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早報:最好的倫敦 有我們的身影--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東方早報:最好的倫敦 有我們的身影

Paul Hayward 英國《每日電訊報》 首席體育記者

2012年04月19日08:47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現代奧運會是一場宏大的盛宴,而國家就是這場宴會的主人。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發生的奧林匹克公園爆炸案使美國臉面全無,2000年悉尼給我們展現的是澳大利亞的活力,2004年雅典奧運會毀了希臘的經濟,2008年的北京則告訴世界——中國的時代到來了。

  那麼倫敦將會告訴我們什麼?應該不止是混亂和憤怒,這只是社會的一時故障,高貴典雅的氣質與強悍有力的秉性依然有機地在英國社會結合。也許整個社會都在向“錢”看,但肯定的是每個人都擁有美好的願望,他們會鼎力支持他們的同胞,因為他們正陷入復雜而又令人費解的怪圈,但這就是奧運,不止是體育的奧運。

  說實話倫敦奧運更像是砸在我們首都頭上的餡餅(申奧前普遍認為巴黎更具優勢)。2005年7月6日,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坐車來到倫敦東區,肯定了奧運會主場館與片區的建造藍圖,這時隨行的一位官員說:“我們要真的舉辦奧運會了!見鬼,我們該怎麼辦!”

  2011年夏天,倫敦遭遇了史無前例的大騷亂,而現在我們離奧運隻有100天了,我們該如果回答世界的疑問?有一個笑話很說明問題:“倫敦其實在去年8月就點燃了火炬,隻不過火炬就是倫敦自己。”騷亂和暴力震驚了世界,也打擊了整個國家的信心,世界開始懷疑倫敦是否有能力應付奧運,開始懷疑布萊爾(前英國首相)給世界的承諾,更有甚者認為巴黎應該取代倫敦舉辦奧運會。

  奧運會無疑是人類歷史上最燒錢也最激烈的體育盛會,我們是一個島國,奧運帶給我們的將是百年難遇的改變與契機。光是基礎建設,奧運就讓倫敦戲劇性地重新洗牌﹔世界各地的友人將集體涌入倫敦,那將會是一場宏大的聚會,但這無異於“拿槍頂著倫敦的頭”,我們必須擁有新穎的理念才能當好東道主。另一方面,倫敦存在百年的東西經濟差距將會被抹平,這是世界“強加”給倫敦的重生。

  但一切的故事都會隨著運動變得極具人性,沒有政治的摻雜。人類從本質上都會信仰奧林匹克精神,隻要你親眼去見証一下英國橄欖球和板球隊的奧運之旅,這種熱情和感動將是任何一部大片都無法比擬的,就連在曼徹斯特舉行的英聯邦運動會都會喚起當地人的熱情參與。

  我們已經疲於去認識那些被貼滿“標簽”的運動,但奧運將會使我們逃離功利主義與商業體育的枷鎖,尤其是足球運動。在潛意識裡,奧運會又使我們回到了孩提或學生時代,享受著體育最原始的快樂。奧運之父顧拜旦曾說過:“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應該盡可能擺脫金錢與商業的影響,或是潛在的商業開發。”

  讓我們看一下在電視轉播衡量下的體育運動市場價值。射擊、游泳、賽艇、體操等等,即使是奧運的核心項目田徑,它們在體育商業的榜單中都進不了前十。大多數體育迷希望看到的也許並不是百米賽跑的意義,他們更多的是著眼於這短短10秒帶給他們的娛樂和刺激。我們已經知道了英國將會在傳統中產階級運動中表現優異,還有就是那些坐著的運動——帆船、自行車、賽艇。游泳是金牌的第二“大戶”,但是在英國,自行車真的更主流。

  奧運會有著雙層含義,像博爾特他們展現的是人類突破極限,挑戰自我的價值觀。凱西·弗裡曼(悉尼奧運會女子400米奧運冠軍)展現了澳大利亞土著人的風貌,邁克爾·約翰遜(亞特蘭大奧運會男子短跑冠軍)用速度震驚了世界,在北京的泳池中,菲爾普斯就像“兩棲人”那樣統治了海洋。這些超級巨星用自己的故事使古代奧林匹克精神升華。

  我的視網膜清晰地記錄著當年弗裡曼在悉尼奧運沖過終點線的一刻,她就像一道閃電劃過我的記憶,她周圍的一切在那一刻都是無形的,無意義的。我的一個澳大利亞同行在北京奧運會期間,因為媒體區滿員,他被迫坐到了離終點線12英尺遠的觀眾席上,但在那裡他見証了博爾特在100米的神奇,他后來曾說,“在運動層面,將不會有任何一刻超過那時博爾特帶給我的震懾。”但在這些輝煌和聚光燈的背后,還有許多不知名的運動員為了奧運默默付出或是為奧運增添了不少樂趣。我們不曾看見的是四年來,許多運動員重復著枯燥的訓練隻為登上奧運賽場的那一天。

  倫敦是唯一一個贏得三屆奧運會主辦權的城市,倫敦每一次都站在歷史的當口上,我們承諾的是讓奧運返璞歸真。在2012年,我們更加要關注年輕人的體育,關注體育的多樣性。但當我們面對倫敦2012時,這個國家展現出的卻是32%的男性和31%的女性正在遭遇肥胖的困擾。

  現在沒有跡象表明,奧運會給這個國家帶來什麼全民健身熱潮。奧運會更多的是帶給大眾一種娛樂精神,但那也並不是新生活的理想藍圖。而“唯成功論”雖然有著根深蒂固的影響,但也漸漸被奧運原始精神所“湮沒”,英國自行車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除了金牌可以吸引孩子去訓練外,更有意義的是孩子可以更清晰地看清並培養自己的天賦。

  另外一組數據也很說明問題,倫敦奧運將會有17000名運動員,但卻會迎來2萬名記者。一個好的媒體環境將會把英國事無巨細地展現在世界面前,每一名參與者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故事。

  倫敦已經完全“奧運化”了,而奧運也終於要來到我們熟悉的倫敦,這兩者是不可分割的。我們將會為了這個目標一起奮戰三周,但一切風卷殘雲過后,留下的也許只是空空的場館,人們關於奧運的記憶和奧運帶來的負債。但這就是英式生活:“最好的倫敦,有我們的身影。”(滕飛 譯)

(責任編輯:張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