也不會是今天的老馬。但老馬也改變了北京隊,讓這支球隊有決心,包括隊伍的打法和對待籃球的態度的改變,老馬居功至偉,他改變了北京隊,而這支球隊也造就了他,這個城市也造就了他的成功。

  新京報:感覺這個賽季你在場上罵人的次數少了。

  閔鹿蕾:的確自己有些控制,訓練時我改變了不少。但臨場時難免會有一些激動,有一些發泄的情緒在裡面。

  新京報:很多球員說你這個賽季改變不少,去客場的航班盡量選在下午,不再很早就出門。

  閔鹿蕾:原來早上出發是為了早點去那裡訓練。一段時間后發現,在漫長的賽季裡,有時休息比訓練更重要。

  家人

  連累兒子被同學笑話

  新京報:再說說家人的支持吧。

  閔鹿蕾:老母親76歲了。在家裡,我們不敢談論籃球,她也不看比賽,怕心臟受不了。她的愛好就是每天在家裡看看報紙,把關於我的報道剪下來,貼在本子上。我的家人對我這麼多年在外,都習慣了。我兒子也承擔了不少壓力,有時候比賽打不好了,他的同學也經常與他開玩笑。

  新京報:聽說你兒子腰不好,籃球生涯可能繼續不下去了。

  閔鹿蕾:他的腰傷挺嚴重。打球腰部受的壓力大,他的腰椎第3、4、5節有問題,再嚴重一點就是腰間盤突出,這一兩年可能先不打籃球了。從我的內心來講,並不想讓他走這條路,但他很喜歡,我也支持他,鼓勵他,球員出現傷病打不了球,也並不是件壞事,有時候現實就是這樣,身體條件不好,你就很難在這個場地上立足。

  新京報:下賽季球隊會有什麼變化嗎?

  閔鹿蕾:我的想法是這支球隊不要有一個人離開,但也可能會有變數,這是個團結的集體,包括年輕隊員很好,像常林,他是個不錯的孩子,我在總決賽之后就對他說,決不許離開,夏天熱身賽的時候,我會讓他打很長的時間,培養更多的年輕隊員。
(責任編輯:李棟,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