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滚动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宋翔

2015年03月25日07:5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赛后闵鹿蕾总是一个人在角落里平静自己的心情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调整战术应变场上突发情况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一定要让队员听到喊声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戴上总冠军戒指难得露出笑容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又是一场艰难的系列赛结束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闵鹿蕾在CBA已经成为名帅

闵鹿蕾:带北京奔第四个总冠军

方硕在本赛季的表现得到认可

  很多人说北京队能在四年内三次夺得总冠军,这支球队唯一的“大佬”是主教练闵鹿蕾,这样的说法有一定道理。闵指导能在北京队主教练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8年,并手握三个总冠军,这本身就是他对球队的掌控力与对队员们的调整能力强有力的证明。

  闵鹿蕾认为,这个赛季的总冠军是最艰难的一次夺冠,因为他需要通过一个赛季去摸索如何在最后一节有效地使用老马或莫里斯;他需要在一个赛季中通过各种方法去调整手下队员的竞技状态;他需要通过一个赛季的球队表现与最后成绩去满足各方面对于这支队伍的预期。无疑,这个赛季的闵鹿蕾承担的压力与责任非比寻常。

  夺冠后,在闵鹿蕾的房间内,终于卸下了这个赛季所有压力的他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说了这样一番话,“你知道我在夺冠后想的是什么吗?不是去哪儿吃大餐、去哪儿休假,而是不用在当天夜里再想如何去准备对辽宁队的比赛了,不用第二天带队训练了,不用再找队员谈话,不用再想想比赛前给哪几个队员发个短信叮嘱一下了。”

  闵鹿蕾的心里话反映的是他在带领北京队时的经历与承受的东西。对于这些,52岁的闵指导说家人劝过他换岗位,做些其他与北京篮球相关的事情,自己也早已过了通过当教练去买房、买车的时候,但他还想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做下去,“还是对教练工作很热爱吧,总觉得可以把北京队继续带好,我也知道会越来越难,越难越苦,越不容易,但越是珍惜,越觉得它具有诱惑力。”

  困难

  “这个赛季北京队就是靶子”

  这个赛季的北京队在常规赛中排名第四,与上赛季一样,但不同的是,上赛季因为老马的膝盖手术,使得球队成绩有所起伏,但这个赛季球队人员相对整齐,即便如此,作为卫冕冠军,他们在常规赛中还是输了11场球。

  北青报:这个赛季您说是夺冠最难的一次,具体难在哪些方面?

  闵鹿蕾:这其实有很多方面,首先是这个赛季真不是一家独大的赛季,而是群雄逐鹿。有很多球队具备很强的实力,这让竞争变得非常激烈、残酷。你输掉一场球,名次就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在其他赛季并没有。另外,这个赛季我一直都在摸索对于两个外援在最后一节的使用,根据我们外援的状态和对手的情况做出调整。我们的老马与莫里斯配在一起,是联盟中最强的,但现在在最后一节必须要拆开来用。最后,就是怎么更好地调动国内球员在比赛中去担当。我在之前说过,这个赛季要人人都当马布里,人人都当莫里斯,但这并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需要让队员们到场上去做,去执行。

  北青报:还有哪些吗?

  闵鹿蕾:我觉得这个赛季,我们就像是联盟中的一个靶子,我们不像当年的八一队、广东队时,人家见到你就在比赛中放弃了,现在是每个队伍见到我们都想赢,以赢了你为荣。可能一个赛季赢不了几场球,但赢了你,就可以炫耀了,就可以向各方面交代了。

  调整

  “每个球员都有自己的特点和性格”

  其实,这个赛季异常艰难还在于对球队的掌控与对不同球员的调整。作为主教练,闵鹿蕾需要很谨慎地处理各个环节,对形势既不能太悲观,但也不能太乐观,当队员们感觉思想上稍微松一点时,闵鹿蕾通过怒吼的方式来刺激他们。而队员们也与闵鹿蕾相处多年,他们也能体会到主教练的苦心,可能在队里被骂最多的吉喆就对北青报记者说:“教练骂你表示他还重视你,有一天他不骂你了,就等同于对你放弃了。”

  北青报:有时看到您在场边比较急躁,会对球员们发火。

  闵鹿蕾:你说的急躁、发火,有时是一种自我压力的释放,但有时队员们需要一些刺激。队员们都说我们只要打一打,就肯定能进入季后赛,我们在季后赛又会变成不同于常规赛的球队。但我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我也始终坚信我们是一支季后赛球队,但得把各方面的事情、结果都想到。这个赛季只要稍微一松的话,可能就进不了季后赛。其实这群孩子们都挺理解我的,骂他们也能理解我。

  北青报:看您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对于球员的调整方式也很不一样。

  闵鹿蕾:每个球员其实都有自己的特点、性格,你说孙悦他真不是一个训练型的运动员,在训练上他不会拿出百分之百的东西,这就需要通过比赛去让他找状态、手感。但这种调整方式又不能完全适应于张庆鹏,张庆鹏是经验丰富的球员,训练也很刻苦,但这是他到队的第一个赛季,我们最开始时对他了解只是皮毛,但天天与他在一起后,我们对于他的特点、性格、心理等都要重新认识,所以你就不能盲目地让他打太多,否则打得不好,他自信心一方面会受挫,另一方面队友也会不信任他,但让他上场前,就是告诉他我需要你在比赛中拿出什么东西。再像是老马,实话实说,我一直都非常相信他,但毕竟是38岁的球员,所以你说在赛季中一点顾虑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在赛季中这就是老马对自己状态调整的方式,这种选择你必须给他。

  压力

  “只能去忍、去扛、去顶”

  很多球迷通过电视镜头经常看到闵鹿蕾在场边对着球员怒吼,但他们很少能看到,每次比赛后闵鹿蕾必定要吃几块巧克力,在更衣室里一个人静静地坐上十分钟左右,让自己的血压降下来,而有时他更是需要通过降压药来缓解高血压。压力,从他18年前上任的第一天就如影随形,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大。

  北青报:当主教练需要承担别人想象不到的压力。

  闵鹿蕾:这一点你如果不是做到我这个位置上真的理解不了。你不知道作为一个球队的主教练,为一场比赛需要做多少工作,需要布置多少套战术,需要预测对手可能出现的变化,需要考虑多少客观因素会出现,需要考虑如何与不同球员沟通,对老马怎么说,对孙悦怎么说,对李根怎么说等等。

  北青报:您是如何缓解这些压力?

  闵鹿蕾:我不爱唱歌,也不喝酒,有时就是一瓶啤酒,你说如何缓解这些压力。其实真没什么好的办法,有的可能就是一个,尽量排除外界的干扰。我不会去看网上写些什么,电视上播的什么。夸我的,批评我的,我都不去看。我真的不去看。给你举两个例子,在夺冠后领导请我们吃饭,在饭桌上,他对我讲常规赛成绩不好时有人质疑我;另一个也是在夺冠后,有记者问我,人们说我是管理能力大于临场指挥的教练,问我怎么看。我可以告诉你,这些都是我第一次听到。

  我需要避免干扰,我就去做我的事情。这么些年我了解我的队伍,我了解对手,我就需要按照我的东西与方式去进行比赛。但对于这些压力,没有别的更好办法,只能去忍、去扛、去顶。

  王朝

  “只要大家不满足,就向着第四个总冠军去”

  北青报:做主教练这么久,也面临着如此大压力,它为何还这样吸引您?

  闵鹿蕾:家人也都在劝我做些与北京篮球相关的其他工作,从我15岁进入北京队,到后来做主教练,一直干到现在,说真的,在物质上,我已经不是为了买房子、买车子,我过上小康生活是没有问题了,但心底里还是热爱这个职业。与这帮孩子在一起,骂他们也能理解我。我觉得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你越觉得它压力大、困难大,越不容易,当你得到它时,会越觉得珍惜,它也才有诱惑力。

  北青报:外界都说北京队已经在建立自己的王朝,您希望能将这个王朝拉长多远?

  闵鹿蕾:我一直对于王朝没有太明确的概念,你说当年的八一王朝、广东王朝,一方面是成绩非常好,另一方面是出来一批人,基本上都是国手,但北京这支队,有自己的特点,我们的队员有自己培养的,有其他地方引进的,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但就这个成绩说,三次打入总决赛,三次获得总冠军,这本身就是可以进入CBA史册的。至于说王朝,我现在对这个说法还是比较模糊吧,我觉得只要大家不满足,我们就向着第四个总冠军去,不管王朝不王朝的。

(责编:温静、杨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